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敘國化武難處理,美續尋求國際支援(20130920 醒報國際現場)

2013/09/20 12:05 點閱 1457 次

主持人:林意玲社長
來賓:嚴震生教授 整理:惠莉、李慕義

一、敘國化武難處理,美續尋求國際支援

˙首先我們要討論一個嚴肅問題,就是敘利亞政府軍對人民使用化學武器,美國總統歐巴馬早就說一旦踩到紅線用了化學武器,美國絕不能坐視,以致於前一段時間風聲鶴唳,全世界都以為美國要出兵敘利亞,他也找了很多盟邦來支持他。後來發生一些轉折,俄羅斯來調停,表示敘利亞願意交出化學武器,大家不用緊張、還是不要打仗好。歐巴馬要尋求國會表決通過出兵, 但敘利亞願意聽俄羅斯的調停,願意交出化學武器給聯合國,看起來就有辦法可以紓解緊張。

˙有兩個問題想要請教嚴老師:第一個,化學武器真的是可以交出來的嗎?這個協議真的能解決嗎?第二個,敘利亞到現在還在內戰,就算不用化學武器打人民,還是內戰不停,這樣問題能解決嗎?

˙我先回答第二個問題,這個內戰大概還沒完沒了。不是死於化學武器的死傷者,就不重要了嗎?難道不需要關心嗎?

˙回到前面的問題,有關化學武器的使用,真的可以交出來嗎?即使今天敘利亞有違規的動作,但因俄羅斯做了這樣的框架協議,聯合國安理會通過決議,俄羅斯因為支持聯合國決定,必須同意還是要用動武解決問題,我認為確實有這個效果,但是不是阿薩德透過這段時間拖延。目前有人說他有7、80個地方在藏化學武器,不曉得是否查得到、或他願意交出這個清單,但是到明年中,大概有一段時間緩衝。

˙不只是阿薩德,歐巴馬也有一個下台階,畢竟美國民意不支持他動武,但他又劃了底線,如果說他今天劃了底線,別人都沒有反應時,他自己信用會破產,所以他會請國會幫忙,沒想到國會還在醞釀時,俄羅斯就跳出來協調。

˙我自己覺得好像天下掉下來的禮物,即這是一個三贏的局面:歐巴馬有下台階、美國也不需要馬上採取動武,但不排除未來可能動武,如果敘利亞不履行交出化學武器的承諾的話;第二個,俄羅斯當然是大贏家,外界看到原來俄羅斯是有這樣的影響力的,阿薩德最擔心的是西方國家集結動武,目前看起來是沒有這個問題了,他還是可以持續跟反抗軍對抗。最重要的是,若是今天化學武器真的交出來了,對國際社會來說真的是一大勝利,畢竟在所有化學武器公約中早就已限制化武使用了。

˙唯一的輸家我認為是反抗軍,反抗軍本來希望因化學武器的使用,國際社會更願意來支持反抗軍、提供他們武器,或是說提供他們武器來攻打阿薩德,但現在看起來並沒有,所以這可能是唯一不利的一方。

˙這個事件的大問題是否已經解決?

˙我覺得至少開了一道門,讓這個問題可以有一個比較正面的外交途徑處理。歐巴馬自己在競選、擔任總統甚至在領諾貝爾獎的時候,都長期強調一定要給外交一個機會,即使他今天非要用武的時候,他所希望的是看到多方盟軍支持。

但是當我們看到英國的國會沒有支持的時候,對他來說是有些孤立了,現在俄羅斯讓他找了一個下台階,讓他解套,對他確實是好的。但是回頭來看,俄羅斯從頭到尾反對用武,立場到現在都維持住,並贏得外界尊重,反而是歐巴馬就算是紅線跨了,也沒有辦法進行干預,讓人感到立場不穩定。

二、海軍工廠槍聲響,暴露安全問題

˙在9月16號發生了美國華盛頓海軍工廠的槍擊案,包括槍手以及被槍殺者就死了10多個人,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恐佈份子是不是又出現了?

˙這是美國華府地區30多年來死傷最重的一個案子,此案是一位榮民回到國內,在生活方面有些不適應,在軍中服役的時候曾遭受一些不開心的事情。但是最主要的問題,是他如何能夠進到美國的海軍工廠?原來是他從事包商的工作,可以進出工廠來作一些維修工作,擁有通行證。

˙真正問題在於,比較涉及到國家安全的工作地區,發給通行證的時候應該是要作背景調查的,為什麼他能夠通過背景調查?特別是他曾經在西雅圖對著別人的輪胎開過槍,這部分是有些問題的。另外,他帶著槍進去掃射,會讓外界對於美國這整套程序的安全性產生懷疑,是一個漏洞。

˙兇手使用槍枝做為兇器再一次提醒我們武器的問題?

