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

茉莉花革命檢討、中日之爭、美前國防部長批歐巴馬(20140116醒報國際現場)

2014/01/16 17:17 點閱 1946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來賓:嚴震生教授(政大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
整理:江永清、鴉鴉、焌弘

一、茉莉花革命三週年及埃及新憲
˙最近大家都在討論一個話題,就是茉莉花革命,也就是反政府、反極權的革命。在中東、北非地區,迄今已經是第3年。這3年來,大家特別關心的是最近1月14日,也就是突尼西亞的茉莉花革命3周年紀念日。

˙我們看到很多的數據跟資料顯示,這些國家雖然推翻強人統治者,事實上他們經濟盪到谷底,國家政治也不是很安定,顯示了民主政治或者是以人民為主的,恐怕不能完全直接套在北非或中東地區這些國家。我們請嚴老師分析一下,對於茉莉花革命3周年有什麼感想?

˙首先,我們知道在曼谷泰國的反對黨,這個紅衫軍又開始集結,那他們也用了茉莉花革命這樣的一個口號,但這個口號在兩三年前我認為是非常強有力,嚇到連中國大陸都要把茉莉花革命給撲滅,不讓它在網路上出現。

˙可是3年之後回頭來看,當初在中東北非地區這個掀起風潮的茉莉花革命,不僅是北非的國家,中東包括沙烏地阿拉伯、巴林、約旦、葉門,然後現在還有持續動亂的敘利亞,許許多多的國家都出現推翻強權或至少是一種示威抗議的聲浪,但是沒有一個國家是成功的。

˙在中東地區、北非有3個國家是成功的,包括突尼西亞第一個把統治20多年的班•阿里,逼到他流亡了。埃及我們看到穆巴拉克下台之後到現在,偶爾會出來被受審一下,放在一個囚監裡頭,放在一個床上面在受審,另外還有個利比亞,大家比較記得就是格達費被逼下台,還在內戰當中死亡。

˙這三個國家都成功推翻20到40年來的強人政權,但推翻之後結果是什麼?就像是主持人剛剛所講的,很可能就是一個權力真空。

˙我們先看突尼西亞,突尼西亞在推翻班•阿里之後,我們看到它的執政黨,就是伊斯蘭復興運動黨,雖然獲得支持,但是在大選之中沒有辦法過半,所以它的政局還不是很穩定,包括它的現任總理,也剛辭去職務,就是要跟反對黨看能不能組成聯合政府。

˙我們在慶祝茉莉花革命3周年的時候,看到的是總理拉哈耶德,跟新的總理賈馬,他們都要在一起紀念,表示說政局很難穩定,這是第一個原因。

˙第二個是他們的經濟,剛剛主持人已經講了,當初茉莉花革命就是為了抗議經濟不好,特別是年輕人失業率很高,可是現在看起來,失業率比以前還要高,所以突尼西亞境內不穩定因素,包括它有一些恐怖組織現在也被美國人認為是跟蓋達組織有關。

˙這等於是當威權的統治者下台之後,權力真空,各種不同勢力都進來了,也包括跟蓋達組織有關連的。突尼西亞過去在北非,是還不錯的國家,可說是歐洲人去觀光旅遊的聖地,因為它的地理位置在地中海邊,過去常常把它歸類成為是地中海或是有點像是歐洲國家,而不算是非洲國家。

˙可是它現在看起來越來越像非洲的國家,就是因為不斷的動亂,這是突尼西亞的例子,我想3年之後,日子沒有比3年前更好。

˙比較糟糕的還是埃及,穆巴拉克下台之後,雖然也透過民主選舉,選出來穆爾西,這位代表伊斯蘭穆斯林兄弟會的總統,結果竟然被軍事政變給推翻了,推翻的原因是穆爾西強行推動新的憲法,幾乎是把過去埃及的世俗主義的傳統給推翻了,又把伊斯蘭的色彩帶進來。

˙他被推翻之後,如同主持人剛剛提到的就是軍人再次執政之後,過渡政府現在推動新的憲法,這個憲法就是回到世俗主義的憲法,那伊斯蘭的色彩就減少很多,看起來這個憲法獲得了9成以上的公民投票的支持,投票完了之後,雖然還沒有官方的結果出來,但大概就是9成以上會支持。

