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t2a9538

企業界對經濟期望高 盼提升效率與效能 (20190502財金論壇─聶建中、李述德、林火燈)

醒報編輯部 2019/05/21 10:39 點閱 52719 次

主持人:聶建中(淡江大學財金系教授)
與談人:李述德(前財政部長)
林火燈(前證交所總經理、福邦證券董事長)
記錄與整理:林綺薇、張文祈

主持人聶建中(以下簡稱「問」):明年即將舉行2020總統大選,今天想談一下財金界對 2020總統的期望是什麼?若是如美國川普的企業家當總統,有什麼不同?

企業家郭台銘已宣布要走正常的初選角逐總統,引起相當大的震撼。相對於過去總統一職以法律人居多,現在他將以經濟角度出發。請問林火燈董事長您怎麼看商人從政?

企業家參選帶來新氣象

林火燈:郭董事長角逐2020年的總統之所以會受到大家的矚目,是因為許多人認為台灣其實可以進步得更快。我們10、20年間經濟成長看起來相當緩慢,這點引起全民焦慮。大家過去聚焦政府的效能在於分配及追求公平,但若是提到經濟成長、把餅做大,確實,在這方面似乎一直沒有很好的發揮。

民眾期待企業家總統提高政府效能與效率,或許可以徹底扭轉過去傳統官僚體系效率不彰的做法。我記得在交易所服務的時候,官僚體系內常常用「沒有這個法令、依據」作為託辭,擋掉很多大家想做的事。

大家期待這個現象的出現能扭轉影響台灣長達10、20年的積習,郭董的參選給民眾不一樣的省思。這是我第一輪的觀察。

問:目前的社會氛圍是人民希望改變,所以對企業家選總統有正面的看法與期待。但這可能只是部分人民的期待,以韓國瑜為例,有些人欣賞他的作風、性格,也有人認為只是一味推崇這種神話。過去以政策優先往往顯得綁手綁腳,如果一切以企業精神來執行,或許會一些不同的展現。

我想請教來賓,對於2020的總統人選你有什麼期待?如果是企業家出戰,適合嗎?

李述德:四年一度的總統大選火熱上場,大家都很期待。但問題就是我們到底希望什麼樣的人來當領導者。我想老百姓心裡應該各有一把尺。不必講一些大道理,就問我們老百姓要什麼。

人民要過好生活

人民的辛苦都是為了好生活、好工作、好環境。我們的政府和最高領導者將帶領我們到什麼地方去?這個是大家所期待的。

每個候選人的條件、背景都不太一樣,如何選擇將我們帶向更好生活環境的領導者?我想,這個值得大家張大眼睛,好好的用選票來決定自己的領導者。所以一定要踴躍投票,這是大家應該有的基本認知,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是我們如何去判斷一個領導者。當然要從過去的學、經歷及各個面向的考量,每天看到角度不同,但是我也是老百姓,每天都在關心基礎建設、景氣不好等問題,也會不滿管理單位。

如何去判斷候選人有這個能力,把國家大政方針搞好、把必要建設做得徹底且品質好?大概可以從魄力、能力、效力等面向判斷。當然每個候選人有他的條件、粉絲、反對者,那我們今天作為選民探討這件事情,值得大家深思。

政壇應發揮企業精神

問:以上談到兩個重點,第一個認知,不論哪個候選人參選都必須真正了解他。第二個認知就是要判斷他是否能帶領我們走向不錯的未來。

所以我們一定要很清楚認知這兩項步驟。不過現在我們一再強調一個有趣的問題,就是世界正在轉變,舉例而言,毀譽參半的全世界老大--川普。我研究過他,他是美國的王永慶,非常優秀,是十分有魄力的企業家。

所以究竟企業家來擔任總統是不是好的?企業家是否都走向這樣一個世界氛圍?

林火燈:企業在台灣是要互相競爭的,所以不會要求政府要制訂法規保護、壟斷,而是一個由政府制定的遊戲規則,讓企業盡量發揮、競爭。

這個競爭不只是在國內,在國外也是。台灣許多世界第一的商品都不是因為政府的帶領而達成的。所以,企業要的是一個比較好的遊戲規則去自由發揮。另外,企業不希望有太多的瞻前顧後或束縛。

鬆綁遊戲規則,留住人才

以金融業為例,過去的這10、20年,幾乎每年都會有這個議題出現-希望能鬆綁相關規範。很多台灣金融業者跑去香港、新加坡上班,但他服務的還是台灣人,只因他們賣的商品在台灣不能賣,諸如此類。如果可以鬆綁,這些人才就可以留在台灣。我們希望政府可以去除不必要的限制、束縛,盡量讓民間企業發揮力量。

理想的領導人並不是希望他是神、可以做任何事,而是把遊戲規則訂好,如此一來政府就不一定要有那麼多束縛,能夠讓民間企業發揮力量。

問:不管從法規的鬆綁或未來的發展願景來說,民眾認為企業家會比較深知企業界的痛處,所以會贊成企業家參選。商人有很兩種,成功的商人和運氣好的商人。我相信前者是好商人,也相信他可以將國家領導得不錯。

