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80%b1%e5%88%8a%e9%a0%ad%e6%a2%9d

下一場聖戰爆發點 貧窮、不穩定國家(經濟學人 The Economist)

林志怡 2021/09/01 15:52 點閱 1684 次

After Afghanistan, where next for global jihad?

喀布爾的淪陷恐引爆全球各地宗教狂熱份子(聖戰士)發起宗教激進行為(聖戰)的引信,在相對貧窮、不穩定的地區,造成非理性的宗教與反政府活動,並在當地造成武裝衝突,甚至帶來區域性屠殺。只有消除宗教與種族歧視,並保持國內經濟、社會穩定,才能最大限度避免「聖戰」發生。

塔利班打下阿富汗,對於全世界的聖戰分子來說,是激勵性極強的消息,因為喀布爾的淪陷證明,即使武裝落後、經費有限,憑藉著意志力、耐力、策略,以低成本也能打敗美國這樣的超級大國,並接掌一個國家。

因此,各國認為喀布爾失守將進一步助長宗教狂熱份子的聖戰行為,且尤其擔心世界各地的伊斯蘭聖戰份子會因此活躍起來,透過各種手段推翻他們眼中「世俗」、「不合伊斯蘭教觀念」的國家與政府。

目前塔利班顯然在極力爭取國際認同,因此各國還不用太擔心阿富汗會成為聖戰分子的核心、大型訓練營,但其帶來的心理連鎖效應將在一些相對貧窮、弱小、不穩定的國家引爆聖戰士的激進思想,且出身此類地區的聖戰士通常會更渴望以暴力、武裝衝突來迅速取得衝突中的主動地位。

此類暴力武裝衝突已發生在巴基斯坦、葉門、敘利亞、索馬里和莫桑比克等經濟較為落後、有明確貧富差距,且政府力量不足的區域,而亞、非、中東的部分國家政府也已收到來自聖戰士的威脅訊息:「塔利班能打敗美國,我們也能打敗你們(受威脅的國家政府)。」

可能激發聖戰行為的主要來源為種族歧視、宗教分歧等。政府若苛待人民、無法妥善處理國內經濟分配、保持國內局勢穩定,或是出現糧食危機、乾旱與水澇等極端天氣災害,將導致原本可以透過常規政治、社會手段彌平的種族與宗教問題無法得到緩衝,就很有可能會白熱化、使聖戰士採取激進手段。

若各國想避免聖戰,阿富汗提供了兩個慘痛的教訓,一是外國的人權、聖戰問題不能被忽視,因為事件帶來的心理影響是全球性的;二是單純的軍事手段並沒有辦法消除聖戰,而是要釜底抽薪、改善種族、宗教問題,並讓國內局勢維持穩定。

https://www.economist.com/leaders/2021/08/28/after-afghanistan-where-next-for-global-jihad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