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爾牽線英川通話 公關公司扮要角(20161209 國際現場-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6/12/12 10:43 點閱 44501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劉 屏(駐華府資深媒體人)
記錄整理:謝宜帆、李駿民、王怡婷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 川普和蔡英文通電話的事情真是餘波盪漾,究竟是誰在拉線?誰主動致電?整件事情還是撲朔迷離。當然這也是歷史性的大事, 這麼多年來,別說見面,我們的元首連和美國總統通上電話都沒有機會。

川普目前還只是準總統的身分,跟蔡英文通電話應該不至於引起軒然大波,但他在這短短的通話中稱蔡英文為「台灣總統」。這在兩岸和美國之間無疑是投下一顆震撼彈。

這幾天的新聞聚焦在是哪家公關公司居中聯繫,到目前為止揭曉的人選是美國的前參議員杜爾,在他背後台灣到底花了多少公關費用才促成這段對話?詳細內容,請劉屏來分析。

杜爾與台關係親近

劉屏:談到杜爾,台北方面就是有點「欲言又止」的味道,到現在還有人否認。但是看看長久以來,杜爾跟中華民國的關係, 如果是他促成了這件事,也不意外。

我們可以分兩方面來說:第一、他長久以來都支持台灣,包括對台軍售、台海安全、台灣的國際參與等,他都是非常熱心支持的。有次他和妻子坐飛機到太平洋這端,當時他太太是部長的身分,所以不能到訪台灣,飛機就先抵達香港。杜爾再自行搭機來台。雖然如此大費周章,他還是要來台灣看看老朋友。

第二、今年在馬英九政府快要結束的時候,杜爾跟公關公司簽約,所以現在他是我們中華民國政府委託在美國從事遊說工作的正式代理人之一。據說台灣在這幾個月,共花了10 幾萬美金, 這筆錢能夠做到如主持人說的「在各方投下震撼彈」,其實也是很值得的。

公關公司促成對話

您問到這麼多年來,台灣所委託在美國從事遊說工作所花費的金額,我們算算看這個數字,應該超過千萬美元。最有名的,可能大家還記得,當年卡西迪公關公司就是在華府很大的公司,這個很多人應該都還印象深刻。

問:照您說,這通電話是由公關公司促成、而且是我們政府花錢的成果?您覺得花這筆錢是值得的?

反對、支持聲音都有

劉屏:如果今天是一個專制集權的國家,就算花再多錢恐怕也難以達到這樣的結果。也就是說,這和美國的利益是相關的, 或者符合美國的利益的對話。當然,英川這通電話,川普遭到批評,有些人從美國和中國大陸之間的關係來考量整件事,覺得不應該;有些人從美國長久以來的台海政策,覺得不應該有意外「驚喜」應該能對川普有成見。

但是,支持台灣、支持川普打這通電話的聲音同樣是非常大的。若今天換成極權專制的國家,花再多錢也未必能達成這樣的效果。

過去,1995 年,李登輝能夠到他的母校康乃爾大學進行訪問,有人說卡西迪公關公司有很大的功勞。那個時候的新聞局長胡志強說了句名言:「這也把美國國會看得太不值錢了!」意即在美國國會,參議院和眾議院加起來,只有1 張反對票反對李登輝前往美國。

胡志強說,這樣全面支持台灣的態度,是靠公關公司能夠做到的嗎?答案很明顯,是很難的。

這次我們花了錢,其實是值得的。可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如果你本身沒有那個條件,錢花下去,也不一定會有成果。

遊說須有司法登記

問:沒錯!但是,在台灣,我們其實不太能夠理解這個公關公司的遊說,到底有多大的效果?畢竟,在台灣沒有這樣的遊說人員。目前檯面上,沒看過有哪間公關公司在跟政府遊說法案,但是這樣的遊說事務在華府是非常普遍的。

根據報導,前駐美代表程建人曾說: 「在華府負責遊說的公關公司人數,超過1 萬人。而且這些公司或個人都要在美國的司法部做登記。」這讓我們聽起來,實在感到匪夷所思。

我們國家的法案,都是靠老百姓走上街頭爭取來的,還沒有這樣的公關公司遊說政府,頂多可能只是企業家在檯面下的運作罷了。比如說,有些企業送給前總統陳水扁的妻子吳淑珍錢財,用來解決營運問題,您怎麼看?

