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府角色扮演 中央與地方橋樑-專訪行政院政務委員兼台灣省政府主席林政則 (20140919醒報人物現場)

2014/09/19 12:26 點閱 1079 次
省府經費雖只剩1億但全力支持地方文化建設,並將基層意見轉達給上層。(photo by wikipedia)
省府經費雖只剩1億但全力支持地方文化建設,並將基層意見轉達給上層。(photo by wikipedia)

主持人:台灣醒報社長林意玲
與談貴賓:行政院政務委員兼台灣省政府主席林政則
整理紀錄:陳昱穎、陳彥驊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今天很高興邀請到行政院政務委員兼台灣省政府主席林政則,林主席曾經擔任過兩任新竹市長,也曾在新竹竹東國中教過書,如今您高升到中央,現在的政務如何?

【兼顧政院與省府】
林政則:我離開市長的職位後,當時吳敦義院長和林中森秘書長邀我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政務委員就是「不管部」的部長,它沒有一個部會,但是要協調各部會之間的工作,然後我也要兼任台灣省政府主席,所以我最近的行程都是在行政院4天,在省政府1天,兩邊跑。

問:除了到省政府的時間,應該也要到各縣市跑吧?

林政則:對。因為4年半前剛去的時候,還有19個縣市要跑,但後來台南縣市、高雄縣市、台中縣市一升格後,現在只有15縣市,到了今年的12月25日,桃園又升格,省政府底下只剩14個縣市,我必須經常到各縣市,傾聽各地方的需要,並將中央的政策傳達給地方。

問:請教林主席,最近省政府的議題常見報,媒體對省政府最多報導的,第一個是為什麼要任用郭冠英這位較具爭議性的人物,讓他補滿4個月年資領退休金,第二個是有關省政府的座車,為什麼您要兩部車,行政院1部,省政府也要1部,要不要跟鄉親朋友說明一下?

林政則:我在這裡要特別說明一下,對於郭冠英先生到省政府任職的案子,很遺憾我已接到3個地方法院的申告,並且將我列為被告,由於這個問題已經進入司法程序,所以我實在不便於在司法偵辦中來說明這件事。

問:那麼我只問一個問題,您自己有沒有坦坦蕩蕩?

【任用郭冠英內心坦蕩】
林政則:我心裡很坦蕩,假如我心虛的話,那很多事情就不會發展到現在,我們的業務工作都是按照法律規定來辦,並沒有上層給我們施加壓力,也沒有人告知一定要用他(郭冠英)。

問:您擔任過民意代表多年,不論是當縣議員還是立法委員,應該都可以理解老百姓的立場,做一個公務員要能抗壓,因為必然會有各界的壓力?

林政則:對,一定有壓力。不過我覺得這已經進入司法程序了,我們省政府發言人有開記者會說明,所以這部分我不方便多講,請大家諒解。這件事情上我們是清清白白,沒有任何私下的交易。

問:第2個話題就是關於省政府座車問題,請您也說明一下如何?

林政則:省政府同仁這幾年來都非常認真、節省,像我現在用的車子,是以前林光華主席留下來的,到現在11年了,已經是4任主席的舊車。我本來沒打算編預算的,因為車子勉強還可以使用,但是按規定車子10年就要報銷,此時假如不編預算的話,屆時車輛一報廢,省府主席就沒車可用,整體來說車輛也不夠。

問:如果別人當省主席,也是沒車子用?

【車已10年將報廢】
林政則:對,這部11年老車,它已經走了10幾萬公里,所以算是舊車子,但報廢後就沒車可用了。我在行政院有一部政務委員的車,沒有錯,但是我如果每次要到省府去,是不是就要將這部車也開到省府?這合適嗎?

我現在都是坐高鐵到台中站,然後省府的車子再來接我,辦省府的業務,這當然是由省政府的車來支援,我一個人不可能一天坐2部車,我一個人只能坐一部車,我在行政院就坐行政院的車,到省政府辦業務,就坐省政府的車。假如我將行政院的車,開到台中、高雄、台東去,第一個是不經濟,第二個是制度上,恐不合規定,因為這部車子是給省主席,不是給我個人用的。

所以今年是主計和行政人員都說一定要編列預算,本來我不編的,但他們說不編的話,車子報廢掉,主席就沒有車子了。所以我這次尊重他們的意見,那時候我就預料到,立委一定會審查,這是最好發揮的質疑「題材」,我當過6年立委,也懂得這方面的道理。

問:謝謝政務委員的說明,這種事情在立法院確實是一個問政的好材料,不過任何事情都有是非,都有一個真相,今天藉這個機會來說明,也希望外界有個公斷。

再請教一下,大家對於省政府的角色和功能,都有很多的疑惑,既然已經精省、廢省,那麼到底為什麼留下4組3事8個附屬機關在中興新村,到底還有什麼業務?政務委員說一個禮拜有一天待在台中省政府。要不要談一談省政府現在有什麼業務,和它所扮演的角色是什麼?

