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報大選座談會》總統候選人的副手會找誰?

呂翔禾 2023/09/04 08:41 點閱 3244 次
賴清德(左)與駐美大使蕭美琴(右)搭檔的機會很高。(蕭美琴臉書)
賴清德(左)與駐美大使蕭美琴(右)搭檔的機會很高。(蕭美琴臉書)

曲兆祥(師大政研所教授)
曾冠球(師大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教授)
王智盛(中華亞太菁英交流協會秘書長)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文字整理:呂翔禾、簡嘉佑

引言:台灣2024年總統大選已出現4組人馬,他們都還沒挑選各自的副手。民進黨的賴清德一定會挑選駐美大使蕭美琴嗎?非綠陣營會各自挑選副手嗎?還是仍有整合互為副手的可能,是否要等到11月才會有明確的答案?

主持人(下稱問):2024年總統大選各黨都正在琢磨副手人選是誰,民眾都很關心副手是幹嘛用的,過去有人開玩笑說是「等總統死」用的,不然其實副總統在憲政上僅有「備位元首」的功能。能否請3位老師幫我們說明,副總統的功能,還有挑選副手的意義為何?

沒有聲音的職位

曲兆祥:說副總統的功能就是等總統死掉以後才有用也許刻薄了點,不過這也是事實。依據我國《憲法》的規定,副總統的功能確實只有儲備元首,職能就是防止總統因特殊緣故,如生病、意外等因素而不在位,可以順利的遞補總統的懸缺,讓政府機器可以順利的運作下去。

基本上副總統在憲政上就是備而不用,還記得呂秀蓮擔任副總統時,曾公開抱怨說副總統是深宮怨婦,引起很多討論。但不只女性,男性擔任副總統時也是一樣的感覺,副總統的職責就是備胎。

問:前副總統李元簇也是一樣吧,被說是「沒有聲音的副總統」。接下來請曾老師幫我們分析。

需有保持沉默的準備

曾冠球:副總統一般來說主要的角色就是幫總統加分,選上之後副總統最好就是安靜,以總統角度來看,也不希望副總統的能見度高,若要分權也可以,但副總統最好還是要保持比較謙恭的態度。

其實,副總統不需要太好的人才,擔任副總統的人就必須在沒有權力的位置上4到8年,雖然挺委屈的,但是若被徵詢當副總統的人就要有這樣的心理準備。

現實上會有分配

問:可是一旦副總統有機會擔任總統,像是前總統李登輝繼任逝世的蔣經國總統,如果不夠有本領,對國家來說是否也是災害?

曾冠球:對,但總統很難突然就不見,因此若是有才幹的人被徵詢是否要當副總統,就要判斷到底要不要做這個位子?副總統就是沒有權力與太高的能見度。

問:但某個角度來看也是在等待機會,挺身而出?

曾冠球:這就要看政治的現實,當然還是有這樣的可能性,就要看總統如何與副總統談,副總統要有崛起的機會,比較有可能出現在選舉時領先幅度比較大的執政黨身上。

執政黨政治人才甄補

王智盛:副總統的角色與功能都很清楚,制度面看就是憲政制度的備位元首,但從系統性的角度來看,剛才曾老師也有提到,副總統可以作為既有執政黨的人才甄補,特別是在第二任期時,包括馬英九時期的吳敦義、過去的李登輝,現在蔡總統的賴清德,就會認為是下一任執政黨的領導人。

這是比較隱性的考量,副總統的功能要如何發揮,仍取決於總統的授權與願意給的空間。

曾冠球:我補充一下,依據台灣政治實務經驗,副總統雖是備位元首,但對執政黨來說也是人才養成的過程,陳建仁也是很明顯的例子,對黨來說就有多一個角色可以使用,還有在行政職位的布局,或是選舉上,副總統可能可以擴張總統的執政影響力。

優先考量女性副手?

問:第二個問題,就是四組候選人應該要選擇怎麼樣的副手?如何與候選人「互補」?一方面要有能夠代理總統職務的能力,可以走得出去;另一方面,由於4組候選人都是男性,檯面上有很多人分析應該要搭配女性的副手,才有性別平等、男女平衡,想請問王老師怎麼看?

