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低薪策略下的產業失控 中產階級最慘

醒報編輯部 2023/02/20 17:42 點閱 3833 次

進來的經濟情勢依然詭譎,過去台灣的經濟主力外銷電子產業,庫存量大增,內需產業卻是十分火熱,像是旅遊、餐廳或是零售等行業,真可以說是跟去年相比,彷彿像是兩個世界。

當出口大跌,整個貿易順差也銳減,官方預估今年台灣經濟成長率只有2.8%。如果外銷欲振乏力,那就只能期待內需市場繼續火紅,但是台灣內需市場長期體質有問題,許多工作都是以低薪為主,牽涉到整體台灣經濟環境。

台灣產業需要轉型

台灣的旅遊服務業,長期低薪的狀況,讓人才不願意進入該產業,也讓缺工的情況不斷嚴重。勞動部每季公布企業人力需求調查,2022年第1季到第4季,連續4季都創11年同期新高。

尤其是現在火熱的旅遊業中的飯店業,包括基層的清潔跟房務人員都找不到,許多餐廳排隊人潮強強滾,但是廚房跟服務生也始終缺人。面對低薪造成的惡性循環,政府還是不斷抬高最低工資,2023年基本工資月薪由目前 25,250 元,調升至 26,400 元,調幅高達 4.56%。

時薪由目前 168 元調升至 176 元,調幅為 4.8%。問題是調高基本工資,對於這些行業的幫助其實極小,因為真正拿這樣薪資的人員並不多。就連餐廳服務生現在都不可能只拿兩萬六千元。

低薪難進步

當整體服務業跟餐飲業都受困於低薪策略,產業就不會提升,它的服務項目也就難以進化,所以我們看近來出國旅遊的人很多,但是國內旅遊相對就若是了。因為沒有吸引到國外的人來台灣旅遊。

政府恐怕需要更實際的補助來幫助產業轉型,不然光是調整最低工資,幫助的永遠是社會中最弱勢的人。如何幫助企業訓練出合適的人才,建構更好的環境,才是政府的當務之急。

過去陸客是台灣旅遊大宗,如果不能在結構上重新打造台灣觀光,企業就會因為收入不豐,被迫進續維持低薪策略。這樣要政府抬一下最低工資,企業才漲一點最低工資蝸牛式的改革實在緩不濟急。

中產階級更陷窘迫

政府近年來頻頻拉抬基本工資這樣做的後果,對於廣大的中產階級來說,都是進一步抬高物價。因為各種餐廳企業都會因為最低工資調整,而順勢調整產品的售價。所以台灣現在是百業齊漲,理由就是人事成本提高。

關鍵是就算最低薪資調漲,許多中產階級的薪水是根本動都沒動。所以當餐廳說因為人事成本提高,便當一個要加五到十元的時候,真正受到衝擊的就是那些薪水沒有調整的中產階級,因為他們被迫付出更多的錢,去維持原先的生活品質。

中產階級雙面夾擊

從雞蛋、麵包、便當到各種生活必須品,都會因為政府調高基本工資,最受傷的就是薪水高不成、低不就的中產階級。

台灣社會呈現M型化的狀況,雖然還沒有像是韓國那樣嚴重,但是卻因為疫情更加擴大‧內政部長林右昌就說,疫情期間讓貧富差距變大、社會相對剝奪感也跟著變大。近來政府放手讓雞蛋等產品價格的漲價,更是讓一般民眾欲哭無淚。

如果政府只會把焦點放在最低工資,不然就是金字塔頂端的台積電等產業,那真正居大宗的中產階級,永遠都會是被犧牲的那一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