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ab%be%e8%b2%9d%e7%88%be%e6%96%87%e5%ad%b8%e7%8d%8e%e5%be%97%e4%b8%bb%e9%ab%98%e8%a1%8c%e5%81%a5%ef%bc%88photo_by_%e8%ad%9a%e5%87%b1%e8%81%b0%ef%bc%bc%e5%8f%b0%e7%81%a3%e9%86%92%e5%a0%b1%ef%bc%89

高行健超脫現實 漫談文藝自由

譚凱聰 2014/04/21 18:15 點閱 2413 次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認為文學是種「自由」,是自我意識的覺醒,是人要確認他對自己的認識,超越一切功利、政治等現實的需要。(photo by 譚凱聰/台灣醒報)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認為文學是種「自由」,是自我意識的覺醒,是人要確認他對自己的認識,超越一切功利、政治等現實的需要。(photo by 譚凱聰/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譚凱聰台北報導】「我的工作沒有星期天!」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21日下午造訪聯經出版社與各媒體茶敘,分享自己的文學生命與即將出版的新書。他一身休閒襯衫與黑色西裝外套,神情健朗、言詞清晰,將他「超越現實」的文學觀與各種藝術素養娓娓道來,談笑間盡顯作家風采。

2000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高行健青壯時期便在大陸劇壇與藝術界嶄露頭角,他榮獲這項世界文學桂冠時,既是該獎首位華人得主,也是歷屆得主中,作品範圍極為廣泛的一位,涵蓋戲劇、小說、詩、電影、繪畫等等。此次受邀來台,在出版他新書《自由與文學》的聯經出版社和各家媒體茶敘,話題天南地北,氣氛輕鬆愉快。

【文學超然於政治】
高行健前半生的寫作生涯崎嶇多舛,作品在大陸被禁,後出走法國定居,一住27年。他談起在歐洲平日的創作生活,笑說:「法國人是每週工作35小時,但我是沒日沒夜地寫,從來沒有休假!」

談到創作觀,高行健認為文學是種「自由」,「是自我意識的覺醒,是人要確認他對自己的認識。這是超越一切功利、政治等現實的需要。」而他認為文學對社會的功用,是在不斷變動的官方記載之外,提供一套永恆的歷史系統;超越一切意識形態與政治意見,而非為其服務。他認真說:「不要把文學綁在戰車上。」

《自由與文學》是高行健的第五本理論書籍,收錄他在世界各地的演講稿和評論文章,封面摘句「文學改造不了這個世界,只能採取文學的方式去描述人類生存的困境,成為人的生存條件的見證。」道出書中認為文學超越現實、僅對世界冷眼見證的價值觀。他說,「這本書也算是我對文學看法的總結。」

【執畫筆辦美展】
今年出版新書後的高行健,將會把心力放在繪畫上,並準備明年於歐洲布魯塞爾舉辦他歷來規模最大的雙美展。展覽將收錄他的畫作及《八月雪》等歌劇作品中的影像與音樂。他爽朗地笑說:「我也會配合畫展,畫出平生尺寸最大的一幅畫來!」

高行健也聊到自己的劇作。他說,自己迄今寫了18部劇本,而其中主要採取的戲劇形式,是將人物的心理變化在舞台上具體表現出來;而在內容上,《山海經傳》等作品皆隱含了對史詩的深厚追尋。「《山海經》對我來說是廣大中國缺少的一種體裁:大型史詩……我想用戲劇來重現這個部份。」

高行健還輕鬆地表示要「退休」,說自己寫作了幾十年,已經到了一個需要休假的階段。「我還是會繼續寫、繼續畫,但是過了一個年紀,之後的作品就是休閒性質居多了。」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