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母親的時代眼睛

簡秀枝 2024/02/26 11:06 點閱 1222 次
《遺民母親》(Migrant Mother),令人動容。32歲的佛羅倫薩·歐文斯·湯普森,面對困境,悽苦中透露著為母則強的神情。(網路截圖)
《遺民母親》(Migrant Mother),令人動容。32歲的佛羅倫薩·歐文斯·湯普森,面對困境,悽苦中透露著為母則強的神情。(網路截圖)

一幀好照片,訴說多少人間悲苦,以及人性輝光。《移民母親》(Migrant Mother)成為美國大蕭條時代的見證。

移民母親的悲憫情懷

《移民母親》(Migrant Mother),即將於今(2024)年6月,在高美館展出,讓國人近距離體驗經典,以及作品中洋溢出悲憫情懷。該作品,目前由英國泰德美術館(Tate Modern)收藏,該館於去(2023)年中,與台灣國巨基金會(YAGEO),舉辦長達7個月的《瞬間-穿越繪畫與攝影之旅》(Capturing the Moment),備受矚目,《移民母親》(Migrant Mother)就在入門的第一展區,作品中深邃憂鬱的眼神,非常吸睛。

今(2024)年邁入30歲的高美館,即將接續《瞬間-穿越繪畫與攝影之旅》(Capturing the Moment)的熱度,作為該館30週年慶的年度售票特展,消息一出,引發各方殷切期盼。

國巨的經典收藏

這也是高美館繼《裸-泰德美術館典藏大展》之後,第二度與英國泰德美術館的合作,作品除了泰德美術館的收藏,還有23幅是國巨基金會的經典收藏,國巨集團董事長陳泰銘在全球收藏家排行榜,名列第4,他眼光獨到,出手不凡,《瞬間-穿越繪畫與攝影之旅》(Capturing the Moment)正是他的經典收藏呈現,價高質精,值得細細品賞。

《移民母親》(Migrant Mother),是美國攝影名家多蘿西•蘭格(Dorothea Lange,1895-1965),於1936年拍攝於加州尼波莫。她被公認是有影響力的美國傳記攝影師,曾為美國聯邦農業安全管理局(FSA)拍攝大蕭條時期作品,呈現大蕭條時代,對升斗小民的影響。


”AA”
一幀好照片,訴說多少人間悲苦,以及人性輝光。(網路截圖)

美國大蕭條發生在1940年代,多蘿西•蘭格 於1935年到1939年,在RA和FSA工作,她拍攝許多窮苦和被遺忘的勞動者,被剝削的佃農,以及看天吃飯的廣大移民勞動者,處境艱難,三餐難以為繼,令人共掬辛酸淚。

餵奶的疲憊母親

有一天多蘿西•蘭格開車經過一個移民勞工的臨時聚落,正在餵奶的疲憊母親,與一群眼神空洞的孩子,讓她留下深刻印象。車子迅速開過,但那影像烙印在腦海,於是調頭回去,拿起攝影機,連拍數張照片,希望為蕭條大時代下的人性光輝。

照片中的母親,是32歲的佛羅倫薩•歐文斯•湯普森(Florence Owens Thompson,1903-1983),她是農場工人,靠著附近凍壞的蔬菜,和小孩殺死的鳥類存活,面對嗷嗷待哺的孩子群,她賣掉她車子備用輪胎,去買食物。

當天,母親靠著帳篷,孩子坐在她四周。多蘿西•蘭格告訴母親,她想拍下她們艱困處境,希望經由照片的記實呈現,喚起有關部門的重視與改善。母親同意,因此留下母親與孩子疲憊絕望的身影。照片經過發表,引發關注,也給予及時救援,讓苦民免於挨餓受凍。


”AA”
《移民母親》(Migrant Mother),是美國攝影名家多蘿西•蘭格(Dorothea Lange,1895-1965),於1936年拍攝於加州尼波莫。(網路截圖)

為母則強

多蘿西•蘭格 因為那幀照片,備受專業肯定,帶來極大迴響,她尖銳的評價,成為了那個時代的標識。後來珍珠港偷襲事件發生,她放棄了珍貴的學者獎,而去戰區記錄那些日籍美國人的逃亡。

該作品,廣被歐美重要美術館收藏,美國大都會博物館、英國泰德美術館等。88年後的今天,大家看到 《遺民母親》(Migrant Mother),還是滿心揪結,雖然為母則強,但缺乏糧食的年代,母親的愁苦,全寫在臉上,讓人不禁為那蕭條年代,共掬辛酸淚。

同樣用鏡頭訴說驚惶悽苦人生的旅奧地利藝術家張乾琦(1961-),一提到多蘿西•蘭格,立即給予滿滿肯定,推祟該前輩的4大貢獻:
1. 開創紀實攝影
2. 為邊緣群體發聲
3. 技術能力與藝術價值
4. 持久的遺產

紀實攝影領域的人物

總而言之,離世近一甲子的多蘿西•蘭格,對攝影的貢獻,超越了《移民母親》等標誌性圖像。她冷眼旁觀世局,以攝影作為社會評論工具,尤其對邊緣化群體的同情心,加上,技高一籌,她的掌鏡力度和藝術技巧,都鞏固了她在攝影界的牢固地位,成為紀實攝影領域的重要領導人物,並繼續激勵後起攝影界和社會活動家,影響力源源不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