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鳳來影〉紀錄片《時代革命》感人至深 有望奪金馬獎

醒報編輯部 2021/11/24 16:24 點閱 651 次

(作者胡幼鳳/資深媒體人)

今年金馬獎入圍的香港紀錄片《時代革命》格局宏大、感人至深,150分鐘的片長,以第一線的紀實,讓觀眾如臨現場,驚心動魄地隨著參與反送中的香港人在槍林彈雨中出生入死。

這部紀錄片有「五多」:打馬賽克的人臉多、匿名受訪者多,幕後工作者化名多、催淚彈的畫面多、影片也讓觀眾如被催淚彈擊中而流淚多。

為保護當事人,片中一半受訪者不是戴面具就是臉部打馬賽克,有個鏡頭中打馬賽克的人超過十個人,而每個馬賽克代表著即使被噤聲也要冒險說真相。片尾的工作人員名單除了導演周冠威具名,其餘多為匿名或化名,Producer製片人寫的是所有香港人。

「反送中」始末

這部紀錄片讓心有戚戚焉的台灣觀眾感同身受,從頭哭到尾,也使這部紀錄片在金馬影展第一場首映後,就一舉躍上觀眾票選排行榜的第一名,相信金馬頒獎典禮上,它會有好成績。

《時代革命》是紀錄自2019年7月香港人民自發的「反送中」行動,由原本和平理性的社運,發展到後來演變成官逼民反、警民巷戰的始末。

2019年在香港掀起民主狂潮的「反送中」,其實與台灣的關連甚深,起因是源於2018年香港人陳同佳在台殺害懷孕的女友並棄屍返港,香港因與台無引渡條例,在當事人認罪後,香港法庭竟無法進行判決,港府因此藉機修訂《逃犯條例》,只要特首或法庭同意,就可把重刑犯移交大陸審判。

這個修法引起香港人對人權疑慮,認為極可能造成銅鑼灣書店老闆林榮基在大陸受審事件重演,而引發百萬港民走上街頭抗議。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時代革命》直接切入反送中行動,空拍場面壯觀的200萬港民穿黑衣走上街頭,但這項舉世矚目的公民行動,港府未回應訴求。示威民眾為提高聲量,仿太陽花學運攻佔立法會,雖然不到24小時就被勸離,但後來港警姑息穿白衣的黑社會在元朗任意毆打黑衣人事件,暴力與流血,激化了官民衝突與對立,民主運動的口號也變成「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下圖)

AA

往日繁華的香港街頭,變成港警以裝甲車向民眾擊發催淚彈、橡膠子彈、強力水柱鎮壓,民眾以雨傘抵擋,以磚塊、汽油彈回擊的戰場,而連串年輕人死亡受傷的事件被漠視、港警甚至攻進香港著名的中文大學、理大,大規模逮捕上萬人。

革命相當慘烈,同樣以空拍鏡頭俯視香港街頭,對比前面壯觀的百萬民意集結,到後來港警在街頭追逐「敵聚我散」打游擊戰的民眾,四處逃散的人如螻蟻般渺小,被追打擊倒的民眾如此無助。

正反並陳

這部紀錄片透過衝突現場第一手的紀實影片,穿插訪問時事評論者、記者、社工、老農、車手「爸爸」「媽媽」(支援者代號)、參與行動的中學生和大學生,他們在街頭相逢不相識,卻以「手足」相稱,互相保護支持,他們在街頭被橡皮子彈擊中受傷甚至死亡,被港警追打,血流滿地的哀號,他們驚恐戰慄但仍奮不顧身。

《時代革命》呈現的觀點並非一面倒,除了時事評論者中肯的評論外,片中也直擊一名外商在街頭,大聲用英語斥責示威者毀掉了香港的經濟。

「東方明珠」蒙塵,舉世關注,但2020年新冠疫情蔓延全球,港府藉機禁止所有集會,把「反送中」定調為暴動,參與者多人遭判刑定罪,香港言論自由受到限縮,這部紀錄片不只無畏地紀錄下港民的時代心聲,也表達了香港人關注台灣的政治動向,今日香港就是明日的台灣。

《絳紅森林》拍「天葬」

而今年金馬獎在中國大陸持續抵制的情況下,仍難得的有一部大陸紀錄片《絳紅森林》入圍,導演金華青紀錄上萬名藏女穿著絳紅袈裟,每逢冬天到川藏邊境的亞青寺修行百日,嚴冬冰結雪封、海拔四千公尺的高山上,她們僅以木板條在山坡上搭建如同紙盒般的小房子聊避風雪,形成奇觀。

鏡頭以旁觀者角度,由小屋打開的小窗,靜觀修行者捧著碗白開水嚥著白饅頭,沒有訪問,只透過修行者和上師的對話,理解她們把修行視為神聖。片中拍修行者的「天葬」,大群禿鷹在大雨中俯衝下山坡,爭食屍肉,絳紅袈裟付之一炬的鏡頭,令人不忍卒睹,非常震憾。

其他入圍紀錄片

入圍紀錄片的還包括推動島嶼記憶教育的《給阿媽的一封信》(下圖),由法國留學返台的導演陳慧齡,要學生回家訪問阿公阿媽,以七個家庭故事,拚湊台灣近代史。受訪者有段話很有意思:「台灣人有如希臘神話故事中的蝙蝠,隨著統治者風向而動,遇走獸就說自己會在地上走,遇飛鳥就說自己會在天上飛。」

AA

紀錄林絲緞個人文化成就的《獨舞者的樂章》,紀錄一戶緬甸玉石礦工家庭苦撐度新冠疫情的《2020年的一場雨》,都以微觀見著的方式呈現。

入圍紀錄短片中,已得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的《捕鰻的人》,以抒情寫意方式紀錄蘭陽溪畔每年如侯鳥般來捕鰻的族群生活,與以輕快手法紀錄少年為養家提早進入社會、遊走灰色地帶的《度日》,兩片繼台北電影獎再度短兵相接,我認為前者贏面多。

留下很多想像空間的蔡明亮的《良夜不能留》,既無對白也無訪談,二十分鐘以三個長鏡頭和一首老歌,紀錄2019年底反送中之後的香港街頭。《一抔黃土》則是曾威量導演返回家鄉新加坡,紀錄阿嬤遷墳的過程,但鏡頭顧及民俗,很多只有暗場交待,讓觀眾在黑暗中自己想像補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