雞蛋進口圖利廠商? 藍盼農業部說清楚

呂翔禾 2023/09/04 12:39 點閱 8874 次
國民黨4日指控,農業部在年初缺蛋時,高價從巴西進口雞蛋,且圖利特定廠商超思。(國民黨提供)
國民黨4日指控,農業部在年初缺蛋時,高價從巴西進口雞蛋,且圖利特定廠商超思。(國民黨提供)

【台灣醒報記者呂翔禾台北報導】「資本額50萬的超思,竟可以做6億的進口蛋品生意?」國民黨4日召開記者會,質疑農業部在年初缺蛋時,高價從巴西進口雞蛋圖利特定廠商超思,且未公開相關採購合約,呼籲農業部公布相關細節。但民進黨立委莊瑞雄解釋說,缺蛋專案進口屬於緊急狀態,收購價與補助本來就會比較高。

農業部於年初因缺蛋,委託超思公司專案進口雞蛋,但超思董事長秦語喬僅出資1000元,卻能從巴西進口高達8000萬顆、國內佔比6成的雞蛋數,引發討論。

農業部說法矛盾

國政基金會副執行長凌濤4日質疑,關於超思的母公司,農業部在9月2日與3日的新聞稿中自相矛盾。9月2日農業部說「超思公司與國內業者吳記蛋品有親屬關係脈絡」、「並非新手,原本就在做雞蛋進口」。但只隔一天,9月3日的新聞稿卻說沒有說超思是誰的母公司或子公司。

「資本額50萬的超思,竟可以做6億的進口蛋品生意?」凌濤不滿說,超思還有獲得農業部1億元的蛋品補助,而負責人秦語喬竟只出資1000元,只佔股0.2%。那麼其餘99.8%股份是誰擁有?採購合約怎麼寫?農業部到現在竟不敢公開。若照農業部說法,超思的親屬可自行與日本或巴西做生意,這是否認證超思只是進口雞蛋的白手套?

沒有進口雞蛋紀錄

凌濤表示,「吳記蛋品」其實有兩家,分別是岡山吳記蛋行和新北的吳記蛋品股份有限公司,但無論是哪一家,根據經濟部國貿局資料,這兩家的進口實績都呈現微量甚至掛零,何來有雞蛋的「進出口實績」?農業部講「吳記」是否也只是找一間業者當掩護而已?

他強調,若真如農業部所說,幕後股東是辛苦把蛋弄回台灣的業者,那請農業部公開合約跟幕後股東。但若農業部不敢公開,是否代表可能有上下其手的可能性?凌濤呼籲,農業部應該將相關細節說清楚,接受全民的監督。

緊急採購補助較高

但民進黨立委莊瑞雄同時召開記者會回應說,3、4月因為國內缺蛋,而平常進口雞蛋的美國、澳洲與日本也都有缺蛋,因此要找其他雞蛋來源,並先用比較高的價錢進口(即緊急進口),到國內就用比較低的價格出售,由政府吸收損失,藉此平穩物價,「就是這麼簡單,」莊瑞雄強調。

另外他也提到,因為是緊急進口,所以農委會的補貼就會比較高,且很多緊急專案進口的雞蛋是採用空運,成本因此比較高,但陸續幾波海運的專案進口平均下來,其實採購成本都是差不多的。針對在野黨還指控進口雞蛋有不合格是「謀財害命」,但只要抽檢出不合格,政府都會銷毀或退運,不會影響消費者權益,盼在野黨不要過度解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