˙我認為美國最大的問題當然是武器取得非常容易,特別是假使你今天沒有任何前科,要去取得一個武器相當簡單。過去我們看到美國從小學到大學等各級學校,甚至超市、戲院等地方,都發生過瘋狂的槍手進入掃射的事件,造成許多死傷慘案。

˙情緒問題也是另外一個部分,情緒不好的人,他今天取得了槍枝,有使用槍枝的能力,但可能對於使用槍枝並不熟悉;我們更擔心的是,美國有許多從戰場上回來,心靈受到創傷、對政府不滿的人,這些人對於武器使用是相當熟練的,過去也曾發生在華府的一對父子,如同狙擊手一般,從很遠的地方就可以把加油站裡的人打死,外界都非常緊張,以為是恐怖分子。像聯邦大樓的爆炸案,死了幾百人,這個也是對政府不滿的人所為。

˙所以我們回頭看,美國今天參與、發動了一些戰爭,這些戰爭當然需要美國的志願役參加,這些志願役的人,素質並不穩定,每個人參與的目的都不一樣,有些人可能只是要賺這個錢,有些人可能有自己的想法,假使他的認知跟政府的政策不太一樣,他回到國內後會非常不滿,可能會把氣出在政府的頭上。所以我認為,美國應該減少對海外的干預,降低這種不滿份子的存在。

˙美國的海豹突擊隊教導大家說,一旦碰到槍擊案,面對一個活躍的槍手,如何能「槍下逃生」?應是我們需要學習的。

˙其實最主要就是三個點,第一個是逃離、第二個是躲藏、第三個是對峙。逃離是最好的,在97%的情況下,逃離才有可能保全性命。若一時無法逃離時,最好躲藏起來,躲在一個大的建築物後,不讓瘋狂份子看到你,這是2%的可能性。另外的1%是你真的沒辦法時,只好選擇跟他拚,但贏面不大。

˙他們為何會提出這一點?是因為之前喬治亞州有一個狂人進到學校,被學校的一個女職員勸說,反而把武器放下來了,外界都把這名女職員視為國家英雄。不過還是建議先逃離,離開後也要要求外面的人不要再進來,逃不了以後就應躲藏,最後的選擇才是跟他去拚。

˙這個事件反應出「大水沖到龍王廟」,美國海軍究竟有些什麼值得檢討之處?

˙第一,兇手做為一個供應商,能夠進到海軍基地,海軍的背景調查必須要能做得更好;第二,因為兇手有軍事背景,所以進入海軍基地不會像一般人一樣有敬畏感,他覺得他曾經在這裡待過,因此做起事情比較有恃無恐,我認為這些都是軍方未來要注意的。我們臺灣也是一樣,有許多涉及機密、安全的地方,可是這些地方總是會聘人清垃圾、做廚工,這些人的安全調查到底是怎麼進行的?我認為這些都是特別需要注意的地方。

三、盧安達國會大選,執政黨聲望下滑

˙盧安達這個國家讓人聯想到種族屠殺,但最近盧安達要進行國會的第一次改選,讓人耳目一新。是否請嚴老師深入分析一下?
˙大家可能都在電影《盧安達飯店》中看到種族屠殺的悲劇,事實上1994年圖西族的叛軍打進了首都吉佳利,胡圖族的政府就流亡到剛果去了。圖西族的叛軍就成為盧安達的政府,這個政府在過去19年以來,維持了盧安達相當程度的政治穩定,經濟發展也不錯,被認為是少數沒有貪腐狀況的國家,治理(governance)的表現不錯。

˙但是現任總統卡加梅,可以說是一個強人,掌權了19年,對於經濟、社會的穩定有很大的貢獻,不過政治被認為還不夠民主,是外界最擔心的一個部份。特別是在一個族群衝突非常嚴重的國家,過去即使胡圖族做了種族屠殺的事情,但畢竟他們代表的是盧安達80的%人口,若沒有一個很好的代表性,是不是在未來會埋下一個種族衝突的種子?外界關心國會改選是否有足夠的代表性,但選舉結果看起來並不是很樂觀。

˙是否產生了族群動員的狀況,造成對立?

˙目前看到卡加梅總統在迴避這個問題,如何迴避法?他現在從盧安達的小學教育開始,因為有過去胡圖族與圖西族衝突的問題,所以在教育小學生時,拿掉族群標籤,用我們都是「盧安達人」這個態度來處理。這個處理我覺得有一點掩耳盜鈴,好像否定了曾發生過的衝突,就像說台灣過去曾發生過閩客衝突,現在對外說沒有閩南人、也沒有客家人,我們都是台灣人,把標籤拿掉我認為是不太可能。

˙反而盧安達的鄰居蒲隆地,也是由85%的胡圖族、15%的圖西族所組成,但是兩者的不同點,是在1994年之前,蒲隆地是由盧安達的胡圖族掌權,而後來圖西族在蒲隆地長期掌權,雖然也曾發生過小範圍的種族屠殺,但自此之後,人民也漸漸能夠釋懷了,也能一笑置之。盧安達是由上而下,以高壓方式來化解,蒲隆地是由下而上來化解,我們不曉得何者會成功。

˙雖然這次選舉執政黨還是贏了,但外界認為這個政府好像控制了媒體、打壓了媒體,在這種狀況之下,許多盧安達人認為,應優先把歷史問題解決掉,不要再製造出更多的仇恨。而且現在的政府在經濟上發展的不錯,西方國家也願意給很多的援助,給援助的原因,是因為我若給你100元,大概可以被使用到80元,但給了其他國家,大概就會給領導人貪污掉了。但畢竟這並非長久之計,我們希望看到的盧安達,是其國會具有代表性,能反映不同政黨的訴求,胡圖族有代表他們聲音的民意代表在國會來制衡目前一黨獨大的政府。

˙聽說盧安達是非洲經濟發展最快的國家?

˙確實,外界認為它成長的速度是最快的,並且被認為是一個「科技島」,願意進入高科技產業,直接靠著網際網路就跳過許多中游產業,直接與世界接軌。現在沒有什麼內亂與戰爭,可是族群之間的矛盾我認為還沒有完全解決。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