過程全公開可查證

劉屏:美國在很多事情上,都是行之有年,就是所謂的「透明化」。公關公司從事遊說,這個字叫「Lobby」,在英文的原意是指「大廳」,意即它不是密室,而是一個公開的空間。換言之, 從事遊說,本來就是一個公開的行動。

為什麼是一個公開的行動呢?就像剛主持人說的,政商之間會有秘密交易, 或者是送錢、走後門等偷偷摸摸的事情,是公眾不知道的。遊說,在美國, 如果是協助外國事務的話,有所謂的《外國代理人登記法案》。像前述的杜爾,或是卡西迪公關公司,過去也曾有間福特公關公司。

這幾間公關公司是接受中華民國政府委託,目的是為台灣在美國遊說,因為是要幫忙協調外國事務,所以都要在美國司法部登記。不只如此,司法部每半年都要把這些資料送交到國會,並且還是公開的。

最近還有朋友問我,司法部負責蒐集資料的單位好像搬家了?是的!它以前是位於14 街,現在搬到第6 街,它們遊說的審查登記始終都是公開的,任何人到司法部都可以查閱哪間公司為哪個國家、透過誰出面做了哪些事、準備進行哪些事,若是對資料有興趣,只要告訴相關人員需要影印哪幾頁,對方就會給你完整的資料。

包括:某人幫某政黨在美國從事遊說,他每年可獲得的待遇是多少錢,差旅費有多錢,這些都在上面寫得清清楚楚。

協助行使權力、交涉

從事遊說工作,是一個很公開、很自然,甚至可以說是很必要的。為什麼呢?對手中握有權力的人而言,不管是行政權、立法權,他們對很多事情未必都了解,公關公司就會幫助這些有權勢的人、或是要行使權力的人,了解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從而可以正確判斷當事人的立法權、行政權能夠發揮到最大的功能。

問:談到公關公司,感覺上只要有人脈關係、說得上話,就可以賺錢。事實上,這次牽線的人是從委託者這裡獲取報酬,而非川普陣營出錢。簡單來說, 公關公司的作業是誰跟大人物說得上話,就會有人付錢請那個人幫忙遊說, 是這樣嗎?

劉屏:是這樣沒錯!所謂「錢要花在刀口上」,當然是要找能夠跟川普連上線、說的話是川普會聽的、或者是能夠在川普身邊的人發揮影響力的,這就是為什麼很多的大官、國會領袖,他/ 她不再從事立法、行政的工作,下台後就到公關公司任職,因為他/ 她有人脈關係可以運用,而這種關係是公開的。

積極遞訊息給國會

很多國家都有請人從事遊說工作,尤其是石油生產國,他們在跟美國的聯繫很大的功臣就是公關公司,像是沙烏地阿拉伯、中國大陸,在這過去幾年也有過請美國的公關公司做這些事。美國的私人團體或是營利機構,他們從事公關工作也是非常積極的。

之前美國在決定是不是要給中國大陸永久最惠國待遇,國會要投票的時候, 很多商業團體可以說是「人盯人」的請了大批公關公司的人到國會進行遊說, 變成國會議員有什麼問題,這些遊說者就來解答:為什麼要給中國最惠國待遇、這對美國人有什麼好處,無所不用其極的要傳遞這樣的訊息。

杜爾當然夠份量

所以,當然是有辦法的人能夠進入公關公司來從事遊說工作。也正因為大家都了解,誰是所謂「有辦法的人」,像杜爾,他曾經是參議院多數黨的領袖、共和黨的總統候選人,所以他有這個份量,成立公關公司會有生意上門。回到前面所說的,這一切都是公開透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