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企業數位轉型 政府資料庫宜開放(20200713財金論壇─林火燈、龔天行、張瑞雄)

醒報編輯部 2020/07/20 19:59 點閱 57881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林火燈(前證交所總經理、福邦證券董事長)
龔天行 (前富邦金控總經理、台大管理學院兼任教授)
張瑞雄(國立臺北商業大學校長)
記錄與整理:于小宜、張庭維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主持人(以下簡稱問):邁向數位轉型的世代,特別是在疫情發展的過程中,數位產業相當的蓬勃,在百業蕭條的時候,大家發現新的商機就是數位世界,政府也準備好幾十億的資金,來投入數位轉型的方面。

請問三位專家學者,在數位轉型的發展上,商機到底有多大,台灣的產業有沒有可能跟上這一波的浪潮?先請龔教授來跟我們分析。

企業自由運作

龔天行:數位轉型不是只在這次疫情之後才發生,企業在各方面都已經開始將他們的資料做數位化,同時在很多的營運上面也都數位化。當然,在這次的疫情當中可以看到,數位化好的企業,在應付疫情方面,能有更好的表現。

至於數位轉型未來的商機會有多少,我相信是非常大的,因為這是必然的一個趨勢,所有的data(數據)都需要變成數位以後才能夠做更好的分析。尤其AI ( 人工智能 )、Machine Learning(機器學習)很熱門的情況之下,data的處理非常重要,商機非常大。

那政府要怎麼樣來幫助企業?我的看法一向都是政府最好少介入,台灣整個環境,其實企業在尋找下一個商機的能力,是遠比政府快的。我們應該盡量創造一個可以讓企業自由運作的環境,合理運作的環境是政府所能夠扮演最好的角色。

問:有沒有相關的法令需要鬆綁?

隱私與共享的矛盾

龔天行:目前世界有兩個相衝突的趨勢,一個是對於隱私的保護,使得資料之間的共享產生障礙,另外一方面就像我剛才說的,AI的發達,使得這些資料的運用可以更加的精準。

這是兩個相衝突的趨勢,怎麼樣在這個衝突的趨勢之間取得一個最好的平衡,需要非常大的智慧。

問:謝謝,那請教一下林火燈董事長,我知道你也在幫助很多企業,特別是很多上市公司,他們在整個數位化上你有感覺到有哪些企業,他們真的聞到商機而且開始進行?

林火燈:台灣發展到現在,有很多的企業到了需要轉型的階段,上市的公司中有一定比例的公司,現在看到它的表現不好、股價不好、流動性也不是那麼好。原因就是它的發展已經受到一定的限制,必須要轉型。

未來商機無限

如果我們從即便是未上市公司,公開發行公司137萬家中,裡頭大概有百分之20的公司,已經成立20年,依然停留在這個階段。沒有突破,這些公司都需要轉型。不管是輔導還沒有IPO的公司走向IPO,或者協助已經IPO的公司轉型,大概都圍繞著一個主題,就叫做數位轉型。

它的商機是沒有辦法去估計,甚至因為所有企業都需要轉型、數位化,引發包括今年台股看跌不跌,台灣廠商業績、財報沒有想像中那麼壞,就是因為數位轉型帶動了5G、AI的需求,超過想像。我會覺得以現在的數位轉型這個題目,不管是對政府,對企業,已經是沒有辦法去避免的課題。

問:如果產業是屬於製造業方面,數位轉型指的是什麼呢?

農業導入AI

林火燈:如果是製造業,數位轉型的典型就是智慧製造、或是工業4.0,那如果不是製造業的話,譬如說台灣的農業,大家都覺得台灣的農業最有機會,有機會就是指農業結合ICT,把AI的技術導入農業,透過一些Sensor(感應器),分析,好比說火龍果,一年四季都可以有火龍果,只要透過Sensor,就可以看到這一遍的火龍果實際上會結出多少果、哪一天可以採收,對於供貨接受訂單,全部顛覆了傳統。

台灣的醫療全世界有名,台灣的醫療如果結合ICT,兩個產業結合,包括智慧農業、智慧醫療、智慧交通、智慧城市,如果只是帶一個智慧,其實就是做數位轉型。

問:請教一下張校長。我們剛剛已經聽到,數位轉型的部份到底有多大的商機,那第二個就是如果照剛剛林董事長講的,它其實是無所不包,而且項目很多,從生產到銷售到服務到各方面,都有機會利用數位來讓你進入一個新的紀元嗎?

數位服務無價

張瑞雄:從個人到公司到國家,所有人都要數位轉型,所謂的數位轉型其實有幾個步驟,第一個叫「數字化」,譬如說錄音檔要變成數字檔存起來,第二個叫「數位化」,「數字化」只是把公司的資料轉數字,數位化就是利用這些數字的資料去做系統,到最後就是digital transformation(數位轉型)。

剛剛提到製造業者怎麼數位轉型?其實,現在幾乎所有的行業,都可以是服務業,從以前賣東西,到現在變成賣服務。台積電自己強調是服務業公司,因為賣東西,東西有價,但是服務的話,服務無價,因為每個人觀點不同,而且你的顧客已經數位轉型,走在公司的前面,就要逼著自己數位轉型。

企業、政府也是,口罩之亂、三倍券之亂等等,都是數位轉型做一半,因為我們要上網去登錄,這像是數位,但也要到實體去排隊。

所以數位轉型對公司對企業甚至對個人都是很重要,但是怎麼做,當然仍有很多需要思考的地方。

問:假如它有很多種類,首先,恐怕在我們的觀念上要做一些革新?

