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3%88%e4%bd%9b%e9%86%ab%e5%ad%b8%e9%99%a27%e6%9c%88%e7%99%bc%e8%a1%a8%e4%b8%80%e7%af%87%e9%97%9c%e6%96%bc%e5%8a%a0%e6%8b%bf%e5%a4%a7%e3%80%81%e7%be%8e%e5%9c%8b%e7%ad%89%e5%9c%8b%e7%9a%849%e9%a0%85%e7%a0%94%e7%a9%b6%e6%95%b4%e5%90%88%e5%a0%b1%e5%91%8a%ef%bc%8c%e7%ad%94%e6%a1%88%e5%b9%be%e4%b9%8e%e4%b8%80%e9%9d%a2%e5%80%92%ef%bc%8c%e5%85%a8%e9%83%bd%e8%ad%89%e5%af%a6%e8%a1%80%e5%9e%8ba%e5%9e%8b%e7%9a%84%e4%ba%ba%e6%84%9f%e6%9f%93%e6%96%b0%e5%86%a0%e8%82%ba%e7%82%8e%e7%9a%84%e9%a2%a8%e9%9a%aa%e6%9c%83%e6%98%8e%e9%a1%af%e5%a2%9e%e5%8a%a0%e3%80%82(%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元素的世界〉血型決定新冠病毒感染率

劉公典 2021/09/05 13:46 點閱 3679 次

自COVID-19爆發以來,許多相關流行病學的研究都顯示感染新冠及其嚴重程度,廣泛涉及一個人的社經、健康與遺傳條件。例如研究發現收入每增加10,000美元,住院率會下降4%。

如果以『罹病優勢率(odds ratio,OR)』表示,其他像高中教育程度以下的OR值1.38、非裔美國人OR值1.82、10歲以上民眾的OR值1.29、肥胖(BMI>30)的OR值2.07、II型糖尿病的OR值1.48、脂肪肝病患的OR值1.61、高血壓病患的OR值1.29,都明顯大於1.0。

基因活度影響致病率

而血型也是感染COVID-19的重要危險因子!血液由紅血球、白血球和血小板等物質組成,而血型則是由紅血球細胞表面的抗原決定。血液裡含有許多抗體,任務是監察外來物質、細菌或病毒,喚醒身體免疫系統進行防禦。但有時紅血球細胞表面的蛋白質抗原分子,卻會被辨認為非法入侵的敵人並被圍剿。

血型由遺傳基因決定,目前已經定位的血型遺傳基因,分別位於14個染色體和X染色體上的細胞遺傳帶,包含200多個不同等位基因。而位於9號染色體(9q34.1),稱為ABO糖基轉移酶,是ABO血型的遺傳基因。

血型基因的表現活度與許多疾病相關,現在知道諾羅病毒、血吸蟲病、幽門螺桿菌、霍亂、瘧疾、胰腺癌、胃癌、食道癌、口腔癌、血漿馮威里氏因子(遺傳性假血友病)、靜脈血栓性栓塞致病風險,都和血型密不可分。

研究:A型較危險

哈佛醫學院7月發表一篇關於加拿大、美國等國的9項研究整合報告,答案幾乎一面倒,全都證實血型A型的人感染新冠肺炎的風險會明顯增加;而具O型與Rh陰性(-)血型的風險不但比其他血型的人更低,甚至可能具有抵抗COVID-19的能力。

血型對於感染COVID-19及演變成為重症甚至死亡的影響並不相同。目前推測可能原因,或許與位於紅血球表面的抗原可以經由不同機轉,像是成為病原體的受體和共同受體,或是基因高甲基化導致 A/B 基因失去活性有關。

從另一項由哈佛醫學院對於67家醫院ICU病房陽性患者的研究發現,種族(白人、黑人或西班牙裔)似乎也是重症的危險因子。對此,中國武漢或其他東亞、中亞國家感染COVID-19的統計OR值分析研究,在證實A型的感染與重症風險顯著高於對照組的資料十分珍貴。

O型不易感染?

以武漢的流行病統計為例,A型人口感染的比例(OR=1.279)及死亡率(OR=1.482)顯著高於對照組(OR>1),而O型的比例(OR=0.680)及死亡率(OR=0.660)則顯著低於對照組(OR<1);而深圳的統計,除了B型與AB型不同,O型OR值也有類似結果。

不過,O型的朋友千萬也別因此掉以輕心。就算流行病學顯示血型O型的人可能比較不易感染或成為重症,但畢竟在哈佛醫學院的全球統計病例數,仍然有接近39%的感染者屬於O型。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