【省府還有很多業務】
林政則:第一個,憲法規定要有省政府,誰都拿不掉。第二個,立法院通過的地方制度法中,也有省政府,所以應該說省政府是精簡,而不是解散,所以很多人並不了解,以為說沒有省政府了,但其實省政府還是存在的,省政府有4大任務,除了本身的行政工作,還要監督縣市政府相關的業務,及接受行政院交辦的任務,業務上是減少,人力也減少,但工作還在。

最近幾年,在台灣全省的書院,它們在縣市、地方上,默默在推動古文古詩運動,另外還有很多的詩社,我們也去訪問、了解,還有全國的私立圖書館,辦得好也給它鼓勵,另外,全省2百多個鄉鎮市,請每個鄉鎮公所,推薦該地區做好事的人,這4年來已表揚不少這些芳草人物、好人,中國人說「行善不要高調」,但是揚善應該高調。

對於全省的模範父親和母親,我們也固定做表揚,另外,我也要常到鄉鎮市公所「下鄉」訪問,聽聽他們有什麼困難,還有他們經濟、農產品的特色在哪裡,當他們在辦農產品促銷的時候,省政府共同來協辦,假如說遇到什麼困難,例如預算上的,那我們就做中央和縣市政府的橋樑,把縣市政府的需要帶上去。

比如說我們到彰化去的時候,有鄉長說他們比較窮,所以中央很多補助款一定要配合,假如補助1千萬配合款,要鄉鎮提供配合款的話,這些配合款,都是富有的鄉鎮拿去了,你只要給它5千萬,它配合就拿出千萬,造成富者愈富,很不公平。

【當中央和地方的橋樑】
對於台灣省那些地方比較窮的聲音,我們要傳達給中央政府。台灣省有14縣市,它們的收入、公共建設就沒有辦法又多又好,所以我們下鄉就發現到這些問題。現在我們知道原住民鄉,每一個鄉一定有原住民的議員。

但是台灣省這14縣市中,雖然規定每一個鄉鎮都要有一個議員,但其中還有10幾個鄉鎮沒有議員,所以他們建議說是否可以比照原住民一樣,就是每個鄉鎮最少保障一個議員,為鄉鎮發聲,這些問題如果不是下鄉去看的話,中央決策也不一定會考慮。當然這些講的是比較基層的,是比較窮鄉的地方,可以說業務量是一樣多,但人力各方面和五都比較起來,就差很多。所以省政府要設法下鄉,把它們的問題轉達到中央。

問:剛剛聽到主席所談到的事項,確實是對台灣非常重要。當年省主席是扮演重要的角色,雖然精簡以後,還是有很多下情上達的部分,需要這麼一個機關來處理。目前你們一年的預算大約是多少?

【一年預算只剩1億】
林政則:4年前的時候是4億,後來變成3億,再來變2億,今年變1億,就是愈來愈少,因為立法院也說了要刪預算,我們也不能增加,如果一增加,立委就會說:「你們這個要精簡的單位,為什麼又要增加預算?」所以我們是有苦說不出。

這些人事費都是用在公務人員身上,以前到省政府當公務員,都是比較優秀的,執行力很強,所以這些人員有的還沒有離開,現在還在省政府,他的職等、工作還是按照公務人員的薪水待遇,所以人事費的話,不管他到哪一個單位,即使是編到中央來,一樣也是要支出,只是說他還在省政府,不能逼他走的,所以我們輔導他,有的提早退休,或轉介到其他單位去。

問:所以目前省的功能,主要就是關心各地方鄉鎮,接觸它們,並提供一些文化、社會的功能,社會文化的意義包括圖書館、表揚模範母親、各鄉鎮的問題轉達等,您花很多時間下鄉?特別是比較貧窮的縣市,去了肯定有很多的感慨吧?

