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為工作過日子,你的人生大有目地

醒報編輯部 2018/10/02 10:43 點閱 10619 次

文明導致沒有目標

人類是唯一具有若無法感受到生存的目標,就無法活下去這種奇怪特質的動物。擁有「語言」這種獨特工具的人類,不只可以進行明確的溝通,還可以利用它來「思考」,甚至醞釀出「尋找生活的目標」這種特有的行為。
現今,我們在物質層面、健康層面,以及最重要的資訊層面都已不再匱乏,或有任何不便,可以過著極為便利且安全的生活。但另一方面,在這乍看之下已變得非常豐饒的現代生活中,因感受不到生活目標而苦惱的人,也急速增加。

過去,我這個精神科醫師處理的問題,大多是與「渴望愛情」、「自卑感」、「無法信任他人」這類與熱烈情感有關的煩惱,換言之就是所謂的「低層次」 煩惱。然而最近,來找我諮詢的多半以「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這類與「存在的意義」或「生活的目標」有關、且只能暗自苦惱的「高層次」煩惱為主。

但或許是因為過去的精神醫學和心理學,都把重心放在低層次煩惱和精神疾病的處理,面對這種高層次的煩惱,感覺上總無法掌握問題的本質。
部分精神科醫師針對近年快速增加的「新型憂鬱」所提出的批判性言論,便完全說明了這個現象。

治療者的無力感被巧妙地轉化,他們若無其事地將以過去的方法無力處理,進而產生的焦躁,轉化成「這樣的病徵不值得精神醫學認真處理,一切只是因為患者自己意志薄弱」。問題是,這種狹隘的精神論如果出自擁有專家頭銜的人口中,就會被大眾視為正確學理。因此,有不少本來就已失去自信的患者,因為社會對「新型憂鬱」的偏見而感到自責,在精神上被逼得走投無路。

對抗「存在」欲求不滿

因《活出意義來》(Man’s Search for Meaning)一書而聲名大噪的猶太精神科醫師維克多.法蘭克(Viktor Emil Frankl),在他一九七七年出版的《無意義生活之痛苦》(Das Leiden am sinnlosen Leben)一書中,便用以下內容作為開場:「每個時代都有當代特有的精神疾病,每個時代也都必須具備其特有的精神療法。」
事實上,今天我們已經不像佛洛伊德時代一般,必須對抗性慾的欲求不滿,而是要對抗「自己的存在是否有意義」這樣的「實際存在」的欲求不滿。而且,今天的典型患者,並非如阿德勒時代一般,是因為自卑感而煩惱,而是為了一種深不可測的茫然而煩惱,因為這種感覺和空虛感結合,我稱它為「實際存在的真空」。(節錄自《無意義生活之痛苦》,維克多.法蘭克著)

我稍微補充一下,並非佛洛伊德視為問題的「壓抑」,以及阿德勒認為是問題的「人際關係的煩惱」與「自卑感」這些議題,現在都不存在了。法蘭克敏銳地發現並指出,隨著時代變遷,世人面對的問題變得更實際,而這裡說的「實際存在的欲求不滿」、「深不可測的茫然」、「空虛感」,正是我剛剛所說的「高層次煩惱」。

目標≠物質

然而,懷抱著「實際存在的提問」的這群以年輕人為主的患者不斷增加的現象,也就代表著,物質或經濟上的滿足在不知不覺間已經達到某種飽和,再也無法為我們帶來「生活的目標」。在過去真正的飢餓時代,是否每個人都一樣會被「飢餓動機」驅動?其中,沒有因為「實際存在的提問」而苦惱的人嗎?

當然,在必須為了五斗米折腰的狀況下,對許多人來說,「實際存在的提問」肯定非常遙遠。但是,跟現在一樣,其中確實也有人願意勇敢面對「實際存在的苦惱」。這些人不只是那些免於陷入貧窮的人,也有即使生活貧困,依舊勇敢面對「實際存在的提問」的人。

夏目漱石便是其中一位代表性人物,在他的小說中,經常出現彷彿呈現夏目漱石的真實煩惱般的人物。這些人在當時被統稱為「高等遊民」,這是日俄戰爭之前便開始使用的說法,指的是雖然接受了舊制中學以上的高等教育,卻沒有固定職業的人。他們雖被視為是擔負國家未來的菁英,接受了高等教育,但畢業之後,卻因為職場飽和,找不到工作,這個現象當初還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

雖說如此,以當時全體國民的角度來看,這種「高等遊民」的問題,僅發生在少數人身上,充其量只是偶發事件。但是,以現代來說,縱使許多人都受過高等教育,職場上還是不斷出現遊手好閒的無業遊民、打工族、窮忙族等名詞,狀況非常嚴重。換句話說,現代的「高等遊民」問題,不再像以前那樣只是少數人的問題,而是社會的常態。

「我」存在嗎

每一年,在探討自殺人數不斷增加、數量甚至遠超過東日本大地震死亡人數,以及每一個職場都不斷出現的「新型憂鬱症」等問題時,大家總是會針對「經濟和就業問題乃是造成社會不安的原因」這個議題加以討論。但是,這完全只是以「飢餓動機」這個價值觀為前提所形成的想法,只看到問題的某個層面。其中,「飢餓動機」以外的問題,亦即意識到「近代的自我」的人所懷抱的「實際存在的煩惱」這個重要面向完全被忽略。

在光是靠著「飢餓動機」已經無法完全解決問題的現代,亦即,在這個「尋求人類特有動機的時代」,我們應該抱著什麼樣的價值觀、什麼樣的標準才能生存下去?這個全新的根源性問題,不正是現代的「高等遊民」所面對的嗎?

但是,因為「尋找生活目標根本就是徒勞無功」這種諷刺性言論到處流傳,使得抱持著「實際存在的苦惱」的人越發感到困惑。這樣的言論肯定是過去曾經尋找「生活目標」、最後仍然無功而返的受挫者所發出的。無法好好探索「活著究竟是為了什麼」的他們心懷不滿,從此不再提問。

勇敢面對找尋出口

但是,只要沒有完全放棄,「實際存在的提問」就一定會有出口,不會被這種虛無的言論所迷惑。很開心我可以透過臨床,親眼見證很多真正脫離「實際存在的煩惱」、掌握「生活目標」的患者開朗的身影。那是人類重新找回身為一個人的真正生活方式而受到感動的瞬間,我稱之為「第二次誕生」。

可以不在社會定義的成功或一般常識的侷限下,俯視這個世界的趨勢和人類真實樣貌的時候,「實際存在的提問」一定會出現在人類的眼前。因為這個疑問而陷入苦惱是人類特有的行為,不會出現在其他生物身上,而這也才堪稱是人類特有精神活動的展現。

本書針對這種勇敢面對「實際存在的提問」時會出現的各種議題,一邊參照前人的思想,一邊試著深入思考。如此,現代人所懷抱的虛無感的真實樣貌與脫離苦惱的線索,必定也會從中浮現。同時,我也將討論我們從今以後到底要把什麼當成生存的意義。希望這本書,可以成為大家在荒蕪中孤獨思索時的一種路標。

拿掉工作後,你的人生還剩下什麼? 關於人生、工作與生命的36種終極思考
作者: 泉谷閑示
譯者: 吳怡文
出版社:時報
出版日期:2018/09/18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