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照申請太困難 看護常無法喘息

林祐任 2020/03/08 13:38 點閱 7299 次
民團在現場上演一齣行動劇,彩球一拉開,只有一小張的喘息服務,象徵政府長年以來對長照的承諾幾乎都未兌現。(Photo by 林祐任/台灣醒報)
民團在現場上演一齣行動劇,彩球一拉開,只有一小張的喘息服務,象徵政府長年以來對長照的承諾幾乎都未兌現。(Photo by 林祐任/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林祐任台北報導】長照資源難申請,看護處境艱難!婦女新知基金會等團體於3月8日婦女節在記者會中批評蔡總統承諾的「喘息服務」,至今僅實現2%,並要求政府重視家庭照顧者的高工時、低薪資的處境,特別是不受勞基法保障的外籍看護。民團也感嘆,他們提出的《家事服務法》草案已在在立法院躺了17年。

弱勢或外勞當看護

「今天是3月8日婦女節,延續百年前婦女爭取勞動權益,我們要求政府正視家庭照顧者的需求。」婦女新知基金會秘書長周于萱表示,台灣長照最大困境在於,照顧者不是家中經濟最弱勢的人(7成為女性),就是缺乏勞基法保障的外籍看護(3成),因申請不便、服務不親民等原因,只有2成使用政府的長照資源。

天主教會新竹教區移民移工服務中心主任劉曉櫻指出,相較於政府的長照服務,一般家庭比較負擔的起找外籍看護,然而這些移工不僅工時長(因週日通常被雇主買斷,一個月常常只能休一天)、工資低(2015年因印尼政府抗議微幅上漲至1萬7),當意外染病時(如新冠肺炎第32例)更無法受到職災的保障。

劉曉櫻強調,他們自2004年提出《家事服務法》草案,企圖保障本國籍和外籍看護的權益,譬如每日工作時間不得超過8小時(目前平均13.6小時)、每日需有連續10小時休息,不料草案卻在立法院躺了17年之久。劉曉櫻也批評,蔡英文選前承諾給予家庭照顧者「喘息服務」,至今使用率僅不到2%。

廢除雙軌制

對此,台灣國際勞工協會專員許淳淮提出3大訴求:第一,政府的長照制度應有固定財源,而非以菸捐、菸稅等機會稅來支應;第二,政府應廢除本國籍和外籍看護的雙軌制,整合人力進行長照「公共化」;第三,不應由個別家庭聘僱看護,而是由居家服務機構負責。

一位34歲的菲律賓單親媽媽看護表示,她從2018年起在養老院工作,雖然受勞基法保障,卻被迫簽下責任制,每天都要工作14到16小時,有時候一周內甚至沒有休假,當生病不舒服時還得工作,期望能獲得比較好的工作條件。

民團也在現場上演一齣行動劇,在一顆彩球上張貼政府數十年來各種對長照的承諾,不料彩球一拉開,卻只有一小張的喘息服務(蔡政府對外籍看護納入勞基法的承諾也未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