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心》做記號與貼標籤

施壽全 / 馬偕醫院醫師 2024/02/27 14:22 點閱 1800 次
醫療人員是應該有比其他行業從業人員,有更多的耐性與愛心。(中央社)
醫療人員是應該有比其他行業從業人員,有更多的耐性與愛心。(中央社)

各行各業所面對的「顧客」,有狀況一般,有優良,當然也有「惡劣」的。醫療雖然不該說是面對「顧客」,但提供的仍算是「服務」。醫療提供者,固然應該有比其他行業的從業人員,有更多的耐性與愛心,但即使如此,仍然有病人或家屬,就不是那麼的「品性端莊、體貼順服」。

病歷上做記號

有人可能個性原本就小氣、多疑、挑剔、囉嗦,如此也就會表現在就醫態度上,讓應該有較多耐性與愛心的醫療人員,也承受不起。這樣的病人因為到處得不到滿意的答案,就常會在不同科別間進進出出。

在紙本病歷時代,有同事就會私下在病歷封面做個「記號」,提醒其他同工,看到了,就知道「麻煩」來了,必須小心因應。曾有病人因為表現太「傑出」了,遭不同同仁在病歷上做了十餘個記號,也算是「創紀錄」了。不過,記號只能藉由「默契」私下使用,後來病歷紀錄都納入電腦,電腦雖可靈活應用,其中也備有一些欄位以週知新的公務訊息,也有特殊病情的提醒,但病人是否「很難搞」這類事情,就不能再有正式註記了。

貼標籤涉及歧視

許多年前,一些醫療人員,對於後天免疫缺乏症候群(AIDS)的瞭解不多,也很擔心遇上,所以也會做記號,但漸漸知道疾病並非那麼可怕,又恐涉及侵犯隱私問題,曾經使用來「警示」的記號,就不復見了。

「記號」有一個相對比較沉重的同義字是「標籤」,做記號或貼標籤,都可能涉及歧視,不是好事。平情而論,醫療本就該普渡眾生,一視同仁,雖然遇到「麻煩製造者」會辛苦些,但是又何奈?這就是工作,能少一些這類標籤,也可算是一種進步。

相對於醫療的減少,社會上有很多事工,「貼標籤」的動作仍相當盛行,而且彼此都心知肚明,是誰幹的?被貼標籤者,有些是確實的,有些則可能很冤枉,但「標籤」是真是假?並非關鍵,重要的是,這就是一種態度的表達,也是反映這是個「只有立場、沒有是非」的社會,最明顯的「記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