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雲時晴〉一元復始 期許政治新局

蔡又晴 / 記者 2022/01/02 10:54 點閱 1037 次

去年年底,似乎大事特別多。隨著四大公投結束,所有政黨都把目光轉向了明年的各大選舉,首先是一月初的台中二選區補選、中正萬華區立委的罷免,再來就是直轄市跟縣市長大選。為了累積選舉的資本,各政黨都會卯足了勁來拚法案跟服務,但許多法案茲事體大,越是靠近選舉,越要小心為上。

急事應緩辦

政府近來大力推廣竹竹合併升格,這個政策不是不好,但是在欠缺說明之下,為了通過不但要修地制法,還牽涉財政劃分,而且升格牽涉到的縣市眾多。民進黨目前一再強調新竹升格刻不容緩,卻對為什麼要獨厚新竹升格說明太少,突然增加社會猜疑,在溝通上著墨太少,在立法院操作太甚。

民進黨政府現在的處境十分微妙,一個強大的執政黨,另外幾個在野黨力量都還十分有限。光是看現在立法院的席次就能充分看出,也因此執政黨要推動各項法案,都算是相對容易的。實力上能夠強渡關山,總是比冗長的攻防來得誘人,因此近來在許多法案動員上,民進黨也顯得霸道而急躁。

爭千秋而非一時

若期待民進黨永遠以大局為重,這未免太過不切實際,但所謂風水輪流轉,民主從來都是一個連續的過程,一旦累積了足夠多的前例,就可能變成慣例,是否未來台灣政壇都是一旦多數,就可以跳過在野黨的監督橫衝直撞?政治人物不該只看眼前,更要想到千秋。

總統的博士學位,在英國倫敦政經學院證實之後,本來就沒甚麼爭議,政府卻矯枉過正,選擇將其用國家機密保護法,以絕對機密的等級保密三十年。所謂的絕對機密,必須得由總統、行政院院長親自核定。對一個沒有爭議的學位,卻要大張旗鼓的保密三十年,這樣的慣例有沒有符合比例原則,政府應該深思,這樣形成的慣例有沒有必要?

在野黨提名有爭議

對於在野黨來說,國民黨是目前的最大在野黨,但是在政策行事上,卻常常前後矛盾。就以台中二選區的補選來說,顏寬恆出身一個爭議性十足的家族,在競選過程中,牽扯出越來越多案子,不見國民黨說明提名過程,卻一昧批評各方人士抹黑,如果今天談的是私德爭議,還可能是有心刻意放大,但他牽涉的都是法律不允許的違建,法律條文白紙黑字,有甚麼差別可言?

而且立委是部長等集的民意代表,難道不該用更高的道德標準要求自己嗎?把個人違法跟政黨栽贓綁在一起,這樣如何說服民眾,國民黨高層盡是過去黨政高層,政治打滾幾十年,這樣一點黑白是非的道理,國民黨的高層似乎都還跟基層有落差。

2022年的選舉馬上就要到了,各黨各派也緊鑼密鼓地準備推派候選人。蔡英文總統當了兩任,即將要在2024年交棒,另外,各黨也呈現世代交替的局面。年輕人輩出想必是接下來的一道風景,在年末即將新年的當下,期許所有準備參選的有志之士,莫承襲過去陋習,要勇於展現新局。如果有意要接棒時代,就要比上一代跑得更快更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