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在醫院相遇

林承曄 2024/01/03 17:05 點閱 2529 次
在醫院相遇,我們各自安好,是上帝賜福給我們。(網路截圖)。
在醫院相遇,我們各自安好,是上帝賜福給我們。(網路截圖)。

當醫院成為老朋友經常碰面的地方時,再多的驚喜,也只剩下嘆息…。
「那個⋯⋯你是林承曄嗎⋯⋯?」

一個老頭子

目光渙散的我,站在領藥櫃台附近,無力的盯著彷彿一直跳不到的燈號。突然有個聲音在身後叫著我的名字!回過頭,我一臉茫然的望著一個老頭子(我一直到現在都還不能接受自己已經是胖老頭的現實,老是叫比我年紀小的人是老頭!)

「不好意思,您叫我嗎?」
「對啊!你可能不認識我啦,你是苗栗人對嗎?我國中高你一屆住宿舍!」
「哈,學長,不好意思,我這幾年有點老人痴呆,事情和人都記不淸楚了⋯⋯」

為什麼被認出來?

好啦,我必須承認,不是現在,其實我從小自閉,就一直不大記得人的面孔和名字!只是,這些年更令人生氣的是——我明明入伍那天量身高體重就是175/68,一年十個月胖了二十幾公斤!二十公斤吔!隨便分佈在身上任何位置,不都應該是腦滿腸肥、面目全非的嗎?

為什麼這些當兵前的朋友、同學,都可以毫無懸念的一眼認出我來?難道記憶中,年輕時自以爲是的玉樹臨風、風流倜儻,都只是自己在騙自己?!

「你記得你們班住宿舍的小弟和跟你一起搭伙的同學?他們一個當了校長,那個小弟退伍考上律師⋯⋯卻很年輕就自殺了⋯⋯」

一下子我的記憶又飄向遙遠的過去,回到我那高大英挺、氣宇軒昂的年代。三個乳臭未乾、自以為是的小子,在討論著要不要參加隔壁女生約去露營的事⋯⋯

「小弟」走了

前幾年同學會,終於跟母校校長聯絡上了,他告訴我「小弟」走了⋯⋯而且是很年輕就自己放棄了自己!我一時很難接受從小過目不忘,好像除了體育,什麼事都不當回事兒,一付沒有任何事情難得了他的小弟。他一路順順利利上了名校,念完法律系,立刻考上律師、結婚生小孩,最後卻在應該意氣風發的時候,選擇了在孩子還沒長大,最不該離開的時候,自己走上絕路⋯⋯

忘了怎麼跟那個學長結束話題,甚至完全忘了問他大名⋯⋯。走出醫院,突然發現天空倒是一掃這段時間的陰霾,難得的露出臉來。還沒全乾的台階上,反射著金色的陽光!

時間刷過

這個世界既殘忍,卻也公平…時間刷過,任何的我們對任何其他人,即便再怎麼親密,其實也只剩下幾句口頭追思或一句嘆息吧!

跟校長約了幾次喝咖啡,最後不是他女兒的事,就是我母親的事,終究還是沒碰上!再約一下吧,不然會不會又是一輩子了⋯⋯
雖然,沒見到留在心裡的玉樹臨風也很好!怕我們這年紀,見面聊起來⋯⋯又只是更多的嘆息!

但是,不管怎樣,我們都要各自安好,新年平安、健康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