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區塊鏈看《天M》手遊的虛擬貨幣(邱慕天)

邱慕天 2018/06/06 12:47 點閱 16058 次
同樣是用時間與電力換取金錢,區塊鏈加密貨幣的「挖礦」幫我們看到一款手遊如何創造許多「愈挖愈深」的礦坑(photo by maxpixel.net- used under CC License)
同樣是用時間與電力換取金錢,區塊鏈加密貨幣的「挖礦」幫我們看到一款手遊如何創造許多「愈挖愈深」的礦坑(photo by maxpixel.net- used under CC License)

線上手遊《天堂M》台版上線達半年,代理商遊戲橘子賺得缽滿盆滿,5月底更歡慶「500萬會員數達成」,奇特的是,從1998年《天堂》PC版到手遊的「自動化變遷」,20年後的RPG世界早就已經是內/外掛輔助程式在幫人玩遊戲,號稱的500萬會員更不知有多少已是「殭屍戶」。但這個後人類的遊樂場為何還有值得玩家砸錢投入的地方呢?

筆者在前一篇文章〈走進自動化時代《天堂M》的未來情懷〉論及,「純手動」之於RPG已經是回不去的時代,而自動化似乎又與RPG透過策略性的操作、投注時間追求「角色成長」的體驗背道而馳。

有意思的是,這種弔詭竟憑藉遊戲「虛擬貨幣交易」設計而翻轉:一批只關注「挖礦賺錢」的「工作室」,一批只全心追逐「角色成長」的課金玩家,以及最後是「一邊多開挖礦、一邊投資角色成長」的小課/無課玩家,就在遊戲中共同譜寫一個人機互動的未來新世界。

本文將用「區塊鏈」的虛擬貨幣來說明這個概念(並終將看到,區塊鏈對於虛擬貨幣,或許只是一種多餘)。

遊戲大賺的背後

對比特幣趨勢稍有掌握的朋友會知道,比特幣的核心技術是區塊鏈;區塊鏈最基礎的活動在於大量匿名用戶的「挖礦」行為。

比特幣的交易都存在一公開帳本上,而所有交易都經過電腦運算驗證後,方能記錄到此公開帳本上。區塊鏈做的即是這個驗證機制,但由於驗證需要使用電腦的運算力(computing power),比特幣交易就將這個運算工作外包給任何願意將自己的電腦連上區塊鏈「出借運算力」的「礦工」。

「礦工」在提供電腦資源確保比特幣交易系統運作時,可分得比特幣作為報酬,這是「挖礦」一詞的由來。換句話說,凡是交易都需要「算錢」、「驗貨」以及確保貨幣本身的公信力,而區塊鏈的加密運算提供了這樣一個銀行證交服務,故比特幣的使用者與「礦工」之間達成了一種類似服務業供需的經濟生態平衡。

《天堂M》也成功運用了「虛擬貨幣」與「礦工」的概念,而且作為「遊戲平台」,還不斷地推出設計好的「貨幣回收制度」,使遊戲的虛擬貨幣雖然不斷「產出」,卻始終能存在一定的供需緊繃關係,維持其價值。

bitcoin mining

圖說:比特幣挖礦的「礦坑現場」。不停運作的礦機們成為吃頻寬、吃電的怪獸。(photo by Wikimedia)

藍鑽與金幣的雙軌制

凡是手遊都有設計虛擬貨幣,讓玩家花現金購買,廠商才能賺錢,「雙軌貨幣」的發行在這種生態需求下應運而流行。其中一種只要角色在遊戲中解關卡、狩獵怪物,就能夠一直賺取-在《天堂M》中叫做「金幣」。「金幣」的流通性往往被遊戲設計刻意限制:它只能在自身帳號中用來兌換有限的角色成長物資。不同帳號、不同玩家之間無法繼承/交易/轉讓金幣。

相對的,遊戲創造的另一種「藍鑽」系統,在遊戲歷程中可獲取管道稀少,卻是「購買力」最強的一種貨幣。它除了是部分商城高級道具的指定貨幣;也是玩家之間要在遊戲內交易寶物的限用代幣。「藍鑽」甚至可以在官方商城內購置大額的「金幣」,金幣卻無法反向兌換藍鑽。

dia

圖說:以「儲值新台幣」為主要獲取管道的「藍鑽」,跟在遊戲中進行一般挑戰就能獲得的「金幣」用途大不同。(photo by 《天堂M》遊戲畫面截圖)

