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雍沾染政治醜聞 法國川普恐出線 (20170209 國際現場-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7/02/12 12:42 點閱 40163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記錄整理:謝宜帆、陳以庭、蘇家瑩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法國總統大選馬上要在4、5 月間開跑,這次從極右派政黨到極左派政黨,都有參選爆炸的情況,各候選人都勢在必得。其中,前總理費雍涉及政治醜聞, 讓原本落後的「國民陣線」女性候選人、被稱為法國「女川普」的馬琳‧ 雷朋暫時領先。

除此之外,還有一位是頗受民眾歡迎、法國前經濟部長馬卡紅,現在民調排名第2,讓選情看起來非常熱鬧, 請嚴老師分析。

嚴震生:法國的總統選舉分兩輪進行,第一輪是在4 月23 日舉行,前2 名會晉階角逐5 月7 日的第二輪選舉。由此可知,第一輪會有眾多候選人參與。過去,我們都說台灣是學習法國的「雙首長制」,可是,我國的總統選舉只有經過一輪投票。

兩輪制避「棄保效應」

「兩輪制」的投票有個好處是,在第一輪選舉,如果左右陣營各有不同的候選人,選民可以真正選擇自己支持的對象,而不會出現「棄保效應」。

通常,法國的選舉情況是,左派與右派各會有一人領先,其他候選人就會團結起來支持政治立場相同的候選人,最後形成左右兩派對決。這是自法國第五共和以來,常見的情形。

唯一的一次例外,是在2002 年,馬琳‧ 雷朋的父親在那次選舉中,意外地在第一輪超過左派社會黨的候選人, 所以變成是2 個右派候選人領先的局面,這當然是左派不樂見的。雖然左派不喜歡當時的總統席哈克,但是他們認為雷朋更危險,讓席哈克一人獲得8 成的選票。等於是所有左派的選票都灌到席哈克這邊了。

本來大家在猜想這次情勢會變成是馬琳‧ 雷朋和費雍2 位右派候選人競爭,如果真是這2 人出線的話,可能左派又得灌票道費雍這裡,因為雷朋是比較代表極右派。

費雍「卡油」民調下滑

但是,費雍因為過去在擔任國會議員期間,聘用自己的妻兒作為助理, 有點像是在卡國家的油水,雖然找妻子擔任助理並未違法,可是民眾並沒有看到她的工作成果,是不是意味著這筆費用就是流入到他自己的戶頭。

所以,費雍原在右派的支持度是一馬當先,現在是落居第3。

兩派初選跌破眼鏡

這次法國選舉,2 個主要政黨─社會黨跟共和黨,他們的候選人原本都未被看好。右翼政黨原看好前總理朱佩, 他是一個比較溫和的候選人,沒想到費雍在黨內初選時打敗前總統薩克吉, 讓後者出局,到第二輪選舉又打敗了朱佩,獲得勝利。

同樣的,社會黨的情況,我們都知道現任總統歐蘭德民調很低,僅有個位數,所以他是法國採行第五共和以來,第一個在位的總統不參選連任的總統。

原本,歐蘭德搭檔的前總理曼紐爾• 瓦爾斯(Manuel Valls),本來是被認為有機會獲選的,結果冒出來的竟然是前教育部長阿蒙,立場更左派的人士贏得選舉。看起來,比較民粹、極端的候選人,在左右兩派陣營各自出線了。

剛剛我們提到的馬琳‧ 雷朋是最右翼的,另外還有法國前經濟部長馬卡紅,他脫離社會黨,自己籌組行動黨, 以第三黨的身分參選,表示不想要法國政治再取決於左右兩派勢力,而要走向比較中間的路線。

在上述候選人之外,還有更左派的候選人,譬如說過去長期以來都有參與選舉的共產黨,一共有10 多位參選人在角逐第一輪選舉。但是,最重要的就是我們目前討論的4 位候選人: 費雍、馬琳‧ 雷朋、馬卡紅、阿蒙。

馬卡紅有望晉階

社會黨的部分,包含過去密特朗執政的時代也好,或是歐蘭德,大家都會覺得它是最主要的政黨,但是現在看起來只能排到第4。

如果今天是馬卡紅進到第二輪,很可能跟馬琳‧ 雷朋對決,他獲勝的機會或許會比後者要高。畢竟雷朋是右派比較極端的人士,但在英國脫歐、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法國選舉的結果還是很難說。

問:在嚴老師的分析中,不斷提到左派和右派,歐洲習慣以此來概括兩方的主張,能否請嚴老師跟我們說明, 極左和極右的差別在哪裡?

嚴震生:法國的極左、極右立場是非常明顯的,過去他們的共產黨是非常挺莫斯科的,被稱為是「莫斯科的婢女」。

而社會黨是有執政的經驗,從1981 年密特朗執政14 年,中間也經過左右共治,無論如何,社會黨也變成了主流政黨,代表的不僅是社會福利、對移民比較包容,還有過去他們在經濟方面是傾向國有化,讓政府干預市場的程度會升高很多。

右派崛起令人擔憂

至於右派當然是對天主教的傳統價值非常尊重,也對法國的經濟採取減少管制,相較於左派支持繼續留在歐盟,極右派類似於馬琳‧雷朋這些人, 他們跟川普一樣反移民、反歐盟、退出歐元區。馬琳‧ 雷朋就曾說,若她當選就會舉辦脫歐公投。

可以說,極右派是一個極端愛國、保守的政黨,我們知道法國人對於他們的文化是非常驕傲的,他們認為現在這樣美好的文化被汙染了,擔心以後沒有人再說法語,還有就是直指法國境內的穆斯林搶走當地民眾的工作。

過去,大家都把極右派當成一個社會現象,不認為他們會有執政機會。雖然馬琳‧ 雷朋的父親在那次意外獲得出線機會,但是到了第二輪選舉, 法國社會馬上就回歸理性。

即使民眾不喜歡席哈克,也還是投票給他。可是這次看起來,馬琳‧ 雷朋並非完全沒有機會,這才是讓大家比較擔心的部份。

主持人:法國的選舉真是非常熱烈、豐富,我們拭目以待看最後是由誰出線來帶領歐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