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旭岑談音樂》被時代遺忘的一流指揮家

蕭旭岑 2023/05/01 12:44 點閱 2710 次

上週我與好友再次造訪音樂廳,聆聽大師殷巴爾指揮台北市立交響樂團的舒伯特第九號交響曲。我曾寫過,舒伯特第九非常困難,對指揮、對樂團都是,難的是如何「平凡中見偉大」,非常考驗樂團,更考驗指揮的功力。

大師之手拯救缺陷

持平來說,當晚是一場有缺陷的演出,樂團有許多段落過於僵硬,無法傳達出舒伯特音符的微妙之處,但是殷巴爾大師用一己之力,把演出「救」了回來;例如在各聲部開始散亂之際,驅動樂團加速,讓樂曲保持生生不息的能量。

我對好友說,這就是指揮大師的可貴,殷巴爾是位注定樂史留名的好指揮,經得起時代檢驗。那麼,有沒有哪些指揮曾經紅極一時,卻逐漸被時代遺忘呢?有的,例如俄羅斯指揮家普雷特涅夫(Mikhail Pletnev)。

「奏而優則指」

普雷特涅夫以新銳鋼琴家角色出道,1978年他年僅21歲,就在第六屆柴科夫斯基大賽中贏得金牌,震驚國際樂壇。1990年普雷特涅夫「奏而優則指」,創立了俄羅斯國家管弦樂團(Russian National Orchestra,RNO),並錄下全本柴可夫斯基交響曲,立即在樂壇一炮而紅。

俄羅斯國家管弦樂團集結眾高手,各聲部水準相當整齊,成功呈現出現代感的俄系音色。普雷特涅夫的指揮技巧有相當的水準,控制樂團能力頗佳,他的風格有一種冷冽感,帶領RNO發出相當均衡透明的音色。

在部份曲目中,例如柴可夫斯基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序曲,普雷特涅夫就塑造出某種室內樂般的精緻質感;再例如《曼弗雷德》交響曲具戲劇性,又恰到好處,通透的聲音織體,呈現了許多樂句的細節。

缺乏致命力道

如果嫌柴可夫斯基太濃稠、太激烈,或者不喜歡太油膩膩的管弦樂聲音,普雷特涅夫稍嫌冷淡而疏離的手法,可以提供一種冷靜自持的穩定感。然而,對俄羅斯曲目來說,這是遠遠不夠的。

如果我們用史上最偉大的俄系組合:指揮家穆拉文斯基(Yevgeny Mravinsky)與列寧格勒愛樂來比較,就猶如俄國純正濃烈伏特加與以伏特加為基底的調酒之別:普雷特涅夫提供了上好的調酒,漂亮細緻,別有風味,但總缺乏一種「致命」的強勁力道。而這個力道,是俄羅斯曲目所必須的。

樂壇一流鋼琴家

我一位多年好友當時的評語是:「普雷特涅夫的柴可夫斯基是時代潮流的產物,但是五十年後,沒有人會記得他!」當然這是比較嚴厲的觀點,只是隨著時間流逝,確實也朝向這個方向走去。

應該這麼說,作為指揮家的普雷特涅夫,可能會逐漸被時代遺忘,但是鋼琴家普雷特涅夫,在樂壇上的地位卻不受動搖。我認為普雷特涅夫是一流的鋼琴家,但終究不是一流的指揮家(巴倫波因則是相反)。

但是普雷特涅夫還是有相當優秀的演出,例如拉赫曼尼諾夫管弦曲目,就值得愛樂者收藏。普雷特涅夫直率冷淡的風格,碰上有「缺陷美」的柴可夫斯基,愛者愛其清麗,惡者嫌其過瘦。但是碰上原本音符就濃郁滿滿的拉赫曼尼諾夫,這種風格卻起了某種化學作用。

普雷特涅夫的詮釋,沒有太多感傷,也沒有多餘的惆悵,但骨子裡的陰鬱美感,卻能詮釋出拉赫曼尼諾夫的某種面向。最著名的第二號交響曲,普雷特涅夫孤高清冷,在浪漫動人的慢板樂章,以絲毫不濫情感傷的方式,讓情感流瀉在起承轉合之間,必須給予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