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電影獎系列四之三》《由島至島》揭令人震撼的台籍兵黑歷史

胡幼鳳 / 前台北電影節總監、楊士琪紀念獎主委 2024/07/05 17:02 點閱 1750 次
《由島至島》由移居台灣的前外交官音樂人馬場克樹演出邪惡的辻政信。(作者提供)
《由島至島》由移居台灣的前外交官音樂人馬場克樹演出邪惡的辻政信。(作者提供)

入圍台北電影獎的五部紀錄片中,《由島至島》是令人震憾又格局宏大的國族紀事,除了由受害者口述二戰時日軍入侵攻佔馬來半島三年八個月,犯下屠殺華人、虐殺戰俘的血腥歷史,並追索台籍日本兵在這場骯髒的戰爭中的角色,這是70年來從無人追究及處理的歷史。

戰爭為人類留下創傷

導演廖克發用290分鐘的片長爬梳統整了龐大的史料,包括文件、紀錄片、政令宣導片、田調、口述,並以重演、紙芝屋(在木箱式舞台以圖畫說故事)的方式,剝洋蔥般點點滴滴由個人的親身經歷來還原及重現歷史,叩問及反思受害者與加害者的邊界切換,戰爭極其醜陋恐怖殘酷地為人類留下創傷。

《由島至島》原是馬華作家黃錦樹的小說名,廖克發引用為紀錄片名,連結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廣島、台灣島、馬來半島的關連。他的目的並非要以今人的眼光,去評斷過去,也不純為戰爭究責,而是探討人們如何選擇記憶及創造新的記憶。

流露憤怒與疑惑

他試圖以客觀的旁白貫穿全片,做為一個出生在馬來亞的華人,娶了台灣妻子已取得中華民國身份證的台人,多重的身份,讓他盡量用謹慎客觀的態度處理敏感議題,他用父親對兒子敘述歷史的口吻錄製旁白,但憤怒與疑惑的心態仍難克制地流露出來。

片中藉由親自口述及演員重演的方式,來表達台籍日本兵以不同的心態參戰,有些被迫參軍,但也有些被洗腦,洋洋自得於身為皇民,志願參戰,面對鐵證如山的二戰日軍在中國及東南亞姦淫擄掠血腥屠殺的惡行,不但否認,還認為多為捏造,甚至有人因獨子身份、年齡不足被打回票不得參戰而怏然。

不過在層層剝除心防後,有位台籍日本兵承認曾目擊台灣兵在戰爭中輪姦婦女。

對華人血腥大屠殺

日軍在1941年12月發動太平洋戰爭,激進主張擴大戰事的日軍作戰主任參謀辻政信,為統帥山下奉文策畫了日軍在馬來半島登陸的計畫,1942年2月騎著腳踏車的日軍先後迅速攻占馬來西亞及新加坡,擊潰英美聯軍,而為杜絕當地華人捐款資助國民政府抗日,他策動在星馬等地對華人血腥大屠殺。


”AA”
圖說:由受害者口述二戰時日軍入侵攻佔馬來半島三年八個月,犯下屠殺華人、虐殺戰俘的血腥歷史。 (作者提供)

紀錄片引用了亞歷堅尼斯和威廉赫頓主演的《桂河大橋》的片段,來講述戰俘被日軍帶到泰國建築死亡鐵路的歷史。但辻政信在戰後化裝成僧侶竟逃過戰爭法庭的追訴,成為作家、國會議員,直到後來在寮國失蹤被宣佈死亡。

廖克發找來曾經是駐台的外交官馬場克樹飾演辻政信,愛台的馬場於 2012年移居台灣,成為創作歌手及演員,由他飾演罪魁禍首,相當反差。

這部片長近5小時的紀錄片,分為七大段,以台籍日本兵談當年入伍開篇。
其中令人觸目驚心的是馬來半島的大屠殺倖存者的口述,老村長激動落淚回憶六歲時,尚在襁褓的弟弟被日軍用刺刀刺殺,腸子外流仍爬行至死的慘狀。在叢林間的屠村遺址,倖存的老婦詳述村民被趕到學校,然後排排蹲著被日軍軍刀刺死,她母親被刺死時,仍拚死護她而倖存。

日軍在馬來半島有計畫地屠殺華人,通常先派一位會福州話的台籍士兵到村裡借東西並打探各戶人口資料,將人們集中到空曠地,用華語誘使藏匿者現身,然後把男的刺死踢下河或丟到井裡,女的則被先姦後殺,而通曉日語的台籍老師在日軍來後,將華僑參與抗日籌款的帳簿交給日軍,日軍便依名單殺人。 這種情節也見於馬華作家張貴興的得獎小說《野豬渡河》中,馬來華人恨台籍兵更甚於日本兵不是沒有來由。

台人的角色深入

紀錄片還曝光日軍 731 部隊在星馬的細菌戰實驗計畫中,也有21位台籍人士參與,要把瘟疫用汽球空飄到美國。在台北的台灣博物館他意外發現台灣拓殖株式會社之檔案,其中台灣資本家與醫生除參與軍需品的投資,還包括慰安婦的經營。在在顯示台人在這場醜陋的戰爭中的角色相當多元且深入。

鏡頭轉到廣島和平紀念碑,廣島小孩只會被教育關於原爆的記憶,卻無法從被竄改的歷史教科書中得知海外的屠殺。廖克發質疑日本有六座紀念猶太屠殺中心。 卻沒有一座東南亞華人受難紀念中心,幸而有良知的日本學者高嶋伸欣每年定期帶隊到星馬為死難的華人掃墓上香,至少有人在反省血腥的歷史,而不致真相從此灰飛煙滅。


”AA”
圖說:導演廖克發用290分鐘的片長爬梳統整了龐大的史料,叩問及反思受害者與加害者的邊界切換,戰爭極其醜陋恐怖殘酷地為人類留下創傷。(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