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旭岑談音樂》新戀的舊曲:布拉姆斯第三號鋼琴奏鳴曲

蕭旭岑 2024/07/09 13:37 點閱 1305 次
鋼琴大師魯普(Radu Lupu)留下溫柔細緻的布拉姆斯第三號鋼琴奏鳴曲版本,我認為最適合初識此曲的愛樂朋友。(作者提供)
鋼琴大師魯普(Radu Lupu)留下溫柔細緻的布拉姆斯第三號鋼琴奏鳴曲版本,我認為最適合初識此曲的愛樂朋友。(作者提供)

聽古典音樂多年,自認對許多基本曲目都有涉獵,尤其是深愛的大作曲家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 1833-1897),沒想到還是有個重大疏漏,那就是《F小調第三號鋼琴奏鳴曲,作品五》。

布拉姆斯僅有三首鋼琴奏鳴曲傳世,不知為何,多年來,我一直有個自以為是的誤解,以為第三號鋼琴奏鳴曲有改編為雙鋼琴版本(其實是鋼琴五重奏的原型),但我並不特別喜歡這個「改編」,也因此一直沒去聽誤認的「原曲」。

美麗又宏大的曲子

直到最近想整理一批送往二手CD店的CD,其中有一套奧地利鋼琴家克林(Walter Klien)的布拉姆斯鋼琴曲集,心中難以決定是否要割捨,因此放入唱盤播放聆聽取捨,順著順著就放了克林演出的第三號鋼琴奏鳴曲。

原本播放音樂時在做其他事的我,聽到克林演奏這首曲子,一下子坐起身子,心想:「怎麼會有這麼美麗又宏大的曲子!」一看曲目,才驚覺自己多年來的誤解有多深!

這是一首我原本早該仔細聆聽的作品,沒想到要到三十年後才首次完整欣賞,算是「新戀上的舊曲目」吧!

濃郁又情思環繞

這首外型「龐大」、內在深邃動人的鋼琴曲,在音樂會曲目上從未缺席,一般鋼琴家要駕馭並不容易,但有企圖心的鋼琴家都會挑戰此曲。這幾年來台的鋼琴大師齊瑪曼、蕭邦鋼琴大賽季軍Martín García García都有演奏,我遺憾太晚愛上這首原本早該認識的曲子,否則一定不會錯過現場。

相較於貝多芬、莫札特或蕭邦,布拉姆斯的鋼琴作品顯得深沈、濃郁又情思環繞,身邊的樂友們並不一定都很欣賞。布拉姆斯的「偶像」貝多芬留下三十二首鋼琴奏鳴曲,每一曲都很傑出,又各有不同的個性,布拉姆斯卻只寫出早期的三首鋼琴奏鳴曲,固然有其謹慎之處,但也難免讓後世留下遺憾。

古典音樂史上的精品

布拉姆斯雖然只寫了三首鋼琴奏鳴曲,但終其創作生涯,他一直在嘗試各種鋼琴寫作的模式。最晚年的四套鋼琴小品集共20首作品,是布拉姆斯一生的精華,澄澈又深邃,是古典音樂史上的精品,喜愛的人也很多;但他早期或中期的鋼琴作品,在愛樂同好間相對討論較少,特別是這首第三號鋼琴奏鳴曲。

1853年秋天,剛滿二十歲的布拉姆斯結識影響他一生的大作曲家舒曼(Robert Schumann)夫婦後,完成這首第三號奏鳴曲。他採用當時罕見的五樂章形式寫成,比起先前所寫的兩首奏鳴曲,規模更宏大、厚重,但內聲部非常精緻,指法寬廣、技巧艱難,強奏時剛直豪邁,弱音則柔和甜美,旋律更有晚年作品的深邃感。當時尚屬弱冠之年的布拉姆斯,展現了雄渾的氣魄與直追先賢的企圖心。

皓月當空,兩心擁抱

這首交響化、充滿豐富色彩的鋼琴奏鳴曲,讓布拉姆斯獨特的魅力發揮得淋漓盡致。尤其是第二樂章「充滿感情的行板」,引用史特瑙(Sternau)《青春之戀》(Junge Liebe)詩作,其中『夜幕低垂,皓月當空,兩心擁抱』的情感,轉化為動人至極的音符,是布拉姆斯所有作品中最迷人的旋律之一。

版本方面,我特別喜歡大師肯普夫的錄音,以及索可洛夫與安妮・費雪的現場演出,中生代的紀新與沃格特也非常棒。但是前年離世的鋼琴大師魯普(Radu Lupu)留下溫柔細緻的演奏,我認為最適合初識此曲的愛樂朋友,他真的懂布拉姆斯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