擁有大量藍鑽,於是成為角色成長強勢的必備關鍵。但要擁有它,玩家則「必須」以固定比值向官方花費新台幣購買,也就是「課金」。大筆消費的玩家稱作「大課長」,中高額物消費的是「中課長」,再下面還有「小課」「微課」「奈米課」,以及堅持立定不花錢遊玩的「無課群」。

大部分遊戲的生態經濟網絡會死在「取得藍鑽」這個僵硬的「必須」上,因為隨著佔遊戲大宗的休閒玩家或是線上付帳比較困難的青少年「注定無法取得藍鑽」,那麼在過了新手滋補階段之後,很快就會喪失遊戲樂趣。

例如2011年筆者曾接觸過一款網頁遊戲,當時角色升高到51等級時,就有一個任務必須耗費台幣100元才能順利解鎖,若不願花錢購買那100元的道具,則必須3、4天才能通關。這樣的關卡在後面愈來愈多,要價也開始變成200元、300元、450元。

當時筆者盟內有個從開服初期一直是全服排名第一的19歲少年玩家,因為堅持不花半毛錢玩這個遊戲,在玩到62級時就陷入嚴重瓶頸,黯然退出。

cd

手遊以「免費」遊玩來吸引玩家下載,再利用遊戲中豐富的課金選項來吸引玩家付費、繳費以節省遊戲時間,或獲得高等、稀有的角色、寶物。(photo by https://tel3c.tw/blog/post/20867

「退坑」避開得失心

當時筆者嘗試跟上在這款頁遊中的競爭力,從初期的50名開外努力玩進遊戲的排名前5名,代價卻是在兩個月內陸續投進了將近1萬元新台幣。可是隨著在角色成長邁入高原期後,內容漸趨日復一日的呆板重複,加上排名已無進步空間(前4名的遊戲消費皆是2、3萬起跳,第1名花超過10萬),最後也就空虛地刪掉遊戲。

在幾次以RPG遊戲內的「成就攻頂」為目標的競爭玩法後,筆者改採以休閒方式來體驗《天堂M》,在遊戲開服兩、三個月後才創新角登入,避開與前段玩家競爭的得失心,並且預想一旦新手階段結束,隨著挫敗感開始堆積(無法狩獵高等地圖、攻略高等副本、遭其他課金玩家「秒殺」),應該可以很快「全身而退」。

然而《天堂M》在「藍鑽」與「金幣」的雙通貨幣雙軌設計,卻讓筆者發現這款遊戲即使「不課金」也依然大有可為。其關鍵就在於它對於「交易所」與「刻印/非刻印」設置,讓《天堂M》猶如比特幣一般聯繫著廣大匿名玩家,成為一個百萬會員瘋狂「挖礦」的大平台。

ab

手遊的開發商為了賺錢,會試圖在通關門檻中加入要玩家掏出新台幣刷卡購買的道具,然而一旦設計不良,或是門檻過於強硬,便會惹得一般玩家果斷「棄坑」。(photo by 巴哈姆特)

刻印與交易所

「刻印」的概念跟「金幣」類似,大部分遊戲為了防止玩家大量創立角色洗錢洗道具,「刻印」(或做「綁定」)的道具一概不能繼承/交易/轉讓,只能留給自身角色用,跟「金幣」一樣。

但《天堂M》中僅有「材料製作」或任務兌換的道具屬於「刻印」,在外狩獵怪物掉落的道具基本上都能掛到「交易所」販售給其他玩家換取「藍鑽」。「打寶」於是成了《天堂M》裡頭的全民運動,「無課群」翻身的夢想:

不花錢的「無課玩家」只要在遊戲中努力狩獵拚打寶,就能將寶物掛賣到交易所,汲汲於取得該項道具的玩家,將「掏錢」兌換藍鑽購買,讓這桶金開始進入虛擬貨幣「市場」。這是《天堂M》「打寶」接近於比特幣「挖礦」的原因之一。

在《天堂M》的設計中,「奇岩地監的罪犯」和「野蠻森林的獨眼巨人」屬於兩種強度不高,卻會掉落上千鑽等級寶物的地圖怪物,於是他們的出沒地成為拚寶的低階玩家人滿為患的掛機地圖。

aa

一般網遊為了防止玩家重複創角洗道具、虛寶,用了「綁定/刻印」的作法,使該道具只能死死跟隨該角色;如此設計卻也可能造成遊戲內的橫向經濟互動一片死水。《天堂M》對此的設計不得不說別出心裁。(photo by 《武林群俠傳2 》遊戲截圖)

