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研隨筆》台灣加入CPTPP無法過度樂觀

戴肇洋 2021/10/26 13:03 點閱 845 次

9月16日中國大陸提出申請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文件之後,9月22日台灣馬上以「台、澎、金、馬個別關稅領域」的名稱遞交申請加入文件。從這個人口超過5億人、國內生產毛額全球占比超過13%的區域經濟組織來看,其對台灣未來提升經濟利益及突破中國政治孤立的重要性或迫切性,不言可喻。

未提出具體策略

姑且不論,台灣在參與國際社會所面對的政治現實壓力;但政府自恃在市場准入、經濟開放程度超過中國,加上國際瀰漫「抗中」氛圍下,認為加入CPTPP「水到渠成」,並未提出較具體的策略。此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在APEC峰會提出「積極考慮」加入CPTPP後表現積極態度比較,令人擔憂。

先從經濟發展程度來說,台灣位在CPTPP成員中段,未來可以爭取CPTPP例外情形有限,除全部接受CPTPP標準外,甚至需要提出更多承諾,包括最敏感的農業及工業產品,在CPTPP生效時免除85%關稅,5年之內將增加到90%,最終高達98%。

此外,加上公平原則之下,在加入CPTPP時絕大部分產品可能遭到要求免除關稅。亦即與既有成員開始降稅之時點起算,在相同基礎下降稅,導致敏感項目調適期間縮短,此對國內產業所造成的衝擊,不容小覷。

無法續禁中國產品

再就兩岸貿易往來而言,如果兩岸皆能順利加入CPTPP,未來我們恐將面對中國產品大舉「入台」頗難以接受的結果。雖兩岸皆為WTO成員,但兩岸其實是在不太公平狀況之下進行貿易,台灣以兩岸特殊關係為理由,迄今禁止2千多項中國產品進口,其中包括600多項農業產品。

未來兩岸一旦皆為CPTPP成員之下,勢必無法持續禁止中國產品入台,無疑將影響到國內產業,尤其威脅中小企業生存,此將挑戰對陸貿易政策,更是難以輕忽。

最大障礙是自己

另一方面,則是我們始終期待目前主導著CPTPP、且較友「台」的日本能夠積極支持台灣;不過,從日本的官僚體系對中政策加以觀察,除一直重視中國經濟實力外,更加關心中日關係。亦即從日本長期秉持避免與中國衝突的政治思維,加上中國極潛力的市場利益之下,根本難以奢望日本割捨與中國的政經濟關係,更加不易取得日本支持台灣先行加入CPTPP。

面對國際政治現實環境之下,政府相關部會與其荒腔走板批評中國自不量力,不如從更加宏觀的角度研擬具體策略,尤其防止中國以「一中」為訴求干擾台灣申請。

誠如日本台灣交流協會副代表星野光明在一場論壇中表示,台灣對加入CPTPP的期待「過度樂觀」,甚至指出「最大的障礙是台灣自己」,其真摯的諍言,值得我們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