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鳥瞰》藉APEC峰會 爭取加入CPTPP機會

李沃牆 2022/12/04 11:17 點閱 1539 次

小國不一定是弱國,如人口不及550萬人的新加坡卻能在全球競爭力名列前茅。台灣雖一叢爾小國,但經濟表現卻不弱,曾創下舉世聞名的「經濟奇蹟」,不少科技領域,如資通訊、半導體產業更是令全球刮目相看。君不見,「全世界不能沒有台積電」。

貿易覆蓋率不及韓國

不少人狐疑,為何台灣至目前僅參與7個自由貿易協議(FTA) ,貿易覆蓋率近10%。共包括與中美洲5小國及2013年11月簽署的「台星經濟伙伴協定」(ASTEP)、2013年12月生效的「台紐經濟合作協定」(ANZTEC)。遠不及競爭對手韓國已與57國簽署FTA,貿易覆蓋率逾70%。

2022亞太經合會(APEC)經濟領袖會議刻正於18日及19日兩天在泰國曼谷召開。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再度以蔡英文總統特使身分赴APEC參加領袖高峰會,穿梭在各國領袖間,正說明了「莫道桑榆晚,晚霞尚滿天」。台灣在美中角力下,能否藉此峰會廣結善緣,爭取加入CPTPP?

APEC對台助益有限

台灣於1991年以「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名義加入「亞太經合會」(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APEC)成為會員。現有21個會員經濟體的APEC,會員國GDP總量約占世界的60%、貿易量約占世界的47%,是亞太重要的經貿合作平台。相關的議題橫跨數位經濟、中小企業、永續能源、健康與衛生、婦女賦權、原民經濟、糧食安全、促進經貿便捷化等。

持平而論,APEC讓台灣在國際場合有話語權,是台灣一個重要的國際舞台,也是台灣能派遣高級政府官員與會的國際組織。遺憾的是,台灣近年來在APEC會議中卻受到政治限制,更有被邊緣化的危機感。況且,此組織不在區域經濟合作談判,僅是一個對話平台。

對台灣出口貿易有實質助益的,應是與貿易國簽署單邊或多邊的自由貿易協定(FTA),或是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omprehensive and Progressive Agreement for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CPTPP」、「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egional Comprehensive Economic Partnership,RCEP」。

應積極加入各種貿易協定

出口是台灣經濟成長最重要的引擎應無庸置疑,又台灣出口貿易產品雖以資訊、通訊及科技業為主,但在《資訊科技協定》(ITA)下,包括電腦、電信產品、半導體及製造設備會員國已逐步降到零關稅,每年至少可為台灣節省8億美元以上的關稅,對出口幫助甚大。

準此以觀,台灣加入CPTPP或RCEP對高科技類產品並無顯著的助益。但台灣有57%的出口是傳統產業,平均稅率落於5%至10%區間,受關稅影響極為顯著,調降關稅對他們而言絕對是普降甘霖。CPTPP的11個成員國人口約5億,GDP達11兆美元,占全球GDP的13.1%,貿易值占我國貿易總值超過25%。

據主計處統計,今年前9月台灣對CPTPP會員國的貨品出口值年增23.8%、進口值年增14.9%,足見其對台貿易舉足輕重。因而,不論是單邊、多邊、抑或雙邊貿易協定,皆可加速台灣與國際接軌,俾利經貿發展。

台灣加入CPTPP的二大挑戰

台灣正式申請加入CPTPP已滿一年,但尚未獲受理審查,也只能苦苦待待。據報導,澳洲總理艾班尼斯(Anthony Albanese)在18日的APEC峰會上語出驚人地表示:「CPTPP是給公認的國家參與,而台灣在APEC只是一個經濟體」,引發不少聯想。

由於CPTPP是採取共識決,申請國必須同時獲得現有的11個會員國(包括澳大利亞、文萊、加拿大、智利、日本、馬來西亞、墨西哥、秘魯、新西蘭、新加坡和越南)一致同意才能加入,難度極大。

尤有進者,APEC會員國與CPTPP會員國重複度高,澳洲態度模稜兩可,是否意謂其他會員國亦復如是?筆者認為,台灣加入CPTPP有二大挑戰,一是經濟與法規制度面。二是地緣政治層面。

首先就前者而言,CPTPP仍是全球迄今最嚴格的自由貿易協定,消除成員國近百分之百的關稅。我們必須問問自己,是否已做好市場開放及制度改革的準備及因應措施。

尤其在工業及農產品影響面上,汽車要面對日本的競爭、農業方面除方要取消對某些農產品的禁令,並採取高標準的貿易自由化外,還要面臨成員國進口農產業競爭;金融服務業則要面臨市場自由化的挑戰及法規調適,相當曠日廢時。

其次就後者而論,台灣加入CPTPP需面對中國大陸在「一個中國」前提的政治施壓,除各會員國受中國政治壓力恐難力挺外,特以在當前兩岸關係冰凍未解情況下不甚樂觀。內部經濟問題決定在自己,但地緣政治問題必須雙方遞出橄欖枝,以誠信溝通,才能化干戈為玉帛,尋求最佳的解套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