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80%b1%e5%88%8a%e9%a0%ad%e6%a2%9d_%e7%b6%93%e6%bf%9f%e5%ad%b8%e4%ba%ba_the_economists_%ef%bc%8820201126%ef%bc%89

民主體制的軟肋與韌性 (經濟學人 The Economists)

呂翔禾 2020/12/01 17:28 點閱 1245 次

民主體制的軟肋與韌性
Democracy contains the seeds of its own recovery

美國大選的動盪所映照的,其實是全球民主體制的衰退。自蘇聯解體以來,民主政體看似蓬勃發展,但近年來各國民主倒退的情況益發嚴重,波蘭與匈牙利正杯葛著歐盟的紓困預算,因為他們被歐盟認定違反民主而遭受調查。印度總理莫迪領導的人民黨正悄悄侵蝕著印度的體制。

經濟學人的智庫從2006年以來對世界民主的評估,在2019已經是史上最低,2020年可想而知,民主因為疫情的緣故比2019年更慘。但原因不是因為有很多軍事政變,而是政府的擴權,委內瑞拉20年前才透過選舉選出查維茲,現在委國境內,民主卻早已蕩然無存。

川普現象顯示了民主的失靈,藍領階級認為統治菁英背棄了他們,在歐盟,中東歐的百姓會認為政府比較在意滿足歐盟,而不是選民;傳統政客的貪汙案頻傳,更讓民眾相信這些菁英比較在意自己的私利。對此,民粹政客便以「認同政治」的方式,讓民眾以為他們在意選民。

在民主的評估中,只有參與度是呈現正成長,但這也透露出更多問題,對立雙方都動員更多人,卻沒有解決社會上的紛爭,在利益上或許可以妥協,但在身分認同上,妥協卻顯得背叛了自己所屬的母群體(如種族、宗教),這讓民主變得更加危險,尤其是選舉的時候。

民主看似要解決社會紛爭,但目前卻製造更多混亂。不過民主體制還是可以期待的,因為它至少有從頭開始的機會,而且民主的可調整性很高,共和黨開始有西裔與黑人的選票,這種混合與交流正是民主國家需要的。最後,如果美國要拉幫結派對抗中國,更需要彰顯民主的價值與珍貴。

無論在白俄羅斯、香港、蘇丹與泰國的民眾都還在爭取他們的民主,我們更應該保有這樣的價值,繼續在每次選舉中,投下自己神聖的一票。

https://www.economist.com/leaders/2020/11/26/democracy-contains-the-seeds-of-its-own-recovery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