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8b%e9%9a%9b%e9%a0%ad%e6%a2%9d

梅克爾離去進行式、歐盟解體進行式(20181104 觀看者)

邱慕天 2018/11/04 17:43 點閱 6637 次

梅克爾離去:歐盟解體進行式
Europe’s Empty Throne

當基民盟在黑森林的地方選舉慘遭滑鐵盧之後,領導該黨18年的德國總理梅克爾宣布她將在本屆總理任期屆滿之後交棒。

是,基民盟可以交棒,德國也可以交棒,可是歐盟呢?梅克爾的棒子,交給誰?

作為20世紀末最宏大的政治工程,「歐盟往哪走」是正反雙方都想知道答案的問題;而回顧它的每一步足跡,都是梅克爾在引領著:處理爭端、批准援助、提供德國金援紓困等。這期間,法國換了4位總統,英國歷任7位首相,義大利則度過7次內閣洗牌。

然而《觀看者》以右派刊物的角度批評,在擁有長期各自獨立歷史的歐洲國家之上試圖統合其多樣性,壓抑其民族光榮和自尊,梅克爾這樣的歐盟概念本質上就是「反歐洲」的。

以歐債危機為例,當初在遭受到美國金融海嘯衝擊時,年輕而沒有真正國家基礎的歐元體系遭受到約30%的重貶。而工業體質良好的德國本可以藉著貶值,加大出口力道,進行財富重分配。又或者,歐盟可以讓體質和財務體系與德國差異巨大的希臘脫離歐元,藉由操作自己的貨幣政策躲開災害。——但梅克爾並不是這麼做。

相反地,她將希臘強留在歐元區,並迫使雅典厲行的撙節政策,作為換得歐盟紓困金的條件。於是民生出口工業本就不佳的希臘,此刻連公營部門的工作機會和內需經濟都被腰斬。一整代的希臘大學生成了「畢業即失業」的犧牲品。目前,義大利處境也類似。

更糟的是,幾年後面對中東北非「茉莉花革命」之後的動亂,梅克爾獨排眾議大開申根區讓數百萬難民「北上」和「西進」尋找春天,豈知從地理位置上首當其衝得面對「亂民」的,就是義大利跟希臘!一時之間,梅克爾的「歡迎態度」從西敏寺到華沙無人敢於響應;而整個申根區的「築牆政策」也悄悄蔓延開來——他們的牆不僅是對著難民,更是對著梅克爾的德國。

《觀看者》分析,事到如今,唯一有可能繼承梅克爾領導歐盟的,就是以強化歐元區行政結構、發行歐洲共同債券作為改革訴求的法國總統馬克宏。但是,這些計畫沒有梅克爾領導的德國支援,勢必步履蹣跚。而此刻的歐盟,已經開始走向分崩離析。

https://www.spectator.co.uk/2018/11/angela-merkel-is-on-her-way-out-and-so-is-her-vision-for-the-eu/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