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停看聽》大學研究停滯 經費補助卡關

張瑞雄 2022/08/07 18:24 點閱 1448 次

在新冠肺炎肆虐兩年半之後,世界各大學的研究如何進展是一個值得關心的問題,因為科學的進步主要是由各大學教授們的研究成果來推動,而病毒大流行讓很多人的生活受到極大的影響,對教授們日常的研究是否也受到影響呢?

績效評估「緩刑」

紐西蘭的教育部繼大學為受新冠肺炎折磨的勞動力給予「緩刑」之後,又再次延遲了各大學研究的評估工作,將一個基於績效的研究基金(PBRF, Performance Based Research Fund)的研究成果評估再度延遲了一年,其中一個重要因素是紐西蘭大學認為Covid-19對研究人員的學術事業造成的損害令人擔憂。

新冠肺炎對學者的研究活動產生非常重大的影響,尤其是對資淺的專職研究人員,病毒所造成的封城、禁止旅行、無法面對面進行國際會議等等都對他們的研究產生嚴重的干擾。研究成果評估的延遲確保學者有機會來更好地準備資料,讓每個人都有更多時間以更好的方式展示自己的成果。

評量成研究阻礙?

紐西蘭的高等教育聯盟表示,應該完全取消這項研究評估工作,延遲無法解決問題,學者們也懷疑PBRF是否適合用來達到提升研究的目的?學者說PBRF是為一個不存在的完美世界而設計的,因此無法應付特殊情況,例如在幾年前基督城的大地震,現在又碰到病毒。是時候停止給大學綁上更多限制了,應進行大幅的研究成果評量的改革。

PBRF是紐西蘭第二大集中管理的高等教育資金補助,每年撥款3.15億紐西蘭元(約1.97億美元),資金分配是基於對機構博士學生的畢業率和外部研究收入的年度評量,以及通常每六年進行一次的研究質量評估。但是與其他國家的類似研究補助一樣,PBRF不受許多紐西蘭學者的歡迎,大家說它加重了學者過多的工作量,且幾乎沒有任何的實質回報。

在2021年,紐西蘭政府公佈了一系列的改變,包括擴大卓越研究的定義,提高毛利人和太平洋島民的研究權重,以研究經費誘使學者多多做本土研究,但本土研究往往無法得到國際研究社群的欣賞,研究成果也只能有國內的影響力。

一千億打水漂

我國教育部在幾年前推動過「五年五百億」計畫,希望提升一些大學的研究成果至世界等級,可惜在兩期花了一千億之後,好像船過水無痕一樣。可見政府的大筆資金贊助雖然是大學研究進步的必要因素,但因為成果評量的標準和經費的使用限制等等,往往讓經費的補助只能達到一些表面的效果,無法真正提升大學的研究靈魂和本質。

不管研究經費如何分配,大部分都是分給資深的研究人員,因為根據擇優補助(Merit-based)的原則,資深人員的成果一定比較豐富,但真正需要研究經費的人往往是剛剛起步的研究人員,他們卻經常得不到研究補助,所以研究經費如何補助其實是一門大學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