從小培養數位觀念

張瑞雄:每個人的腦袋都要轉變成數位腦袋,全世界都在教小學生Coding(程式設計)和Logic(邏輯),就是讓你有數位腦袋,數位化處理事情就像寫程式,最重要就是有邏輯。比如說寫程式不能有無限迴圈,第一種是推過來推過去就會有點解決不了,那另外一種就是類似進到死巷走到沒路。寫程式最怕這兩種情況,數位轉型就是要培養大家這種做事的觀念。

問:回過頭來講,觀念弄對了以後才好做事,過去本來只是想做生意,現在可以透過數位轉型做很大的生意,還可以減少流程、增加效率,把整個市場無限大化,這些其實都是數位轉型的好處,但是如果觀念沒通的話,就走不下去?
政府資料庫應鬆綁

龔天行:數位轉型以data為基礎,以前我們對資料是一個概略的觀念,數位轉型是把資料變得非常的具體化,去發掘出以前模糊的想法,用AI或Machine Learning的方式,在有data的情況下把結構非常精確地找出來。

以前是高空轟炸,現在是精靈炸彈,可以很準確的打到目標,這就是數位轉型的好處。但是這裡面的前提條件是在於你需要有data,我們需要一套data,另外則是要保護data。

今天你想要做一個大的Machine Learning,需要一個大的資料庫,但是受到隱私權保護的影響,資料庫無法變大,這兩個當中要怎麼樣去尋找出一個可行的路徑。為什麼中國大陸那麼可怕,它不管你隱私權,所有的data都是政府的,政府可以做最好的Machine Learning。

台灣的健保是一個非常有價值的資料庫,是全世界都沒有的,但我們現在還坐在寶庫的上面,還沒有把那個寶給挖出來。台灣的政府有很多很好的資料,但是資料庫的建設很不友善,沒辦法讓企業去使用。

問:謝謝分享,我再請教一下林董事長,我們剛剛提到觀念轉型先於數位轉型,那麼在這個部分,您覺得企業界、政府在觀念上要做什麼樣的轉型?
數位轉型信仰

林火燈:我覺得要做數位轉型,公司的經營階層要有信仰,看到市面上很多座數位轉型的典範,是先從主管的信念開始改變。例如,花旗銀行非常早就說銀行業務只是冰山的一角,更有名言說花旗:「是一家擁有銀行執照的科技公司。」所以企業在做數位轉型時,就要有信念,相信數位轉型成一家科技公司可以給公司帶來不一樣的未來,從上到下徹底落實。

問:數位轉型最厲害的是年輕人,反而是那些老屁股、死腦筋,而且基本上都是高層CEO。我相信張校長在做這個教育工作,會發現這些年輕人很厲害,反而是上層,很僵化嗎?

張瑞雄:其實上層的人也不是食古不化,他能夠做到董事長、總經理一定有他的見識跟視野。他也知道公司要走這條路,只是不曉得怎麼去著手,第一步最困難。現在年輕人我們叫他Digital Natives(數位原住民),他從小就在數位環境中長大,像我一個朋友,他的小朋友三歲多就可以自己玩手機下載APP。

數位轉型的確很重要,但要做好規劃,不然的話,有人講過,數位轉型假如做得不好的話,你本來是個毛毛蟲,做了數位轉型之後就只是爬的比較快一點的毛毛蟲,數位轉型做對的話,才會蛻變成漂亮的蝴蝶。數位轉型怎麼來做?剛剛龔教授說的很對,現在AI很流行,每個人都說我要做AI,我問他過去都沒蒐集資料,你去做什麼AI?

問:最後針對政府或是企業如何落實數位轉型,請三位各做一個結論。

設立新部會領導

龔天行:由於台灣很注重隱私權,所以一般企業比較難蒐集資料,但若由政府下去執行,可以避開這些盲區,開放一些政府既有的龐大資料,讓企業界可以使用,政府也能從中把關。

林火燈:若要做數位轉型,就不能再用原來的流程,要打破舊有的框架,譬如說,以前很多紙本的東西若不經過轉化而直接轉換到電腦上呈現,會發現讀起來很有障礙,所以得用新的方法、思維去重組呈現。

張瑞雄:台灣政府目前缺少一個數位資訊相關的部會,去重整以及組織龐大的資料庫運作,很多部會的資訊都還是各行其是,造成效率以及轉型的效果不彰,但目前的規劃是要由NCC去做數位轉型的規劃,這千萬不可,NCC是負責監督管制的。

未來的數位轉型是要創新、領航的,這兩個是不同的思維,因此希望政府能建立一個新的部會來推動。

因此希望能建立一個新的部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