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9c%aa%e5%91%bd%e5%90%8d-1

全球週刊封面故事:誤入歧途的科學研究(經濟學人)+德克薩斯合眾國(時代)+傷敵八百、自損三千的茶黨式勝利(彭博商周)

邱慕天 2013/10/20 22:44 點閱 2145 次
當週經濟學人、時代雜誌、彭博商業週刊
當週經濟學人、時代雜誌、彭博商業週刊

20131021世界主要雜誌一週封面故事

The Economist 經濟學人
“How science goes wrong?”
誤入歧途的科學研究
http://www.economist.com/news/leaders/21588069-scientific-research-has-changed-world-now-it-needs-change-itself-how-science-goes-wrong


「大膽假設、小心求證」是科學的精神,自從17世紀以來,科學翻新了世界的面貌,造福無數人。但成功自滿的背後,卻也給近代研究帶來了傷害,其中莫過於實證貧乏的問題。

生技與資工研究領域近來發現,只有半數以下,甚至4分之1、或9分之1的研究發表禁得起重複的驗證。21世紀的頭10年間更有8萬份的臨床試驗受試者的報告,因實驗設定錯誤而作廢。浪費的人力資源和機會成本無可估量。

究其原因,主要是只有不到1成發表機率的高度競爭研究環境,助長了那些機會主義研究者誇大和造假的學術風氣;期刊也喜愛這些標新立異的研究,而那些為實驗假設提供「否證」的嚴謹研究卻往往發表無門。情況到了這個地步,也意味著學術界需要一些系統性的規範和公約來整頓歪風了。


Time Magazine 時代雜誌
“The United States of Texas”
德克薩斯合眾國
http://content.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2154995,00.html

人稱「孤星州」的德州曾在1836年獨立成為「德克薩斯共和國」,並因國旗上只有一顆星而得此雅號。只是論到自然環境,這裡四季分明:旱、洪、暴雪、暴風。還有動不動就飆破華氏三位數的炙人高溫和夏季乾旱,並非人人都能忍受。

再論社經環境,政府的福利開支少得可憐,全州4分之1的人沒有健康保險,沒什麼明星學校,治安也不是說特別好。

奇怪的是,德州的人口增長卻勇冠美國各大州。奧斯丁、達拉斯、休士頓更是全美人口增加數前五名的城市。從本世紀初至今,德州從外州淨移入的人口已超過一百萬人了。
德州已經成了美國未來之所繫。中產階級被淘空的美國M型社會,顯然是造成這個趨勢最主要原因。物價上漲,薪水不漲,住在哪裡生活都不易。物價低、沒有所得稅,人們當然湧向德州,當然也只好忍受它的低社福開支和極端氣候。在這幾個特點上,我們似乎看到美利堅合眾國未來的縮影,就是一律無可避免地「德州化」。


Bloomberg Businessweek 彭博商業周刊
“The Tea Party's Pyrrhic Victory”
傷敵八百、自損三千的茶黨式勝利
http://www.businessweek.com/articles/2013-10-17/tea-partys-victory-against-government-spending-comes-at-high-price#r=hp-sf

在這段美國政府關門的期間,世界都見證了茶黨共和派人士是一群多麼頑固的人,即使批評的砲火從四面八方而來,他們要屈服歐巴馬的決心絕不退讓,16日的調高舉債上限協議也僅僅能算是短暫的停火。

事實上,自從共和黨在2010年期中大選搶下眾議院多數席後,以「小政府主義」為主要信念的茶黨旗幟就在國內不斷得營前進,茶黨卻仍充滿危機意識,不改哀兵本色。

茶黨其實早就贏了,只是他們付出了更大的代價。在經濟疲軟時仍要壓低政府支出,換來了高失業率。此外,在抗貧、醫療研究、食物稽核等需要年年審議的撥款案動鍘刀,也忽視了美國長遠的赤字危機的根源:聯邦社會福利和健保。
美國確實需要縮編政府和逐年減支,才能長遠地改善總體經濟,但做法只能循序漸進而不能過激。連連祭出焦土政策,縱使為茶黨換回了局部性的選戰勝利,但廣大中間選民的心一旦丟失了,將難以重新喚回。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