˙我們也希望這樣的一個新憲法能夠為埃及帶來穩定,雖然這個憲法確實有給軍人一些權力,但是也限制了政黨跟宗教的結合,針對穆斯林兄弟會而來。這個感覺上有點像是泰國的情況一樣,就是當你沒有辦法打敗對手的時候,你就想一個方式不讓他來選。我們看到泰國的塔信,就是因為他的對手民主黨覺得公民的選舉選不過你就算了,我乾脆就搞一個人民議會。

˙現在埃及也是一樣,如果你今天讓穆斯林兄弟會用一個公開公正自由的選舉來投入的話,那很有可能就像是穆爾西一樣,因為他們是最有組織、最有紀律的,他們平常經營地方,經營的很好,所以如果有機會公平選舉,他們會贏的,那現在把政黨不能有宗教的色彩,等於是限制了穆斯林兄弟會的參政。

˙所以剛剛我們談到投票率很高,但是穆斯林兄弟會所在的地區,投票率就比較低一點,顯然還不是一個全民的共識。

˙非常謝謝嚴老師跟我們分析茉莉花革命3周年,看看突尼西亞,看看埃及,其實有蠻多值得憂心的地方。剛剛談到茉莉花革命3周年,照理說他們都贏得了民主、推翻強權、可以選舉,可是事實上帶來的結果也許不全然是喜劇,反而是悲劇,因為一個超穩定結構被撼動了。

˙究竟誰能夠接班,過去也從來培養過,那等到強人推翻變成權力真空,大家群雄並起,一陣混亂,這個混亂要等到塵埃落定恐怕還有一段時間,剛剛嚴老師跟我們分析了突尼西亞跟埃及是北非的狀況,還有一個利比亞。

˙另外我們也想請嚴老師,分析一下中東沙烏地阿拉伯、巴林、約旦、葉門,這幾個地區他們的發展狀況,我們好好檢討一下茉莉花革命的3周年。

˙像是巴林,當時因為它也是少數的伊斯蘭教什葉派,伊斯蘭教裡頭有分遜尼派、什葉派,巴林這地方其實是什葉派的人多,遜尼派的人少,但是遜尼派在執政,所以當初人民也希望什葉派推翻遜尼派,或至少是抗爭。

˙沙烏地阿拉伯遜尼派的大本營就會擔心什葉派受到伊朗的支持,所以就動用海灣國家組織,加上美國在那邊安排第7艦隊,就把這樣的一個抗爭給壓下來了。

˙沙烏地阿拉伯當然是靠著石油的收益,由國王發一些紅包,就像消費券一樣,就把人民的憤怒安撫下來。約旦也是王室,你不會換王室,所以約旦撤換總理也就沒事了,我想葉門拖了2年,最後總統還是下來,但是比較和平的下臺。

˙最糟糕的還是敘利亞,敘利亞也經過3年了,到現在還在打內戰,有一陣子還有化學武器的問題,現在即使沒有化學武器的問題,反對黨的勢力像是利比亞一樣做整合,阿薩德政權過去大家要逼他下台,但現在他已經開始停止使用化學武器,也可以被接受。

˙所以看起來敘利亞狀況也不是很好,但是我們也不覺得反對勢力如果在敘利亞得勝的話,會不會跟利比亞現在的狀況一樣?

˙第四波民主化到現在為止讓我們看到一個事實,就好像阿拉伯的文化似乎與民主不相容,到現在為止,沒有一個阿拉伯的國家是民主,那大家都有個藉口說,民主不適合阿拉伯文化,如果有一個真正成功,其他國家人民一定會要求說別人可以,為什麼我們不行?

˙我想我們還要繼續觀察這茉莉花革命的一些衝擊,還有它的效應。

二、中日之爭

˙第二個話題來跟大家討論,最近有兩個國家在非洲競爭,一個是中國,另一國是日本。中國跟日本分別有高層去非洲進行訪問,代表日本的是日相安倍晉三。自從他上台以後就展現強烈的企圖心,比如他的三枝箭政策;還有他最近的一些言論也惹人注意,他於1月9日訪問非洲。

˙中國的外交部長王毅也在非洲進行為期6天的4國訪問行程。這4個國家中有部分與安倍的行程是重複的,這兩位不遠千里而來,究竟所圖為何?請嚴老師為我們分析。

˙按照孟子的說法:「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已矣。」,中國的外交部長或高層自1990年開始歷經24年,每年出訪的第一個行程一定是非洲;所以不能說王毅此行是要與安倍競爭。安倍也說他這個時間點出訪是既定行程,所以雙方都不承認。

