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96%e8%aa%aa%ef%bc%9a%e5%90%b3%e8%82%b2%e6%98%87%e6%89%b9%e7%ab%8b%e6%b3%95%e6%99%82%e6%a9%9f%e8%b7%9f%e5%85%a7%e6%b6%b5%e9%83%bd%e4%b8%8d%e9%81%a9%e5%ae%9c%ef%bc%8c%e4%b8%a6%e8%b3%aa%e7%96%91%e8%94%a1%e8%8b%b1%e6%96%87%e4%b8%8d%e6%98%af%e8%aa%aa%e5%9c%8b%e5%ae%895%e6%b3%95%e5%ae%8c%e6%88%90%e6%9c%80%e5%be%8c%e4%b8%80%e5%a1%8a%e6%8b%bc%e5%9c%96%e4%ba%86%e5%97%8e%ef%bc%9f%ef%bc%88photo_by_%e7%a5%9d%e6%bd%a4%e9%9c%96%ef%bc%8f%e5%8f%b0%e7%81%a3%e9%86%92%e5%a0%b1%ef%bc%89

反滲透法公聽會 藍綠學者激烈攻防

祝潤霖 2019/11/28 13:38 點閱 4101 次
吳育昇批立法時機跟內涵都不適宜,並質疑蔡英文不是說國安5法完成最後一塊拼圖了嗎?(photo by 祝潤霖/台灣醒報)
吳育昇批立法時機跟內涵都不適宜,並質疑蔡英文不是說國安5法完成最後一塊拼圖了嗎?(photo by 祝潤霖/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祝潤霖台北報導】針對境外勢力影響台灣選舉的疑慮,立法院內政委員會28日召開「反滲透相關法制立法」公聽會,國政會顧問陳以信認為立法倉促,可能成為迫害人權的栽贓條款。國民黨政策會副執行長吳育昇則批不負責任,蔡英文總統明明說國安5法已完備了。綠營智庫學者則認為無不妥,甚至內容還不夠強烈。

陳:易成栽贓條款

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外交及國防組顧問陳以信在公聽會中表示,倉促立法有不符合正當立法程序的疑慮,行政院既然是執法機關,法案有沒有行政院的版本?執政黨想利用王立強案來強化倉促立法正當性,一碼歸一碼,不該混為一談。反滲透法是否是中共代理人法的借屍還魂?若使用不當成為栽贓條款,很容易迫害到基本人權。

陳以信亦說,依照這種立法,被王立強點名的人都可能面臨5年以下刑期,很容易變成政治工具,台商、台僑、台眷很容易被構陷入罪。第2條所謂境外敵對勢力是指有武力對峙的情形,釣魚台、太平島、巴丹群島都曾有武力對峙狀態,中華民國海軍曾對日本開炮,難道日本、菲律賓、越南都是境外敵對勢力嗎?

台北醫學大學通識教育中心教授張國城則表示,面對對岸統戰滲透,專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應該並進,法律制定必須要有效執行。關於主管機關禁止模式跟申報模式的問題,平時介入登記審核的部分,他認為比較不宜,完全照搬英美法系也不適當。就算是友好國家試圖影響我國選舉公投,都是不容許的,但法律對滲透仍須明確定義。

吳:選前提不負責

國民黨中央政策委員會副執行長吳育昇則批評,立法時機跟內涵都不適宜,如果這是台灣社會需求的法案,早就應該有多次的公聽談判,在選前45天提這個法案是不負責任的,選舉完將有新的民意,國會產生。民進黨強渡關山這個反民主且明顯有違憲爭議的法案,以普通法超越所有相關法律,蔡英文不是說國安5法已經完成最後一塊拼圖了嗎?

吳育昇說,刑罰的前提一定要明確,總統敢不敢明白宣示說要中共武力對峙?授權會變成不確定的空白法律概念,造成寒蟬效應跟栽贓法則。如果向心跟奇美、鴻海、北市府簽訂備忘錄,行政單位要不要查?這可以說是台灣版的麥卡錫法案。民進黨說台灣有5千個共諜,請問抓出來多少?奉勸民進黨政府,這對選舉是不利的。

台灣民主實驗室研究員宋承恩也表示,不能說是因新聞事件督促的倉促立法,反而要說民進黨版反滲透法的內容遠遠不夠,海巡的行為並不是武力對峙的行為,對峙就是指對岸的2千多枚飛彈,用武力來威脅台灣的民主決定,是一個長期的狀態。大陸港澳人民原本就不得政治獻金,原本任何人就不得以暴力破壞集會遊行,這些條文都是多餘的。

反滲透是防衛機制

但台灣智庫執行委員賴怡忠表示,匪諜已經不再是蒐集情報等傳統概念,反倒是以公開說服試圖改變台灣民主,歐美國家稱之為混合戰、影響戰,反滲透是對民主自由的防衛機制。國安5法針對個別部分修補,或增加新的定義來處理,反滲透法則針對選舉、遊說、政治獻金等處理,針對的面向不同。是否登記就表示合法?仍有討論空間。

健行科大企業管理系教授顏建發表示,只要是有需要的東西,快速立法不見得叫做草率,他代表民進黨,但對時力4年前提出感到敬佩,借屍還魂又如何呢?如果需要活起來就讓它活起來。對總統跟立委選舉的影響是人民最關心的,有些人甚至抱怨為何代理人法沒過?可能是聽到的民意聲音不同。看到香港的狀況,台灣不能無動於衷。

中央警察大學公共安全系教授董立文表示,2010年軍中破獲共諜,馬政府曾討論是否立專法,現在已非常迫切且拖得太久。我國沒有反間諜法,許多內容不是兩岸關係條例能概括。應該排除讓中共干預合法化的登記透明制,參考澳洲法律的最小範圍定義,有其意義。應增列非傳統情報收集者,反滲透是因應新情報戰而設。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