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er_040921_nbc

失去理性的愛 動物權凌駕人權(觀察者 The Spectator)

林志怡 2021/09/05 13:23 點閱 1398 次

Top dog: how animals captured politics

可愛小動物狂熱甚至讓人類放棄了自己生存的權利!

154 隻走私品種貓安樂死事件引爆台灣動保界,連帶著數位立委也跟著舉行記者會呼籲要「重視動物權」;日前美國總統拜登的寵物犬死亡時,總統蔡英文的一則回覆也讓網友炸開鍋,痛批總統不分先後、關注別人家的狗,卻不關注自己國家因疫情死亡的同胞。

寵物與動物話題一出現就控制短時間的政治與輿論走向,政客們喜歡在相關議題中宣揚「動物友善國家」的理念,並藉此獲得支持,但就 154 隻寵物貓安樂死事件而言,這種一面倒的政治操作讓保育界的聲音遭到徹底掩蓋,相關人士甚至透過社群軟體怒吼「你們只是喜歡可愛小動物。」

由此可見,「寵物」對人類有時具有非比尋常的不理性影響力,有時保障寵物權力的行動,甚至瘋狂到必須建立在犧牲人類權利的基礎上。如日前英國進行阿富汗僑民撤離行動時,一名士兵得到了登機撤離的權利,但該名士兵竟表示,「如果動物保護區的貓狗不能一起登機,我就不登機!」

而後,英國民眾發起了「方舟行動」,對軍方施壓,要求政府無視其他急需撤離、多達數千名的民眾,讓貓狗優先登機,而該名士兵最終與其他無法及時撤離的民眾則被留在了阿富汗。該行為讓國際一片譁然,直呼此一決策太過荒謬,但有些激進的民眾確實認為,動物應該優先於人類的權利。

在動保事件中,動物永遠都是受害者,因此動物優先的想法在近 20 年快速佔據了輿論的主流地位,公眾人物爭先恐後地推波助瀾,使此一趨勢白熱化,就連新冠疫苗研究時需要使用的實驗動物權利,都被相關團體擴大解釋,但也是「動物權比人權更高貴」的不理性信念,造成了阿富汗撤離的悲劇。

環境破壞、動物虐待新聞讓人類對於動物總抱持著一種無解的愧疚心態。但 1995 年專欄作家西森發佈於觀察者的文章就警告,如果允許動物權利毫無節制地擴張,公眾輿論會「越來越令人惱火和荒謬。」,動物權利運動將與其他烏托邦學說一樣走向末路。

如今,部分政治人物已開始覺得動物權利團體的思維「不可理喻」,並將動物至上的言論視為「黑暗邏輯」。就如台灣民眾只關注 154 隻走私貓、無視每年遭銷毀的數千萬走私爬蟲類與昆蟲,可愛優先的政治決策反應出的並不是「動物友善國家」思維,而是走火入魔的寵物狂熱。

https://www.spectator.co.uk/article/top-dog-how-animals-captured-politics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