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凌虐童層出不窮 調查需第三方介入

呂翔禾 2023/03/29 12:54 點閱 4670 次
民眾黨29日呼籲,暢通霸凌通報機制、納入第三方評鑑與完善法規。(Photo by 呂翔禾/台灣醒報)
民眾黨29日呼籲,暢通霸凌通報機制、納入第三方評鑑與完善法規。(Photo by 呂翔禾/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呂翔禾台北報導】「近來虐兒、霸凌致死案件不斷,學校應該強化通報機制,將第三方納入!」民眾黨立委陳琬惠29日指出,從最近的霸凌案看,霸凌者同時掌握組織內反霸凌機制,要對抗校園霸凌,需要將校外專業人員、NGO代表納入。立委賴香伶也呼籲教育部暢通學校通報管道,立委張其祿則建議制定委外人員教導守則。

民眾黨台北市議員林珍羽直言,2019年兒福聯盟統計,39.8%的家長表示自己的小孩曾遭遇過霸凌,但同一年全台中小學霸凌通報僅有791案,教育單位雖然有制定通報規範,但實務上卻很少能通報,相關機制應要檢討。另外,目前的霸凌處理都需要10幾天以上,但學生已經受霸凌,無法忍受這麼久的處理程序,應縮減處理時間。

需納入第三方反霸凌

陳琬惠表示,看到豐原高中同學自殺等案件非常心痛,據教育部統計,2018年到2021年每年不適任教師約有30到40人,但僅有10到20人被汰換,政府應該明訂不適任教師淘汰的方法。另外,《校園霸凌防治法》一讀後就無下文,應儘速完善法規,防止報復性誣告、明定校安小組規範。

「很多霸凌案件,學校其實也是幫兇!」陳琬惠強調,要真正對抗校園霸凌,需要將校外專業人員、NGO代表納入。賴香伶也說,通報機制都有,但很多都是文書處理,校園霸凌其實很容易被學校自己壓下來,教育部要先將通報機制暢通,主管機關也要更主動介入調查。

應加速處理、制定守則

立委張其祿說,除了學校以外,安親班、畢業旅行等非校園區域也會有霸凌出現,不管是學生之間,或是行政人員與學生都有可能,但行政人員或畢旅的導遊、領隊,才藝班的教練並沒有管教專業,恐成為反霸凌漏洞。他呼籲教育部與教育局針對校園委外人員制定管教手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