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政立委專訪8》推動社福很給力 吳玉琴堅持為弱勢發聲

簡嘉佑 2022/10/27 10:00 點閱 6442 次
立委吳玉琴接受本報記者專訪,談論從社福界轉戰立委的經驗。(Photo by 簡嘉佑/台灣醒報)
立委吳玉琴接受本報記者專訪,談論從社福界轉戰立委的經驗。(Photo by 簡嘉佑/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簡嘉佑專訪】「儘管社會弱勢的聲音很微弱,但那可能已經是他們的全部了!」民進黨立委吳玉琴25日受訪時表示,修法過程中常會涉及到各界的利益糾葛,有時還會斷人財路,至今仍會收到不少黑函。但她說,自己始終站在「公益與正確」的角度思考,傾聽社會最底層的聲音,立委更是銜接官民意見的重要橋樑。

吳玉琴長期致力推動老人福利,於2016年成為民進黨第九屆不分區立委時,當該屆就推動將近30個法案,範圍涉及長照、社會福利與居住正義等領域。她近期獲得公督盟「優秀立委」的評選,更參與11場以上的公聽會、記者會與研討會。

做擋人財路的事

當被問到推動法案是否曾經遇到什麼困難時,吳玉琴感嘆道「很多困難!」,她回憶說,最深刻的修法經驗就是《就業服務法》,當時規定外籍移工每三年就要返國一次,但光是這樣簡單的一句話,就讓外籍移工叫苦連天,因為每當外籍移工重新返台後,就要再被收一次仲介費,更成為制度性的剝削。

然而,此項規定影響到數百億的仲介費用,修法形同是斷人財路。她形容,當時仲介黑函更是鋪天蓋地而來,「一起推動修法的立委甚至寫了不自殺聲明」。吳玉琴半開玩笑的說「壓力非常大,覺得身邊隨時都要有個彪形大漢,不然就會被蓋布袋抓走」,她笑說。最後還是在黨團的支持下,成功修訂該條款,但「到現在還時不時會收到仲介的黑函。」


”AA”

把法條背得爛熟

《醫療事故預防及爭議處理法》,俗稱醫預法,橫跨立法院多屆會期都遲遲沒有修法,直到今年5月才三讀通過修正草案。吳玉琴手扶著額頭說,這個法律涉及範圍實在「太複雜了」,過去常因為賠償費用要由誰支付等問題而爭論不休,導致這部法案上屆的時候,差臨門一腳就能三讀通過。

吳玉琴拿出醫預法的文件,上面佈滿密密麻麻螢光筆的痕跡,並自信說道:「每一個條文都背得滾瓜爛熟」。她指出,該議題可分成三方面來討論,「醫師刑責合理化」、「建立醫療事故糾紛的SOP」,再討論「賠償機制與金源」,把問題釐清之後,再來一層層解決。

她以醫療事故糾紛SOP為例說,醫療機構應先組成「醫療事故關懷小組」,如果爭議未解,再交由地方的「醫療爭議調解會」來處理。吳玉琴強調,如果把SOP的程序訂好,就能加速相關流程,「不會讓醫療事故爭議的病患或家屬苦苦等待」。

社福要有大格局

吳玉琴表示,過去曾推動讓物理治療師專業分工的法案,在健康預防、非疾病治療等項目,可以適度與醫療體系脫鉤,但卻遭到醫界強烈反對。吳玉琴不解的說,當時只是希望因應高齡化趨勢,讓物理治療師可以走進社區,發揮社區照護的功能,不料醫界卻不願放手,呼籲各界應「要放大格局來思考,怎樣對台灣才會更好」。

衛福部為了擴大失智症的照護活動,將「長照服務」(居家、日照、輔具等)與「共照中心」(如照顧指導、就醫輔導)服務分流,引發許多失智症病友家屬抗議。吳玉琴也於日前召開公聽會,邀集產官學各界人士與病患家屬等交流意見,盼能聚焦討論失智症照護的問題。


”AA”

成為官民的溝通橋樑

她坦言,雖然能了解政府想擴大長照服務的用心,但「長照司的失智症照護做得並不好」,尤其共照中心與病患、家屬的關係相當緊密,但一紙政策就要將這些家庭抽離,且其他資源銜接或創新服務都付之闕如。

「社會工作不能說放手就放手,不然就是相當殘忍、不負責任的作法」,吳玉琴無奈的說,有時候行政機關只在乎行政管理與數據,而缺乏人情味,更沒考量到家屬的需求,「官民之間宛如在平行時空」,所以立委此時就要擔任溝通的橋梁,提供對話的空間。

行公義、好憐憫

當被問到投身關懷弱勢的動機時,吳玉琴表示,因為自己是基督徒,從進入立法院以來有「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上帝同行」的期許,「事情做在最小的弟兄上,就是做在上帝身上」。她指出,修法過程會面臨到各方利益的拉扯與糾葛,「每個人在不同事件中都有可能是弱勢,但我會試著站在最弱勢的一方去思考」。

吳玉琴透露,這個會期持續關注《精神衛生法》、《犯罪被害人保護法》、吹哨者法案、人口販運條款等,而這些法案的共同點就是「都是在保護弱勢者」,如果社會漏接他們,他們可能就消逝在社會的最底層,而政府重要的職責也是傾聽並幫助他們解決問題。

她笑著說,有時候不太考慮自己的利益,致力於傾訴弱勢的聲音,還會被黨團罵說,怎麼會有那麼多意見。然而,吳玉琴語氣堅定的說,「社會上有權勢的人不需要我們去錦上添花,弱勢發出的聲音儘管很微弱,但卻可能已經是他們的全部了。」


”A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