高階裝備3來源

然而就算沒有「寶運」,在遊戲中狩獵怪物可以穩定獲得的「金幣」,在遊戲中也能變向在交易所中兌換為「藍鑽」,那就是用「製作系統」兌換為「耗材」,放到交易所上掛賣。

《天堂M》為遊戲中的高階裝備設定三個來源:怪物掉落(打寶)、商城摸彩(跟官方課金),以及鐵舖訂做(製作)。

訂做高等的裝備由於除了指定的製作書(取得管道為「商城課金」和「打寶))之外還需要大量耗材、大量耗材又需要大量金幣才能做出,這使得一些高端玩家寧願花「藍鑽」向其他玩家收購耗材,加速取得夢幻逸品的時間。這是《天堂M》裡頭形成「挖礦」文化的原因之二。

有了以上兩點,又加上前篇〈走進自動化時代《天堂M》的未來情懷〉介紹的第三點──RPG手遊的練功無法植入高端的操作設計,造成它的「挖礦指令」很容易被自動化機器人程式模擬,於是大量「挖礦機器人」就進駐在《天堂M》裡頭,成為這款遊戲的「工作室文化」。

work

《天堂M》的工作室視角。(photo by Youtube 影片截圖 )

養本尊與洋垃圾

移動世代的族群很少只擁有一台連線機子。《天堂M》由於用手機、平版、桌機、筆電都能玩,因此一個「本尊」角色配上3、5個「分身礦工」來打幣、打材料「供養」,已經成了幾乎所有固定玩家的正常遊戲方式(這款遊戲的「妖精」職業尤其適合擔任此任務)。

其中,專業的「工作室」更會組裝俗稱「洋垃圾」的汰換伺服器主機或是工廠外流的測試版CPU。由於RPG網遊頻率較低,且大都不能超頻,這些動輒20核心、30核心的二手工業用主機剛好能完美對應「網遊多開」工作。那些配合模擬器外掛、能夠一口氣操作4、50隻角色同步上去挖礦賺鑽的工作室,全多虧運算力性價比優異的洋垃圾任重道遠。

server

圖說:組一台洋垃圾CPU用不了六位數台幣,這28核心56線程「多開」起來瞬間成了專業的遊戲工作室。(photo by 淘寶網站)

對如此猖獗的挖礦行為,韓版《天堂M》的NCSoft還有象徵性地整肅幾波,但在台灣則被代理商遊戲橘子長期默許,應是認知到它們對於台版遊戲生態循環的關鍵作用。

貨幣回收系統

在現實中鑄幣要耗費金屬礦,但所有虛擬貨幣的本質都是沒有鑄幣邊際成本的0與1。既然《天堂M》的「金幣」跟「寶物」將隨著地圖上無限重生怪物被擊殺而不斷累積加增到總體玩家的口袋中,它們與「只有當新台幣進場,總量才會增加」的藍鑽之對價關係,按理來說應很快就會崩潰。

但NCSoft 為《天堂M》設計的「稅收」和「商城」系統,以及一波一波推出的「回收」活動,則又是巧妙地針對供需開始失衡的耗材而來,這使得《天堂M》的許多虛寶在遊戲上線半年、一年後,與藍鑽的對價關係還能維持一定緊繃,讓廠商持續從「藍鑽」的販售中獲利。

稅收的回收

《天堂M》對每一筆交易所的交易「抽稅」。稅率在遊戲初期時是2%,意味著掛賣一件50藍鑽的道具,買家付出的50鑽只會有49鑽流向賣家。另外1鑽會被回收到遊戲公司那頭。

目前這個稅率隨著3座城堡的開放,在各個伺服器都已經來到5%至10%,這多出的2%至8%的稅收,係由擁有奪得3座城堡血盟玩家分潤。但每週爭奪城堡,各伺服器上千玩家卻又不得不耗費大量的物資在城門內外卡位械鬥。械鬥愈厲害,血盟奪城後就愈可能以高稅收彌平開銷。

「城堡稅收」於是與「交易所稅收」一樣,成了遊戲中一種回收物資和藍鑽的渠道。當藍鑽和物資有缺,玩家只好更多地向官方「補鑽」。

再者,針對金屬塊、皮革、布匹等製作耗材,還有遊戲中每個帳號可以用金幣限購10組的武器/防具升級捲軸,官方也在5月份推出了特殊蒐集品兌換活動,迫使玩家要消耗「遠超過單一帳號所能積累的耗材和捲軸量」才能達標。這兩波活動造成了「真玩家」大量向「工作室」搶收耗材和捲軸的熱潮,連帶地這些本來幾乎日漸氾濫到沒價的物資竟又「重獲生機」。

