〈梁良談影〉悼念出色的電影學者大衛•波德維爾

梁良 2024/03/04 12:41 點閱 1771 次
電影學者大衛•波德維爾,因撰寫《香港電影的秘密》一書,並提出「盡皆過火,盡是癲狂」的評述,為華語影迷所熟知。(網路截圖)
電影學者大衛•波德維爾,因撰寫《香港電影的秘密》一書,並提出「盡皆過火,盡是癲狂」的評述,為華語影迷所熟知。(網路截圖)

2月29日,出色的美國電影學者大衛•波德維爾(David Bordwell,港譯大衛博維爾)因病去世,享年76歲。消息傳來,令人哀悼。波德維爾是一位著作等身、影響力深遠的重量級電影史學家和評論家,由他獨立撰寫、或與妻子克里斯汀•湯普森合作的論著達20多本,其中不乏重量級的經典之作。

夫妻倆長期在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的電影學院任教,是不折不扣的學院派,但他們的著作卻沒有大部份學院派電影論著那樣術語連篇艱深難懂,而是用深入淺出的文字和大量的影片實例分析,讓一般讀者都能夠在沒有壓力的情況下吸收到電影技藝的精髓,並樂於接受作者的觀點和評價。

不乏經典之作

波德維爾之所以能夠做到這樣,主要是因為他先把自己當作一個熱愛電影的影迷,之後才是一個電影學者,因此筆下充滿感情,也重視與讀者之間的溝通。看波德維爾分析電影,講解導演的敘事藝術,就像看史景遷在其著作中分析中國歷史,書中描述的場景大都栩栩如生,精彩處不遜於看一部精彩的小說。

波德維爾對於電影歷史,特別是電影作為「技術」和「工業」的歷史研究很深,往往會把這兩個要素跟電影的「藝術」合併討論,因此讓他的電影論述顯得特別的實在和「接地氣」。他與妻子合著的兩本大部頭著作《世界電影史》(Film History:An Introduction)和《電影藝術:形式與風格》(Film Art:An Introduction),頗能反映出上述的學術風格。

尤其是後者,自1979年出版以來,在世界各地的電影院校均引起強烈反響,紛紛採用為教科書使用。書中內容也不斷更新,以跟上全球最新的電影發展,至2024年剛更新到第13版,歷來的總銷售量達到數十萬冊,是有史以來最暢銷的電影分析論著。此書由曾偉禎翻譯的中文版亦出版到了第12版,兩岸的電影學子可能都有看到。

去世前寫侯孝賢最暢銷的電影

波德維爾除了史論出色,他對好萊塢的「電影敘事」也特別感興趣。2006年出版的《好萊塢的敘事之道:現代電影中的故事與風格》(The Way Hollywood Tells It:Story and Style in Modern Movies),深入而生動地考察並分析了自1960年至2000年以來好萊塢電影為何能征服觀眾的說故事方法,翻轉了很多人以為好萊塢電影只是膚淺商業片的偏見,連很多在線工作的導演都公開承認受教。

波德維爾對亞洲電影,尤其對日本、台灣、和香港電影特別關注,對中文圈的讀者和影迷而言更感親切。在他們夫妻倆名為「電影藝術觀察」(Observations on Film Art)的部落格上,波德維爾的最後一篇發文《早期侯孝賢:電影文化終於來了》(刊於2月26日,他去世前三天),就是配合著名的藝術片發行商CC收藏版頻道(the Criterion Channel)於3月即將推出的「侯孝賢導演作品選」而做的長文重貼,強調這些早期侯氏作品在西方很少能看到,而他在1990年代已專程去布魯塞爾和臺北看過這些影片的膠片放映。

鍾情香港電影

當然,最為華人津津樂道的代表作,是2001年在香港翻譯出版了波德維爾的《娛樂王國:香港電影的秘密》(Planet Hong Kong:Popular Cinema and the Art of Entertainment)一書。這是首次有美國重量級學者認真看待1980-90年代香港商業電影並為之著書立說,書中引述《紐約時報》影評文章的那句「盡皆過火、盡是癲狂」為香港電影定位,自此成了世人評價港片時最愛使用的金句。

其後,他依然鍾情香港電影,一再增訂續寫新的篇章,特別是加寫了初版沒有收入的「杜琪峰和他的銀河映像」,在2011年推出了英文增訂版的電子書。而增訂版的中譯本《香港電影王國—娛樂的藝術》到2020年才得以在香港出版,而此時的香港電影生態已經是不堪回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