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建煊/長照機構缺幹才《王院長與你談天說地104》

王建煊 2023/03/19 14:41 點閱 2833 次

如今經營長照機構或打算經營老人院的,最大的困難可能是找不到夠水準的服務人員,因此大量仰賴外勞。在台灣如此,在其他長照先進國家,例如日本亦是如此。日本以高薪資吸取台灣照服人員,薪水是台灣的一倍,供車供住,條件優厚。馬來西亞亦跟進日本,以同樣條件,吸引台灣照服人員去馬來西亞工作。

高檔照服員

但這樣搶來搶去不是辦法,必須從根本做起。因此我們打算設立「天使居人才培訓中心」,希望能籌得適當財源,使來天使居人才培訓中心參訓的學員,不但免學費,其他食宿亦免費。

務必培訓出高檔的照服等人員,供各界使用。這樣除可提高天使居的服務水準,且有助天使居在台灣遍地開花。行有餘力時,亦可為其他國家培訓長照人才,因為大愛無疆。

居家服務式的天使居

台灣人民的習慣,希望在自己家中往生。同時自己居住多年的家,一旦離開,必須搬進在林口的「鑫淼天使居」,心情或有困難。而且政府政策亦甚重視居家式的安養。為此我們正構思發展居家服務式的天使居。除特殊行動困難,健康欠佳的人外,可以選擇住在自己的家裡,我們會給與住鑫淼天使居類似的一條鞭服務。

當大家居住自己家,因為健康等原因,已甚感困難及不便時,立刻可以遷進我們的天使居直到往生。由參加鑫淼天使居開始,直到往生,我們都負責照顧。

另外以捐房養老的長者來說,房子雖已捐給基金會,但仍可繼續居住,直到往生為止。這方面要配合的措施很多,我們正在多方討論,並聽取大家意見。希望能有更適合長者需要的辦法出來。

鑫淼天使居完工後,可容納日照老人60人。不易自理生活老人26人,失智的老人18人,共104人。如日照的不算,真正能接納的長者床位只有44床。所以有人說,當鑫淼天使居宣布接受申請時,可能秒殺,立刻客滿,我們希望能有此榮幸。

照顧無子獨居者

那麼究竟誰優先享有這104或這44個位子呢?我們會有評估小組,對申請人進行評估,決定優先順序。但一般看來,最有需要的人,應該是無子體衰獨居,或無子獨居失智的老人。講得更白一點,凡是要死死不掉,想活又活不下去的長者,可能就是我們最優先要照顧的人。但是這樣的長者,並不一定是一貧如洗的低收入戶。

假如有一位無子獨居的婦人,已年近90歲,健康狀況不佳,先生一年前不幸逝世,生前是大企業家,留給她的財產最少有好幾億元。這位老太太已快要失去自理生活的能力,雖然請了幾位家佣,但仍惶惶不可終日。

富有卻無人可信賴

知道我們建了天使居後,極為嚮往,認為如能進住,她就安心了。錢對她已毫無意義。但錢要捐出來獻愛心,她也不知該怎麼捐,該捐給誰?但她相信天使居,願意捐出全部財產,只求在天使居換得一個真正能安享餘年的位子。

這位老太太她貧窮嗎?以金錢來說,她極富有。但對一位需要找個可以信賴,可以安享餘年,風中殘燭的獨居老人來說。她正面臨著人生最悲慘的階段,想死死不掉,想活活不下去。這種人不就是我們天使居最需照顧的另一種貧窮的人嗎?

如果她以全部所有好幾億財產捐出來,目的只在找到一個有大愛,視她如母親,可以安度最後時日的地方,你想她是多麼的需要天使居,其迫切的程度,無人能相提並論的。

更重要的是,她捐出幾億元的財產,我們可以再建天使居,那不是又可以照顧許多苦難的獨居老人嗎?

大愛就在眼前

進住天使居的貧窮,與一般身體健康,經濟困難,飢寒交迫的貧窮並不完全一樣。我們思想問題,一定要有高瞻遠曯的胸襟,心不存私,只存大愛想事情。大愛就在眼前,你說不是嗎?

講到貧窮,假如有一位獨居老人,是政府核定的低收入戶,疾病纏身,以貧窮標準來說,應該可以優先入住天使居了吧!但是大家有沒有查問一下,他為甚麼會變成一貧如洗的低收入戶?

經調查後,發現這個人曾經是個富商,但一天到晚花天酒地,搞小三,嗜賭成性。財產輸光,妻離子散,最後一身是病,靠政府的低收入戶補助度日。在天使居位子有限時,這種貧戶可以優先入住嗎?可能問題一籮筐。

我們歡迎愛心人士一起來共襄盛舉,提供卓見,因為愛心天使居是大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