˙但是我們看到王毅到衣索比亞,就意有所指的說某些人到非洲是另有意圖,其實就是在講日本。事實上日本過去已對非洲進行了多年的援助,但始終對日本的政治效應沒有幫助。

˙那為什麼我們要研究日本與中國在非洲?我最感興趣的是,10年前日本曾經想申請進入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國方面不反對,卻動員非洲國家提出申請的方案。內容是:除了日、德、法等想進入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國家之外,非洲也應該有2個國家代表進入安理會並享有否決權。

˙這當然不被接受,日本當初還低調的表示願意接受前10年不能行使否決權,結果這個計畫卻被中國動員非洲的友邦進行破壞。這也使得日本開始對非洲產生興趣,認為他們對非洲做了那麼多協助,到投票時卻未受支持,所以日本開始注意非洲,但是起步卻是比中國晚了。

˙我們剛剛講過,中國的高層每年年初訪問非洲已有24年的歷史;這些人之中,包括他們的總理、政協主席、全國人代的主席、加上國家主席絡繹不絕的訪問非洲,所以非洲人的感受是中國比較重視非洲。與美國歐巴馬總統上任以來僅去過其中幾個國家相比,看起來美、英,甚至是法國都無法與中國誠懇經營非洲的舉動相比;這是中國的優勢。

˙安倍在訪問非洲時表示:「我們跟另一個國家不一樣,另一個國家只是幫助你們蓋漂亮的大樓,而我們是真正的在援助人民。」但安倍在講這段話的時候,人是在衣索比亞首都阿迪斯阿貝巴的非洲聯盟總部大廈,這棟大廈就是中國蓋的。所以這是一個很尷尬的場面,如果今天中國沒有提供這些設備,那非洲怎麼跟日本談?
˙安倍說他帶來的是「安倍經濟學」,又說要幫助的不僅是非洲的年輕人,還要幫助非洲的女性,所以要在1年內提供140億美元援助非洲。而中國大陸過去每年都提供非洲100億美元的援助,王毅一去非洲就加碼到1年200億。所以雙方都在搶著援助非洲,來展現他們對非洲的照顧及影響力。

˙剛剛提到中國與日本都派高層去訪問非洲,要互相競爭外交上的影響力,希望多拉一些結盟國家;所以競相灑錢,而且單位是以100億美金起跳。不過請教一下嚴老師,這次安倍與王毅去的國家並沒有太多的重疊,除了衣索比亞之外,其他部分像是各走各的路。你看他們的行程與路線,有什麼分析?

˙我覺得最重要的行程是安倍到象牙海岸,因為他到象牙海岸就可以跟西非經濟共同體的所有國家領導人會面(西非經濟共同體的總部設在象牙海岸),不僅是象牙海岸的總統瓦塔拉,他還跟甘比亞的總統賈梅在那邊見面,所以他是一次見很多非洲國家的領導人;就等於是日本幫忙參加西非經濟共同體的集會。

˙中國大陸在過去幾年也是做類似的舉動,譬如中國曾參加非洲聯盟的集會,就一次幾乎跟所有非洲國家的領導人見面。所以他們的參與有雙邊,也有多邊的。而莫三比克是一個剛興起的國家,我認為安倍去訪問當地就是要確認該地的經濟是否有前景?

˙另外中國大陸會去迦納也是有與美國互別苗頭的意味,因為迦納是歐巴馬總統上任後第一個訪問的非洲國家。中國過去長期與迦納關係良好,這一次訪問就是重申兩國的關係。吉布地我覺得更有意思,因為它是美國唯一在非洲設立軍事基地的國家,今天大陸也去那邊「掃街」,因為安倍才剛去過。

˙你說這沒有競爭?他們雙方說與方向完全不一樣,我看到美國媒體報導中日雙方各有各的策略,我認為這是錯誤的;其實就是在競爭。

˙日本不解的是,他們自1993年開始透過聯合國發展組織,就是每5年在東京開會的「東京─非洲,國際非洲發展會議」來對非洲做援助,所以非洲很多的領導人每5年都會到東京去一次。我參加過2008年的會議,去年安倍也在場主持。

˙但是中國大陸跟非洲雖然起步較晚,是從2000年開始的中非合作論壇開始,不過一次在中國舉辦,一次在非洲舉辦,我覺得這給非洲人的感覺不是你把我們全部召集過來,使得非洲也有自己的主體性。

˙所以中國大陸比較能夠感受到做過殖民地的心態,同樣曾被西方國家高高在上睨視;在對非洲方面的來往,中國比日本可能會更細膩一些。

˙我還想問嚴老師一個短問題,就是中日的領導階層或部長跑去非洲,我們都很敏感的猜測他們對於非洲國家稀有金屬礦產的需求,那這2國是否一方面灑錢,一方面保證稀有金屬礦場來源不虞匱乏?

