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8f%b0%e5%8c%97%e6%8e%a5%e9%80%a3%e7%99%bc%e7%94%9f4%e5%90%8d%e8%a8%88%e7%a8%8b%e8%bb%8a%e5%8f%b8%e6%a9%9f%e8%bc%95%e7%94%9f%e6%86%be%e4%ba%8b%ef%bc%8c%e4%bb%a4%e5%a4%96%e7%95%8c%e8%b3%aa%e7%96%91%e5%9b%a0uber%e8%a1%9d%e6%93%8a%e5%bc%95%e7%99%bc%e9%97%9c%e6%b3%a8%e3%80%82(photo_by_(photo_by_chia_ying_yang)

Uber、小黃又對戰 藍:應競爭服務

譚有勝 2018/08/23 16:11 點閱 14935 次
台北接連發生4名計程車司機輕生憾事,令外界質疑因Uber衝擊引發關注。(photo by (photo by chia ying Yang)
台北接連發生4名計程車司機輕生憾事,令外界質疑因Uber衝擊引發關注。(photo by (photo by chia ying Yang)

【台灣醒報記者譚有勝台北報導】台北接連發生4起計程車司機輕生憾事,令外界質疑為Uber衝擊小黃產業所引起,引發關注。國民黨立委柯志恩23日召開記者會指出,政府透過「罰款」牽制Uber發展是治標不治本的作法,關鍵在小黃產業過度落後,失去了與Uber競爭的實力。交通應加強管理輔導,並透過鬆綁交通法規,讓計程車產業提升競爭力。交通部也允諾,要了解小黃業者的狀況,但也不會抹殺消費者的需求。

小黃司機接連輕生引關注

8月短短10天,大台北便接連發生4起計程車司機輕生憾事,一般人認為因經濟景氣不佳,受Uber衝擊關係,導致小黃運將承受壓力。國民黨23日召開記者會,Uber從2013年進入台灣市場,打著車資低廉與叫車便利的訴求,間接壓縮到傳統計程車業者的利潤,互相產生競逐關係。但面對Uber這項「新創服務」的衝擊,政府似乎沒有提出具體的因應措施,只能透過「罰款」來敷衍了事。

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副書記長柯志恩指出,Uber去年2月暫停叫車服務後,不到2個月又回復,並改以「資訊媒合平台」與租賃業者合作,顯見遊走在法律灰色地帶。但租賃車沒有牌照限制而計程車有,且Uber可以自己訂費率,計程車的費率卻須經政府核可,這些都會造成不公平競爭,再加上景氣下滑,Uber低價競爭下,很多小黃司機貸款繳不出來被逼上絕路。

提升產業競爭力為關鍵

柯志恩說,雖然交通部透過行政手段,要求Uber合乎法律規定,但目前也只有對Uber祭出「罰款」的手段,交通部一再要求Uber應該依法辦理汽車運輸業登記,或是選擇當服務業,也就是以計程車客運服務業辦理登記,但Uber就是一項共享經濟的新創服務,交通部要求這項新創服務必須符合傳統舊有的法規,似乎也不合時宜。

她質疑,難道交通部不能提出相關專法或是鬆綁既有法規來因應嗎?交通部應趕快加強管理輔導,讓大台北的計程車更有競爭力。

但一位小黃司機受訪時卻不以為然。他表示,過去靠行業者被車行賺錢,現在加入車隊後,又受到剝削,包括悠遊卡、信用卡等所有折扣都是扣罰。即便加入Uber,收入也會直接減少3成收入,小黃產業蕭條,也並非只是Uber產業對小黃造成的衝擊。他認為,關鍵在於大環境租車過剩,需求減少,導致業者難以謀生才走上絕路。

交通部簡任技正王基洲日前指出,政府會持續檢討這2個行業的競合關係,交通部將與業者進一步溝通。他強調,政策一直進行滾動式檢討,仍需要不斷收集各方意見來修正。以小黃司機反彈最兇的Uber來看,去年Uber重返台灣市場後,與合法派車業者合作,出具派車單、司機與車行資料,等於是業者間的派車平台,Uber收費對象是派車業者,尚無不法問題。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