什麼背景的人角逐我們明年的總統,會對台灣未來有好的發展?目前大家在談拼經濟,不論庶民經濟或是國家發展的願景,都是重要的議題。

產業界想要的是哪種人才?先請李部長分享一下對於明年大選的看法。

企業型政府重效率

李述德:對於總統的候選人,我們期待的就是改革經濟環境,提升人均所得。方法相當重要,所謂企業型政府指的就是企業經營,相對於政府來講應更有效率。

從領導者、組織架構到運作的機制,有領導者可以像帶領企業一樣帶領政府。員工的福利做好,將人民的生活照顧好、股東所期待的股息紅利發好,這就是我以前所講企業的三贏。

好的領導者掌握對的策略

現在的社會相對來講比較宏觀,就是現代比較強調經濟發展、社會公益、環保永續等,國家的領導者應該運用企業經營的理念,來帶動政府協助企業做生意,幫助百姓謀福利。

問題是如何去找到適當的人來組閣,找到適當的人把事情做好,這就需要魄力與效率。代表了他對整個國家發展的願景、對主客觀環境的認知而採行正適當策略。

每一任總統一定都想把事情做好,但是為什麼做不好?可能他觀察的、了解的角度不對,定的策略方向錯誤。錯的策略,再怎麼努力也不會有好的效果,所以領導者最重要的是從他的工作經驗與背景出發,並對事情做出正確的判斷,掌握正確的策略,接著執行才有意義。

企業型的政府只的是領導者以企業理財、企業經營的理念運作,效率提高,、符合消費者需求,也就是客戶的需求,也就是老百姓的需求。

拼經濟淪為口號?

「民為邦本,本固邦寧。」若是不清楚老百姓的需求,不理解主、客觀的環境,再怎麼領導也無濟於事。

問:每一位候選人都想拿到人民的選票,或許也想拼經濟,但或許有一方面就認為等選上了再說。很多時候即便想要拼經濟也不一定喊得出口號,只知道必須獲得選票。

另一個重點就是所謂CSR,企業社會責任。企業的老闆已不能只是商人、賺錢的獲利角度,而需要策略性與縝密的思維。剛才林董所提之認同企業家執政的看法,您是否還可以從人的異質性角度補充?

企業家精神的判斷

林:我們無法斷言長期經營企業的就是企業家,或是一個長期從事政治的人,就沒有企業家精神。但我們還是可以從過去的工作經歷判斷一個人的能力與人格特質。

第二,即便一個大有為的政府,他的資源都有限。如何去學習企業家的精神,充分運用效率,成為企業家的政府,非常重要。就像主持人所說,目前企業的經營方式跟過去不再相同。

現代企業強調社會責任

現代社會強調企業社會責任,我們要重視環保,重視跟社群、員工的互動,一個成功的企業所關注的面向跟過去也不同。所以我們長期觀察一個人,若他可以把一個大企業經營得有聲有色,可以推斷說,經營政府時他應該有相當的能力。

另外一個非常重要的政府思維是如何使經濟成長,也就是俗話講的拼經濟,而不是光講分配,我總共就這麼多錢,到底是分誰多一點、分誰少一點,若政府只是這樣的話,就會陷入非常麻煩的陷阱。

政府必須把餅做大

從這個角度來看,企業負責什麼?因為我們都在交易所服務過,企業上櫃的目的就是要成長。政府欲解決民生的問題,其實也只有一條路,就是把餅做大。今天有一則正面的新聞。我們的勞退基金,第一季盈餘了兩千一百億,投報率為5.9%。

若是可以把餅做大,就可以用不一樣的思維討論年金議題,這就是非常明顯的例子。另外,過去幾年有兩本書非常有名,一個是以色列的歷史學家,寫了一個人類大命運、大歷史的故事。

企業家思維

書中分析了十八世紀亞洲跟歐洲勢力的消長,以及後來為什麼歐洲的實力獨大,亞洲衰弱?就是歐洲重商主義的緣故。荷蘭東印度、西印度公司,英國東印度公司等,皆是用公司的型態去經營國家經濟。荷蘭的東印度公司統治了印尼兩百年,一萬多個島都是由國家經費進行統治。

從這個例子就可以知道企業或是商人的經營都有他的思維與模式。以台灣來說,任何人都需要受到政府合理的照顧。但前題是政府必須有錢,如此一來就必定需要企業家來幫我們賺錢。所以我個人的看法是,不論何種背景的人當總統,都希望他擁有企業的思維。

問:人是異質的,不是企業家一定有企業家精神,非企業家就沒有企業家的精神。不過我們剛也特別強調,如今治理一個企業與過去不同。

除了要讓股東獲利,創造獲利機制以外,還有很重要的,就是永續發展、環境保護等等所謂企業社會責任,除了讓公司的員工與股東獲利之外,照顧員工、照顧股民與社群利害關係也是重要的工作。

企業家精神治國

李述德:基本上,我們不是特定討論誰執政,而是企業家的精神,運用這樣的基本邏輯與精神來治理國家,就是企業治理的概念。簡單來說就是組織管理的運作,從管理、治理到倫理,重點在於他的魄力、政策擬定到執行能力等,從這些面向來看,哪位候選人最有經驗就可以贏得人民信賴。

問:部長講的非常有道理,尤其是企業型政治、企業型政府或政府企業化,不管誰執政,雖不一定得身為企業家,但必須要企業家精神的共識。今天非常感謝大家的參與與寶貴的意見。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