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中的靈感

張文亮 2024/03/28 17:23 點閱 2266 次
認識耶穌,是祂與我們的同住。(網路截圖)
認識耶穌,是祂與我們的同住。(網路截圖)

一、當難過的波濤掩蓋我

「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地有恩典有真理。」(約翰福音一:14)耶穌,「住」(dwelt)在我們中間。認識耶穌,是祂與我們的同住。

主不在乎我敗壞

耶穌是有著人的身體,與罪人在一起生活。耶穌不在乎我們的敗壞,不在乎我們的軟弱,不在乎我們的愚昧,不在乎我們的有罪,不在乎我們的反覆,願與這樣的我同住,就是恩典。耶穌的同住,在不明白之處,成為我們的光照;在缺乏之處,成為我們的供應;在虛空之處,成為我們的滿足;在軟弱之處,成為我們的扶持;在失敗之處,成為我們的得勝。

主與我同住

我是一個罐子,非常有限,主與我同住,才體會什麼是充充滿滿的。我實在是看不見,主與我同住,我才能看見恩典。我實在是不明白,主與我同住,我才能看見真理。我在無的當中,能夠體會耶穌的有嗎? 其實,我還是無,而且時間越久,越來越接受自己的無,無有盼望,因為失望;無有信心,因為難過;無有愛心,因為擠不出愛。當難過的波濤,掩蓋我的信、望、愛,我不求這些了,只求主住在我心間,在我小小的心間,充充滿滿地有恩典有真理。

二、我是曠野的一朵小花

我到教會分享是求生,是逃難,我不將教會分為基要派教會,福音派教會,靈恩派教會等,教會就是教會,教會是屬基督的。自認自己的教會是屬基督,也不是為看不起人,以為別人的教會不屬基督。

人愛分門別類

人有個危機,喜歡預先設立幾個分類的框框,然後將別人投入這些框框。這在政治上很常用,分門別類,再結黨鬥爭。也用在社會學,將族群分類不同階級以後,利用不同階級的矛盾,來對抗。
如果我們一直跟隨耶穌,生命所產生的表現,別人用來分類我們的框框嗎?這樣是不好的,不要倒果為因。

忘記那些框框

當然有人學什麼,希望像什麼,那是人性的軟弱,喜歡模仿外面,時間一過,那些學來的外表,都會掉漆,我們又會回歸照著本像,跟隨主。我是基要派教會的講員?我是福音派教會的講員?我是靈恩派教會的講員?我早就忘記那些框框。因為框框不是保障,也許苦難,使我掉出這些框框。我是曠野的一朵小花,過的日子很辛苦,依然期待一生朝向主陽光。

”AA”
我是曠野的一朵小花。(網路截圖)

三、上帝知道人的痛苦

「他們必經過這地,受艱難,受飢餓;飢餓的時候,心中焦躁,咒罵自己的君王和自己的上帝。」(以賽亞書八:21)聖經裡許多讀起來比較負面的經節,不會放在「金句」,主日講台很少用的經節,冷僻的聖經節,其實是非常幫助人的。

焦躁與自傷

上帝提醒我們,有種艱難的光景,稱為「飢餓」(hungry),想要卻沒有,想解決卻沒辦法,想有答案卻只有問題,想剛強卻沒有力量等。飢餓會有不同的延伸,上帝告訴我們,飢餓會產生「焦躁」(fret),這是讓人無法忍受,產生的破裂性、毀壞性,與焦慮性的自我傷害。焦躁會產生苦毒,咒罵自己的牧者、輔導、主管、領袖等,再下一步是強烈的焦躁,以為自己遭遇天譴,連上帝也罵。由飢餓到焦躁,由焦躁到苦毒,由苦毒到罵人,由罵人到罵上帝,上帝在告訴我們什麼?痛苦的衍生,是有程序的。痛苦的表現,有其演進,這是「痛苦學」。

跨越痛苦學

上帝有很大的度量,當人在艱難的光景時,上帝知道人會罵祂,上帝了解那是人痛苦的極致,所以「飢餓的時候,心中焦躁,咒罵自己的君王和自己的上帝。」
因為罵上帝之後,人就罵不下去了。


”AA”
上帝提醒我們,有種艱難的光景,稱為「飢餓」(hungry),想要卻沒有,想解決卻沒辦法,想有答案卻只有問題,想剛強卻沒有力量等。(網路截圖)

四、變質的慶典,是群體的壓力

「耶穌說了這話,仍舊住在加利利。但他弟兄上去以後,他也上去過節,不是明去,似乎是暗去的。」(約翰福音七:9-10)很多慶典的背後,有色情;許多表面光明的背後,有污穢;許多華麗的背後,有浮誇。

變質的慶典

出埃及時,上帝子民的住棚節,到了羅馬時代,住棚節成為猶太人的慶典。全國的男人,集中耶路撒冷的慶祝會。不再是為上帝守的嚴肅聚會,不再是為提醒自己是寄居的。變質的慶典,經常是與政治力量的混合。變質的慶典,是清除異己的時機。變質的慶典,是不得反抗的規定。變質的慶典,是全體來的群體壓力。慶典,使人有不敢說不的自由。虛假的合群,是使人不敢不合群。不只是猶太人,世界各國都是如此。

主耶穌前來住棚節

主耶穌前來住棚節,是為一個幾乎是要被打死的淫婦,為一群願意清早來聖殿聽道的人,為幾個稱耶穌是「好人」(約翰福音七:12),卻不敢說出的百姓。主耶穌為那些想在慶典中尋找真義,為那些想單純敬拜主的人而去。主耶穌隱藏而來,為隱藏的蒙恩者而來。因為變質的慶典,是群體的壓力。


”AA”
出埃及時,上帝子民的住棚節,到了羅馬時代,住棚節成為猶太人的慶典。(網路截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