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經雜記〉探一下富人的物種原始

游常山 2022/04/11 10:13 點閱 1009 次

俄烏戰爭開打以來,西方國家都稱俄羅斯那群與普亭長期利益輸送的鉅富為「寡頭」(oligarchs),這名稱當然是有鄙夷的味道,這也是西方正義聯盟理所當然要站在烏克蘭後面,持續強力制裁俄羅斯的正當理由之一,連英國首相強生日前都親訪烏克蘭首都基輔,談加強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

杜拜迎接俄富豪

而《華爾街日報》又追蹤報導到,這些俄羅斯「寡頭」居然把私人飛機靠在中東的杜拜。但是杜拜隨即發表聲明,這些飛機可以停泊杜拜,但是到戰爭結束前都不能開走。

這則新聞有趣在,連國際紅十字會總會所在的瑞士,都不再堅持永久中立國,加入西方以金融手段制裁俄羅斯,反而中東的杜拜看有機可乘來迎接不義的富豪。

太有趣了,原來財富真的是讓像是杜拜這樣特殊定位的地方,其正義尺度可以轉彎,不免聯想到財富的本質,與《聖經》提到的富人到死都很難悔改的傲慢心態。

財富才是正義

十九世紀的達爾文在提出《天演論》的破格理論時候,同時窮究了物種的原始,這套論述拿來套用分析人類社會,有所謂「社會達爾文主義者」(social Darwinist)的史觀,也就是窮人都是笨蛋,富人有其正當性,因為是菁英,是贏家。

據此,西方的社會學家在研究富翁的集體既得利益的心態,也曾經套用這個「物種原始」的概念。

用一個直接的說法,富人都想要避稅,對付各國的國稅局的課稅,手段千奇百怪,有一陣子所謂的國際免稅天堂「開曼群島」等奇怪的公司註冊地,非常被媒體關注,甚至傳出:部分富豪考慮放棄自己國家的國籍,登記在飄盪在汪洋中的豪華郵輪的說法(這樣就不必對任何宗主國繳納所得稅)。

巴菲特想得開

真正能像美國人、前全球次富、投資天王巴菲特那麼想得開的富翁如鳳毛麟角。巴菲特曾經和前首富、「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在全球幾十億人演出一場「慈善資本主義」,巴菲特把總財產的三分之二捐給比爾與梅琳達蓋茲基金會(巴菲特對公益興趣不大,只願意給錢),任他們伉儷(現在也協議離婚了)用於全世界的流行病的醫治。

好比,比爾蓋茲就大力宣傳他們已經終結了地球上(而且一度在台灣肆虐)的小兒麻痺。

然後在內政上比較向左派傾斜的黑人總統歐巴馬時代,比爾蓋茲與巴菲特親上媒體遊說美國境內的超級有錢人,要支持最低稅負 (只差沒有說要挺政府,誠實納稅),巴菲特說得真誠:「我秘書繳交的所得稅的稅率還比我本人高,這實在不合理。」

戰爭下的富人醜態

不過美國的四年一次總統改選就像是鐘擺效應,歐巴馬總統過於強調正義取向的內政國策(包括「奧斯卡金像獎太白人了」等力捧黑人的說帖)終於惹來中下階層白人的憤怒,而迎接了共和黨、房地產商人起家的川普總統,然後像是巴菲特這樣的鉅富就閉嘴了,對於執政的、掌權的,最後還是不要批其逆鱗。

回過來看俄烏戰爭下兩國的鉅富,他們的醜態有那些呢?有人私底下放箭,說不是只有俄羅斯才見到發國難財的鉅富的醜態,烏克蘭難道沒有?一定有的,只是西方媒體從來不會去報導這個角度,倒是與普亭親善的俄羅斯「寡頭」們可慘了,這場從2月24日打到現在已經近五十天的惡戰,以百姓為芻狗的不義戰爭,「寡頭」們像是過街老鼠,因為打他們就是打普亭。

除非是有正確的信仰的人,全世界的黎民百姓提到離他們生活世界很遙遠的豪門,鮮有不酸葡萄心理的,但是若加上戰爭因素,再用放大鏡檢視富豪們的言行舉止,考究其起家的故事,就知道「富人的物種原始」實在是一則則離奇的故事,背後寫滿了人類不平等的起源,這就是各國社會動盪的根源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