林政則:對, 10月25日桃園升格後,變成14個縣市。以前省政府可以說沒有那麼多資源,資源都交給中央,現在資源更少,我們就在「精神」上做支持。我們去書院,書院說:「主席,我們1百多年來,都在為地方做教育工作,從來沒有縣市等級以上的官員來參觀。」

後來江宜樺院長到省致府看業務的時候,他說,沒有想到我們有這些軟實力,尤其是經費那麼少,我們從「善」的方面去服務,江院長這麼一講,我覺得我們都做對了,很安慰。可見不一定要有錢可發,對基層來說,精神上的鼓舞跟肯定也很重要。

問:請省主席分享下鄉時所觀察到的地方特色,以及比較需要關心的問題?

林政則:5都升格以後許多財政資源都往都會區集中,在鄉鎮能感受到的事情,和都會區更明顯的不同。

像我遇過桃園市民眾,認為升格很好,因為他們認為許多社會福利比較完整,如老人家可以裝假牙,在升格之前這些生活的福利是沒有的。中南部有些縣市的交通建設、道路清潔就不容易保持,愈往鄉村愈能發現,路邊隨時有堆積的廢棄物,這在都會區是不容易看到的。

【鄉村與都會區差異大】
當從縣進到市區裡後,就會覺得差別非常的大,最明顯的就是便利商店到處都有,但在鄉鎮裡大部分居民也都是老人家,公共建設也比較不完善,生活沒這麼方便,能感受到城鄉的明顯落差。以大眾運輸系統來說,台北市的民眾深夜11、12點時仍有捷運可以搭乘,但在鄉鎮只能搭乘客運,而且很早就收班,這點就不方便了。

但鄉村的優點就是物價便宜、空氣好,農產品可以自產自銷,我妹妹在中興新村住的時候,告訴我她買的絲瓜2條只要10元。

當縣市一直在升格的時候,其他缺乏公共建設的縣市,資金、人口就會不斷外流,如果大家都只往都市跑,鄉鎮的農產品將無以為繼,所以政府在縣跟鄉的建設上應該更加用心,讓地區發展可以平衡。如果可以讓都會地區、鄉鎮地區都各有特色互相輔助,是最好的。

問:沒錯,鄉村在公共建設較不完善,如道路上清潔很難維持、大眾運輸的便利性也相差很多。都市甚至能有音樂廳、歌劇廳,這些並非民生必需的建設也能完善,對於鄉村的基本建設是不是可以更加努力?

林政則:對啊!同樣是國民,也同樣納稅,但縣市建設上明顯有落差也並不公平,這樣的情況下也使得鄉村人口外流,老年人比例增高。我們這輩很多人也都是在鄉鎮長大,再到都市就業,但回到自己的家鄉,看見自己長輩們的生活條件,會覺得如這樣的建設落差確實是不太好的,醫療設施就是最簡單的一個例子。

【落實鄉鎮公共建設】
旅遊時經過鄉鎮,會覺得的很美,但只要一定居,就會面臨到公共建設、醫療設施的不足等問題,生活的條件非常匱乏。在台北能享用的醫療資源非常多,但在許多鄉鎮需要看病就得要花費很大的成本,這一點差別也影響人民的健康及生活。

馬總統及江院長這幾年也把公共建設的經費增加預算,包括道路、橋樑的整修維護還有鐵路的電氣化等,落實公共建設之後,人民生活水平才會有所提升。

問:其實,鄉鎮相對比較正面的事情有,物價相對便宜,用有機的方式種植的農作物也比較新鮮,生活節奏比較緩和,步調也比較輕鬆愜意?

林政則:確實鄉村空氣品質好很多,而鄉村的人民也相對比較純樸善良,如果在南部住個2、3天就會發現,當地看事情的思維和台北是截然不同的。

問:那也該鼓勵居住在都市的人,多到鄉村走走、消費,感受自然的生活步調,也能讓鄉村人民多點活力?

林政則:對,只要省政府與中央溝通的橋樑建構好了,近期省政府將地方事務反映給中央後,中央給的答覆都很迅速,顯示我們反映的問題他們都很重視。

發生郭冠英事件讓省政府網站點擊率達到13萬以上,過去省府的網站點擊率一個月頂多5、6萬,但正好藉此讓更多民眾了解省政府處理的事務,組織運作的目的。歡迎各位朋友多到南投中興新村的省政府參觀,對於地方公共事務的處理我們也會更加努力。

主持人:感謝行政院政務委員、台灣省政府主席林政則與我們分享省府的角色功能,以及在中央替人民服務的情形,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