王智盛:副總統能與候選人互補很重要,選舉時對副手人選的思考還是先以贏得大選為主,比較不會管沉默或是人才甄補的問題。因此,副總統人選的特質就很重要,民進黨推出的賴清德有長期中央到地方的執政經驗,政治個性與各方面的特質都很明顯,加上民進黨本身的政治特性,因此就會選擇女性的副手。

賴會找蕭美琴

普遍認為,賴清德外交、國防議題上相對不擅長,因此應該會挑選駐美大使蕭美琴作為副手,且賴清德出訪時過境美國,也與蕭美琴有不錯的互動。另外,前文化部長鄭麗君也是有被討論的人選,她們都具有專業能力,而且賴清德是新潮流,蕭美琴與鄭麗君都非新潮流,派系平衡上也是適合的人選。

郭台銘方面,由於他9月13日到17日要進行連署,因此會是四組候選人裡面需要最快曝光副手的人選,而郭特別需要女性來緩和其霸道總裁的形象,基本上有可能會是泛藍的女性政治人物,需要為郭董分擔更多政治角色。

因為郭台銘過去主打商業與財經,之前會傳出無黨籍立委高金素梅有可能擔任郭的副手不是沒有道理,而且高金素梅的黨派包袱較小。但不排除郭董也會從民間挑選女性企業家,此副手的形象將會不同於一般的政治人物。

柯要擺脫厭女形象

至於柯文哲,相較於前面兩組候選人,尋找女性副手的需求會更高,因為自從716大遊行後,柯文哲就難擺脫「厭女」的形象,因此更急迫要尋找女性打破這樣的人設。

民眾黨相對藍綠,是沒有派系的新興政黨,因此前台北市副市長黃珊珊,我會希望把她擺在國會,若民眾黨有機會在國會擔任關鍵少數黨,她就會是立法院副院長的最佳人選,個人認為柯不會找黃珊珊當副手,沒有藍綠色彩的女企業家形象,應該是柯文哲會思考的,既能凸顯民眾黨白色力量的特殊性,也可以稍微洗刷厭女的名聲。


”AA”

藍要鞏固外省選票

最後談到侯友宜,雖然外傳國政基金會執行長柯志恩的機會很高,但根據她多次的表態與立場來看,可能性沒有很高。

其實,國民黨相較其他政黨來說,我認為是否要由女性擔任副手的考量就比較少,因為侯友宜需要有互補、外省與深藍等特質,甚至像是前高雄市長韓國瑜,或是其他可以鞏固藍營力量的人選。柯志恩確實值得考慮,加上她有智庫的角色,不過考慮到平衡深藍、地方的整合力量,副手值得考量「外省知識藍」類型的人選。

之前侯友宜在國民黨初選時,外界曾有提到前台大校長管中閔,就很符合這樣的條件,有助於侯友宜鞏固深藍、外省的選票。現階段來看,國民黨對於女性副總統的急迫性沒有其他陣營來得強。

蕭美琴成賴副人選

曾冠球:滿同意智盛兄的看法,賴清德看起來就是屬意蕭美琴。雖然有人有不同看法,認為蕭美琴雖然是很好的人選,但加分能力不夠。

但反過來講,目前檯面上也沒有能取代蕭美琴的,現在能見度較高的黨內人選,像鄭麗君,管碧玲、陳瑩這些比較資深的綠營政治人物,比較起來,都沒有比蕭美琴適合,這應該民進黨是最適化的選擇。

郭台銘是最急著要公布副手人選的,郭在年輕人方面來講比較弱一點,副手人選就可能就要比較年輕化;加上出於性別平等的考量,一般來講都會找女性。但可以確定的事情就是郭台銘最不需要企業家或財經專業,但具體人選仍無法臆測。

柯文哲弱項是女性

柯文哲的弱點也是女性,這塊比較弱,與其他候選人相比,女性支持沒有那麼支持他,但年輕人比較支持他。所以柯文哲的副手機率很高是女性,他自己先前也曾講過類似的話。

但如果黃珊珊放在副總統的位置,有個缺點就是,選來選去都是民眾黨內部的幾個人,感覺上沒有讓人印象深刻的地方;另外一個缺點是民眾黨知名戰將不多,黃珊珊算是其中一位,畢竟當過台北市副市長、也參選過台北市長。所以從民眾黨角度來來看,黃珊珊擔任副手太可惜了,沒有擴大支持者的作用。

侯友宜的弱點是年輕人沒有那麼喜歡,又是本省籍,對國民黨來有另一半的損失,加上國際觀也是弱點。這個部分或許需要女性、年輕一點或外省籍,有專業形象或國際觀的人選。不過目前看起來盧秀燕與柯志恩都沒有意願,要找到知名度那麼高很不容易。

副手互補性須考量

曲兆祥:從表面來看,副總統在政治學所講的「明顯功能」就只是備位元首,但如果「不明顯的功能」來看,就可討論副手人選的互補性。比如說,檯面上四個候選人都是男性,所以討論比較多的副手人選都是女性,也可能考量到地域性、年齡或黨內派系等,都是現在在講的互補性,也是副總統的潛在功能。