˙不只是稀有金屬,最重要的是能源。中國大陸已經從非洲進口相當多的石油與天然氣,日本由於能源缺乏,也需要從非洲進口能源。競爭稀有金屬與能源是免不了的,只是做法不同,日本是提供經濟與管理,大陸是提供技師,其實並沒有讓非洲得到太多的好處。

˙所以我們要告訴非洲人,這些人來拉攏你就是看中你後院所擁有的東西,還是要提防一下,畢竟天下並沒有白吃的午餐。

三、美前國防部長批歐巴馬

‧第三個話題要談論,美國有很多的政要下台以後,馬上就有出版社洽談要為其撰寫回憶錄。回憶錄通常都在談論一些事過境遷的故事,但最近有一本回憶錄則引起話題,就是美國前國防部長蓋茲的回憶錄,因為他在回憶錄中將現任總統歐巴馬狠批一頓,請嚴老師為我們說明。

‧蓋茲是美國布希時代的國防部長,歐巴馬上任之後,因為希望政策能夠延續,就邀請蓋茲留任,一開始蓋茲想要婉謝歐巴馬的邀請,但因為歐巴馬展現高度誠意,所以蓋茲最後仍繼續留任國防部長一職。但蓋茲不能苟同歐巴馬對於阿富汗戰爭以及伊拉克戰爭的看法,他覺得歐巴馬將這兩個戰爭視為「布希總統的戰爭」,歐巴馬只想結束戰役,卻忽視了美國真正的軍事需要,蓋茲在回憶錄中對此則提出許多批判,並認為歐巴馬太過接受副總統拜登的意見,蓋茲也在書中將這拜登批評得一文不值,指他從政40年卻沒有一項政策是對得。

‧而蓋茲曾對希拉蕊表示讚揚,並認為希拉蕊是國際間備受尊重的美國外交官,但蓋茲在書中也爆希拉蕊的料,將希拉蕊在一場會議中的玩笑話公布。內容指出,當年希拉蕊是支持布希總統徵兵攻打伊拉克的,因希拉蕊認為在戰爭中取得優勢後,和平談判的進行會變得相對容易,但因當年的競選對手歐巴馬反對徵兵,所以希拉蕊才跟著反對。蓋茲認為希拉蕊是個毫無中心思想的政治人物,只會迎合選民需求,所以蓋茲也在書中嚴厲批判希拉蕊。

‧蓋茲將回憶錄命名為「Duty」,便是基於一個職責而對於歐巴馬、拜登、希拉蕊等人進行批判,目的是要國內政府給軍人更多支持而非扯後腿。

‧有人聯想共和黨的蓋茲,出書批評拜登及希拉蕊這兩位2016年的總統候選人是政治陰謀論,但話又說回來,蓋茲是一個個性耿直的高階將領,如果是這樣,應不會有如此算計,嚴老師對整件事情的看法為何?

‧蓋茲在這本書中最嚴厲的批判並不是對執政團隊,而是針對美國的國會。他認為美國國會的參、眾議員問政沒有邏輯、沒學問,更指這些議員腦中只想得到自己選區的利益,而不為國家的整體利益著想。蓋茲在回憶錄中透露,將來他死時若能夠葬在那些戰死的伊拉克士兵旁,會是他此生最大的榮譽,因為伊拉克戰爭和阿富汗戰爭是蓋茲任內打的兩場戰爭。蓋茲也認為,美國的國會、歐巴馬的行政團隊都沒有給予軍人足夠的支持和保護。我認為他出這本書的主要目的並非政治陰謀,而是要批評文人處理戰爭的態度,也提出國安團隊在決策與執行都太過中央集權,這是蓋茲認為歐巴馬要被檢討的部分。

‧最後請問嚴老師,美國人寫回憶錄,到底有沒有可信度?在歷史上的價值又是什麼?

‧美國人在寫回憶錄是很有一套的,內容絕對不會涉及軍事機密,作者也不會隨便杜撰,其內容也不見遮掩。但相較於台灣,就我個人觀察,台灣政治人物因有太多顧忌,所以總是讓許多人充滿期待,卻只見內容處處迴避。當然在台灣會認為蓋茲沒有政治倫理,竟然對現任的長官進行批評,但美國在這一方面倒是沒有這方面的顧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