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鳳來影》北國歸來不看雪 追極光夜不眠(5-5)

胡幼鳳 / 前台北電影節總監、楊士琪紀念獎主委 2024/02/20 13:43 點閱 1780 次
極地星光清晰可辨認星座,放大還隱隱看到天空有個拱弧如彩虹。(作者提供)
極地星光清晰可辨認星座,放大還隱隱看到天空有個拱弧如彩虹。(作者提供)

躺在玻璃屋裡,仰望天空就可以看到極光,是參加北國八日遊的終極夢想。

我們住在芬蘭位於北極圈的拉普蘭Lapland兩夜,據統計在這個區域,一年有200天可以看到極光,導遊涂先生預告我們住在羅瓦涅米和凱米的兩夜,都有可能半夜與Aurora 見面。

芬蘭人老實說

於是打從在羅瓦涅米遊聖誕老人村時,我就開始向店家打聽「最近你有看過極光嗎?今晚看得到極光嗎?」,當地居民一月中旬剛經過這個冬天最冷的風雪,室外溫度降到負34度,他們不願隨便呼攏我,都先拿出手機查看Aurora Alert App,答案並不樂觀,「雲層很厚,機會不大」,還有一位老闆娘說得更白「如果看到你就看到了,但如果有人要你花錢帶你去看,你就不要白花錢啦。」

在羅瓦涅米搭遊覽車去凱米之前,經過世界最北的麥當勞,原本最北之名已被俄羅斯摩爾曼斯克的分店取代,但烏俄戰爭後,麥當勞撤出俄羅斯,24小時營業的羅瓦涅米麥當勞又恢復最北之名,可惜沒時間進去品嘗由芬蘭香腸特製的麥香堡及索取免費的極光明信片。


”AA”
世界最北的麥當勞。(作者提供)

前往凱米路上,看到芬蘭最大的河--凱米河,大河長達550公里,15座發電廠供應芬蘭的34%電力,流經羅瓦涅米到凱米入海,壯闊的河面,兩岸雖然結冰,夕陽映照著河中央緩緩流動的河水,我有點興奮終於看到一條沒有完全結冰的河。

海邊玻璃屋

凱米位於波羅的海波斯尼亞灣旁,夏季是度假盛地,冬季則以世界最大的冰雪城堡Snow Castle聞名,抵達凱米時,海邊霞光滿天,但不聞海浪濤聲,室外的溫度是負25度,冰封的海灣滿佈白雪。

網路上看到芬蘭著名的極光玻璃屋很夢幻,其概念來自因紐特人在極地蓋的傳統冰屋Igloo,原是用冰塊和雪、鯨骨、獸皮搭蓋的小屋,現代則是用木頭結構再加上隔熱防霧玻璃搭建出圓頂小屋,號稱擁有360度視野,附暖氣、桑拿,一晚要價2萬台幣還訂不到。

走在波羅的海上

而我們住的玻璃屋是Seaside Glass Villa,要價只有一半,是在海邊一棟棟方型獨立建築,有面海的兩片大落地窗,屋頂是透明玻璃觀景窗,視野遼闊,內有暖氣、衛浴俱全,還供應爐具餐具,夏天應是很棒的海景別墅,可以隨時跳進門前碧藍的波羅的海游泳。


”AA”
由玻璃屋看冰凍的波羅的海。(作者提供)

冬夜,觀景窗積著些白雪,躺在床上可仰望逐漸亮起的閃爍星辰,門前積雪盈尺,但走上結冰的海,猶如陷入深不見底的軟沙。


”AA”
海邊的極地玻璃屋。(作者提供)

上弦月照亮夜空,雪光映著月光星光,天寒地凍的海邊並不全黑。手機的極光預測App顯示KP指數是0.67,但午夜後升高到2.3,KP指數由0到9,指數愈高,代表極光的活躍程度與極光帶涵蓋範圍大小,看到極光機會愈大。

體驗好硬的冰床

雪堡正在趕工好第二天開幕,但飯店設有雪堡體驗區Snow Castle365,這裡全年維持零下15度供旅客免費參觀,冰雕、冰桌、冰椅,冰溜滑梯,冰室,冰床上舖著馴鹿皮,據飯店的員工說這種冰床,原本是設計要給旅客睡的,但大多數旅客反應太硬了睡不著,才換成一般彈簧床,我試躺了一下冰床,果真很硬。

我詢問飯店的員工「今晚可能看到極光嗎?」他回答:「有可能!你們儘量往北走。」這是目前得到最樂觀的答案了。

同行的團友都準備了零食、泡麵,準備澈夜守候極光。我也準備好手機和腳架,要試試iPhone 15 pro max的能耐。

雪地追光夜不眠

芬蘭人稱極光為 Aurora Borealis,是北極圈珍貴的大自然奇觀。其形成原因是太陽黑子活動引發太陽風,向地球輻射出大量的帶電粒子流,大概一兩天後抵達地球,被地球磁場推向南北極,接觸大氣層時與大氣氣體產生碰撞,形成一百萬兆瓦放電現象,出現璀燦極光。

極光會有不同形狀,也會因碰撞不同氣體而產生不同顏色,常見極光呈現綠色,就是因為和氧氣碰撞。科學家現在透過人造衛星觀察太陽的活動而可愈來愈準確地預測極光發生的可能性。

極光隨時出現,但不一定都肉眼能見,過去都要用腳架固定單眼相機,放大光圈,放慢快門增加曝光,才能捕捉極光的珍貴畫面,但現在高規格的手機上腳架,用夜拍模式也能拍到。挑戰極地超馬的選手陳彥博2023年就用14 pro max 拍攝紀錄片《重返育空》,拍到很棒的極光畫面。行前我透過Youtube 學了如何設定手機的快門及夜拍。

這一夜,在極地,守著月光、星光,不時朝著北方時聚時散的雲層拍,但寒夜溫度一直下降,在戶外全副重裝也撐不了15分鐘,不時要回房暖一下僵硬的手及冰冷的手機。午夜兩點後,我和衣躺在床上,每隔一小時,就自動醒來查看手機App,張望戶外有沒有滿天浮動的綠光精靈?


”AA”
就是那個光。(作者提供)

而撐得最久的是隔壁的黃先生,他撐到凌晨四點多才回房,早上他的太太為他手指貼滿OK繃,都是為拍照的凍傷。

他鑑定:「就是極光」

對照導遊分享以前拍的極光照,大家都覺得這一夜沒拍到極光,但是豐富的雪國體驗,沖淡了追光的惆悵。

在候機回台時,大家在line上分享了夜拍的照片,卻得到令人驚喜的答案,原來肉眼未見的Aurora,還是有出現在照片中,雲層中透出的綠光,導遊很肯定地說「就是極光!」

其實不管有沒有看到綠光精靈,那一夜極地星光、月光,已永遠印在心中成為不滅的光。

花未全開月未圓,半山微醉盡餘歡,何須多慮極光事,終歸小滿勝萬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