特別是在總統直選,副手人選也能顯示總統在考慮配搭時,認為他需要的互補的功能為何?舉美國總統拜登為例,2020年總統選舉時挑定了出生於美西的賀錦麗作為副手,很明顯考慮到性別、年齡,當然也考慮到黨內派系。

球衣照意味濃厚

實際上,總統在考量副手人選的時候,有很多所謂互補性的考量。剛才兩位老師分析到「3黨4邊」的副手人選,基本上我都同意,因為檯面上可能的人物就這幾個。

但值得進一步思考的部分是:雖然綠營副手人選相對單純,蕭美琴可能性超過7成,否則不會賴副總統到美國時,兩人還相約共同看職棒,還穿著同一個球隊球衣,一個1號、一個11號,照片的政治意涵很高,所以說蕭美琴作為副手的懸念不多。

倒是藍營這邊,總統組合還在持續變化,尤其是郭董。雖然郭董正式宣布要參選,因為連署過程需求,所以才被迫要攤牌副手人選,媒體先前猜測很多,從前高雄市長韓國瑜的夫人李佳芬開始猜、猜到立委高金素梅、甚至這兩天還猜到第一名模林志玲。

郭董連署還有變數

郭董大聯盟發言人黃士修3日正式對媒體說,「郭董副手人選已經定了,只是還沒有公布。」但是有一個可能會發生的狀況,就是即便9月開始進行連署,且連署成功的話,但這張連署書會不會送進中選會,也都還有變數,甚至會不會完成連署都還存在貓膩,都還需要觀察。

主要是郭台銘隨時隨地,都可以能跟侯友宜與柯文哲達成最後的協議,協議內容會是什麼,現階段都沒辦法猜,可能是郭台銘把侯友宜或柯文哲擺成副手,或者反過來,侯友宜或柯文哲最後參選時,把郭台銘擺成了副手,這些可能性現在都沒辦法說死。

雖然現在的觀察都認為上述的可能性或變化空間非常小了,這點我也同意,但政治經常講「never say never」,尤其現在非綠陣營的總統還在變化,因此互相對應的副手變化會更大。

郭董被迫先找副手

(問)主持人:所以曲老師的意思是說,四組候選人裡面,變化比較大的是郭台銘嗎?

曲兆祥:不是,非綠陣營的三個候選人變數都很大,因為他們是互相牽動的。郭台銘雖然現在一定要先找一個來連署,否則他不能領表,所以一定要先推出副手人選。

但我相信,郭台銘一定會跟這個副手會講好,進行到一半,跟侯友宜或柯文哲達成一定程度時,連署就會停止,就算連署完成,連署單也不一定會送進中選會。

(問)主持人:因為非綠陣營仍有機會合作,這樣副手就不可能先找,因為如果未來總統候選人一旦能夠整合,彼此互為副手,就會辜負找好的副手,是否會有這樣的狀況?

曲兆祥:雖然這樣的可能性不大,但分析的話,就要找所有的變數,不代表一定會發生。


”AA”

柯、侯都還有時間

(問)主持人:這樣意味著柯文哲與侯友宜的副手,現在也不能講得太滿,因為還是有互為副手的可能性?

曲兆祥:是,沒有錯,但國民黨與民眾黨候選人有個好處,他一直到11月才需要正式登記,到時候再公布副手都還來得及。

曾冠球:剛才討論的重點,曲老師的觀點也蠻重要的。因為先前討論是假設四個人會選到底,所以才會認真找副手的必要。但如曲老師的說法,確實有著個變數,對副手人選來說,綠營以外比較重要,因為三者存在變數。

對非綠陣營來說,重要的問題是「選總統是目的還是手段?」對賴清德與侯友宜來講,肯定是目的,因為有政黨的包袱,但柯文哲與郭台銘更有彈性,所以相對而言,這兩個人更有機會當副手。

極大化非綠選票

之前有看到一些研究報告說,雖然副總統角色很重要,但副手的影響其實沒那麼大,選戰主要還是圍繞總統身上,副總統評價與形象只要在選民心中,不要與總統差距太多,影響就不大。

王智盛:以台灣過去幾年的選舉經驗來看,完全贊成曾老師的看法,副手的功是期待有加分,但重點是不失分,特別是對如賴清德這種領先者來說,非綠陣營的副手混戰當中,候選人都在思考「如何極大化吸引非綠營的選票」。

所以三個非綠陣營的思考可能就不單單只是互補性,還要考量到平衡、派系等問題,都是想方設法極大化非綠陣營的選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