筆者雖在這兩波活動都透過預判收購標的,而小賺了一筆免費藍鑽,但對系統稅收在中間剝削的交易利潤卻十分有感。畢竟「在玩家不斷的買賣之中,伺服器內的總藍鑽是愈來愈少的」,從而還是會一直需要外部的新台幣來「添加柴火」。

此外,不似那些在遊戲中打材料賣鑽給其他玩家的「職業工作室」,遊戲中更多是玩家開來養本尊的「日常工作室」;他們也只會把交易得到的貨幣「奉獻」回給遊戲公司,換取讓角色繼續順利成長的必須物資。

在《天堂M》成為2018上半年台灣最賺錢的網路遊戲的歷程中,可以說少不了「工作室」的幫忙。

ad

《天堂M》近期推出的「攻城戰」、「攻城戰兌換券」、「道具收集冊」等一系列活動,成功針對了遊戲世界中過多氾濫的耗材資源進行「回收」,這些活動對於遊戲中以「藍鑽」計價的物價回升起到關鍵作用,實質上拯救了工作室的挖礦收入。(photo by 《天堂M》台灣官方網站)

人性慾望本質

近兩年以「區塊鏈」技術驅動社群的嘗試,不外乎都試圖借重這項技術「去中介/去中心化」的特質,激發用戶特定的線上投資和數位勞動等參與行為;但手遊的虛擬貨幣卻顯現只要設計能讓「重度用戶」、「休閒用戶」、「投機用戶」彼此滿足和牽制,提供「遊樂性」和「賭博機制」的平台依然可以不動如山地抽成和作莊。

遊戲中的「百萬重課玩家」,或因其財富來源牽涉到家族背景不宜在現實中高調地炫富,也或著正好需要一個能獲致快感以解悶的休閒,《天堂M》提供的「玩家格鬥」體系,還有每日刷新的各種公開「排行榜」、不斷翻新且無止境的「角色能力蒐集品」圖鑑,吸引這個族群樂此不疲地砸錢比拚。

「中小課玩家」則是有一定消費能力,願意花錢來加速體驗遊戲進程的一群人。目前遊戲中限時現蹤的魔王級怪物、高等副本,都對玩家的裝備等級設下一定的門檻。在這些關卡中「打到寶物」的機率也相應提升,所以可能被視為「有投資,但也不無一定回報」的遊戲方式。

「奈米課/無課玩家」多半也就只能體驗遊戲剩下的部分,但透過「多開角色」挖礦交易捲軸和裝備耗材,要吃到課長們分下來的「藍鑽」也還很夠用。他們與「職業工作室」的利益雖可能嚴重衝除,但除了沒砸錢「組洋垃圾」多開數十角之外,他們大部分其實也是個人工作室了。

以法師之姿成為台版《天堂M》第一個破80等的玩家「棺月」約末累積儲下了 200萬藍鑽,換算是超過150萬台幣的遊戲花費,在這方面可位列在「大課長」之林的中後段。

她在直播中表示,自己在等級步入高原期後改採「打寶第一、練等第二、不再抽寶」的「開源節流」玩法,但只要仍想要維持在競爭力前段班,「每日」就仍會有「兩箱葉子」(約台幣 $1780)的基本花銷,除非用多開的無課角色來補貼,否則即使對她這樣已經各項數值攻頂的法師,「將本求利」依然會是一種緣木求魚的想法。

line

圖說:《天堂M》太陽神伺服器高等法師棺月直播 photo by
棺月 Lineage M via Youtube)

在虛擬世界寄託真實

在《天堂M》上「大/中/小/無課玩家」或繳交台幣,或用家庭電力每日掛機「掛好掛滿」,在這套全民角色養成活動中,「虛擬貨幣」串連了每一種人追逐的目的和為角色設置的定位。

這或許是因為在這個時代,上班族每日在工作場所的勞動雖也就像是「掛機」一般,卻得不到「打寶」的驚喜或是「升級」的滿足,「用新台幣投資自己」更不如投注在遊戲角色提升上的反饋來得有勁,才讓許多人如此地甘於在虛擬的聲光畫面中寄託真實,告慰自己「我還是心懷夢想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