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梅不願接受敗選 非盟、UN 呼籲無效(20161216 國際現場-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7/12/12 10:00 點閱 7134 次
賈梅拒絕承認敗選,且也不理會聯合國的譴責。(photo by 網路截圖)
賈梅拒絕承認敗選,且也不理會聯合國的譴責。(photo by 網路截圖)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所研究員)
記錄整理:謝宜帆、陳以庭、莊舒羽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 最近甘比亞總統賈梅,在選舉完後不承認自己敗選,那麼到底該怎麼辦?我們對甘比亞這個國家可以說是滿陌生的,請嚴老師介紹一下?

嚴震生:其實,國人不應該對甘比亞感到陌生,因為這個國家從1995 年以後就成為我們的邦交國,到了2013 年與我們斷交, 然後於今年年初才和中國大陸建交。也就是說,在這之前有兩年台灣與大陸都沒有理會甘比亞,然而今年蔡英文總統當選之後,在就職之前,中國大陸就宣布跟甘比亞建交了。

獨裁總統意外失利

賈梅是1994 年透過軍事政變取得政權的。甘比亞在賈梅政變之前其實是西非少數未曾遭逢軍事政變的國家,長期是一黨獨大的政治形態。賈梅在發起軍事政變之後,1996 年他脫下軍服, 穿上甘比亞傳統服裝參與總統選舉,並且順利當選總統,也持續總統的職位到現在。

期間他曾修改過憲法,將總統任期的限制取消,使自己可以連選連任。

因賈梅的高壓統治,原先所有人都認為這次的選舉他也會順利當選,沒想到反對黨推出的候選人巴羅,竟然贏了選舉。當時, 賈梅對此表示他支持選舉的結果。這番發言讓許多學者跌破眼鏡,畢竟一個獨裁領袖願意主動認輸、並讓出統治權確實令人感到震驚。

果不其然,一個禮拜後,賈梅突然又翻臉不認帳,說這個選舉是有問題的,必須重新選舉。

民眾不願執政者弄權

他的發言引發了很多爭議。其實現在的非洲國家是相當不接受獨裁總統玩弄政權。而甘比亞不接受的原因是因為距離他們不遠的英語系國家迦納,最近也剛舉行完總統選舉,敗選一方的總統(現任總統),在選舉結果出來後就打通電話祝賀對方,一切就和平落幕了。

現在賈梅認為選舉有疑點, 或許真的有問題存在,但基本上不影響選舉結果,但他卻要求重選,因此外界認為選舉出問題只是賈梅的藉口,其實是他想繼續執政。而當時賈梅接受敗選可能也是他的策略,因為他不接受敗選可能會立刻遭到反彈,所以花一段時間查證選舉是有一些問題的,才跳出來說不能接受選舉結果。

賈梅的行為看似有理,但現在已不止反對黨當選人巴羅不願看到他賴著總統職位不走,小至一些地方組織,大至聯合國都已出面要求賈梅下台。

問:嚴老師可否形容一下賈梅是怎樣的人?甘比亞是怎樣的國家?

曾與塞內加爾合併

嚴震生:甘比亞是全非洲大陸面積最小的一個國家,除此之外只有其他島國比甘比亞更小,例如台灣的邦交國聖多美。而甘比亞是包在塞內加爾領土當中,因為有一條甘比亞河。

之前英國人靠著這條甘比亞河進入非洲後,就將河的兩岸都劃做自己的土地,所以甘比亞人跟塞內加爾人是很接近的。甘比亞人說英語,塞內加爾說法語,但他們可用他們傳統的語言沃洛夫語來溝通,這是甘比亞過去的背景。

前面曾提到,在賈梅發動軍事政變之前,甘比亞從來未發生過軍事政變,但也有過一些安全受到威脅的時候,因此過去有想過乾脆與塞內加爾合併成一個國家,叫塞內甘比亞,但是只維持了一段短暫的時間。

賈梅多疑搞民粹

甘比亞很小,人口大概不到200 萬、經濟也滿落後,在賈梅上台之前還算是個民主國家,也滿穩定的。但賈梅執政後,他特別對媒體有很大動作的封殺,很多的媒體人物就失蹤了,這是讓大家非常擔心的問題。

另外,賈梅為了強化眾人對他領導的正面印象,讓一般的人民認為他是擁有無限可能的,所以他曾宣稱能有神力能治愛滋病, 也有人民相信。其實賈梅他自己學歷不高,卻把自己說的像神明一樣,大家卻也相信。

甘比亞和台灣建交之後,賈梅和台灣關係還算不錯。也有過一陣子,馬英九造訪甘比亞,還跟賈梅比賽做伏地挺身。賈梅是個很民粹的總統,如前面所說,會想要幫老百姓做很多事情,但是事實上賈梅是不相信專業的。

我曾去甘比亞觀選過,我從塞內加爾進去甘比亞後,立即感受到氣氛變得不一樣。塞內加爾是個比較民主自由的國家,但一到甘比亞就發現崗哨特別多,常常有人來檢驗你。

在台灣,我不僅見過賈梅, 印象特別深刻的是見過甘比亞的副總統賈莎迪女士。賈梅常常派他的副總統來出席很多活動,因為他這個人生性多疑,包括過去甘比亞的駐台灣大使做了他的部長,後來因稍微受到大家歡迎後,賈梅就馬上把他撤職。所以賈梅是個很難讓人在他手下做事的人。

不願接受敗選結果

這次賈梅對選舉表示認輸, 研究非洲政治的學者都是不太相信的,後來他果然賴著不下台。現在聯合國、西非經濟共同體的主席、賴比瑞亞的總統瑟利夫女士,他們都要進入甘比亞來管這件事。

我認為,因為奈及利亞是西非第一大國,所以如果奈及利亞的總統布哈里要干預這件事的話, 賈梅較容易接受。但賈梅好像對賴比瑞亞並不領情,以致於讓瑟利夫女士吃了閉門羹。

須靠外力解決?

這樣一個小國,如果今天總統選舉不認輸,除非引發內亂, 否則大家該如何來處理這樣一件事情。我們過去看到非洲包括肯亞、辛巴威,選舉完以後總統不願意接受敗選、不下台,結果都是由外界進入調停、修改憲法, 新選出總理,由反對黨的人士出任。

我認為這麼做也不對,應該是要堅持立場,這個選舉有問題, 就應該讓他下台,可是非洲過去有過兩次這樣的情形,我不知道賈梅是不是又要用這一套,模仿過去像是辛巴威的穆加比,或是肯亞當時的總統。

主持人:謝謝嚴老師接受專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