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8d%b3%e4%bd%bf%e6%b2%92%e6%9c%89%e5%af%a6%e8%b3%aa%e4%b8%8a%e7%9a%84%e4%bf%9d%e9%9a%9c%e6%88%96%e6%89%bf%e8%ab%be%ef%bc%8c%e4%bd%86%e6%98%af%e6%9c%80%e8%b5%b7%e7%a2%bc%e9%80%8f%e9%81%8e%e5%9c%8b%e9%9a%9b%e9%97%9c%e6%b3%a8%e7%9a%84%e7%84%a6%e9%bb%9e%ef%bc%8c%e4%bd%bf%e5%be%97%e8%87%ba%e7%81%a3%e8%83%bd%e5%a4%a0%e5%9c%a8%e6%95%b4%e9%ab%94%e7%9a%84%e5%8d%80%e5%9f%9f%e5%ae%89%e5%85%a8%e4%b8%ad%ef%bc%8c%e8%a7%92%e8%89%b2%e5%92%8c%e9%97%9c%e6%b3%a8%e5%ba%a6%e6%93%b4%e5%a4%a7%e3%80%82(%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G7外長提台海安全 台灣躍上國際版面(20210506黃介正)

醒報編輯 2021/05/06 18:41 點閱 29882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黃介正(淡江大學國際事務與戰略研究所教授)
文字整理:竇興韻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今天是七大工業國組織(G7)在英國倫敦召開2年來,首次面對面的外交部長會議。他們的共同聲明中提到台灣,強調台海兩岸的和平對全世界的穩定非常重要,希望能夠和平解決兩岸的問題,而且反對任何一方來片面破壞區域的穩定。

這樣的聲明對台灣來講是非常樂見的,因為這也是長期以來,蔡英文總統固定對外說法跟調性。請黃教授跟我們分析一下這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台灣獲得關注

黃介正:這是G7七大工業國(美國、加拿大、英國、法國、德國、義大利及日本)之間的重要會議,因為這七大工業國產值佔據了全世界過半的GDP,而且對於國際政治、經濟、貿易、科技發展都有長足的影響,對於全世界的國際權力、格局以及軍事安全也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

七大工業國彼此之間,能夠針對特定的議題達成共識時,自然就會對全球產生一定的影響,甚至是定錨的作用。台灣過去並不是七大工業國會議主要的關切對象,所以當台灣躍上國際版面,引起世界主要工業國的特別注意時,即會產生正面及負面的解讀。

通常情況下,沒有新聞就是最好的新聞。台灣會上到國際版面,通常都是遭遇到可能的挑戰或問題,這是比較負面的看法;也就是最近有關於台海是否會發生軍事衝突危機的聲量,在全球各地都有竄升的現象。

台灣受全世界共同關注

如果從正面解讀,則是台灣受到國際社會的重視,或許過去有很多國家遺忘了台灣,忽略臺灣所受到的壓力和衝擊。台灣問題變成區域的問題,也變成國際關注的焦點,在某種程度上,也能讓台灣比較不會孤單的去面對來自中國大陸的壓力,而會由全世界共同關注,看能不能夠提供台灣海峽更好的安全環境。

即使沒有實質上的保障或承諾,但是最起碼透過國際關注的焦點,使得臺灣能夠在整體的區域安全中,角色和關注度擴大,這是比較正面解讀七大工業國在會後聯合聲明中,提及台灣的幾個思考點。

問:但有另一種陰謀論的說法,覺得台灣不要太高興,因為台灣已經成爲七大工業國家組織的籌碼,用來對抗中國的威脅。

我們知道中國跟俄羅斯是不在G7裡面的,所以大家敵愾同讎,要對抗中國的時候,就把台灣拿出來當擋箭牌。剛剛提到從正面解讀,那負面解讀又是如何呢?

負面解讀

黃介正:把台灣問題國際化是北京最不希望看到,也是相對無法容忍的事情。因為長期以來,北京一直把海峽兩岸的爭端或政治分歧,看成是國內事務,從這樣的角度來看,北京當然會做比較負面的解讀,而且也有可能對於台灣施加更多的壓力。

不過話說回來,因為今年中國大陸要慶祝中共建黨100年,明年二月北京還要主辦冬季奧運;所以在政治議題交互作用的情況下,北京除了對於台灣問題國際化表達不滿或憤怒之外,可能也要忍耐一下,為了中國大陸本身的利益而言,是不是在台海周邊不要製造更多的對立和衝突,比較符合中國大陸的利益?這個角度也必須要思考。

問:七大工業國家領袖高峰會預計要在6月11到13日於英國舉行,目前舉行的是倫敦的外長會議,其實聲明聚焦的不是台灣而是中國,因為大家都對中國人權紀錄、利用經濟利益影響力施壓以及在南海的擴張軍事行動,都相當疑慮;台灣只不過是因為大家反對中國、討厭中國,或抵制中國拿出來的籌碼。

但這次外長會議聲明裡也提到支持台灣有必要參與世界衛生組織論壇(WHO),以及世界衛生大會(WHA),這是台灣多年來很在意的。

如果我們從負面解讀,把台灣拿來當籌碼對抗中國,但就這個世界衛生組織的會議而言,卻沒有特別政治或軍事上的相關聯性,反而對台灣很實惠,而且是我們樂見的。不曉得黃老師怎麼樣解讀這件事?既然有這麼多國家支持台灣參加,為什麼我們還是不能參加呢?

此一時彼一時

黃介正:我覺得要從幾個不同的面向來看。首先,是台灣想參與世界衛生組織的相關活動,分享相關的資訊,本來就是有某種程度的相關,並不是完全沒有。另外,世界衛生大會每年5月會在瑞士日內瓦的萬國宮召開一次大會,台灣在過去也能夠以中華台北的觀察員名義參加,不過那是在海峽兩岸關係相對較好的馬政府時期。

所以從這個背景,我們再翻過一頁來看目前的形勢。今天即使沒有七大工業國針對世界衛生大會,或世界衛生組織的相關活動表明關切,台灣是不是也能夠參與或收到今年世界衛生大會的邀請函,以及參與大會的相關活動?

有人發聲是正向發展

其實,不管有或沒有七大工業國的關切,都不可能參加、都拿不到邀請函,我們站在台灣本身利益的立場,當然還是樂見世界上有更多的國家因為人類共同安全,以及衛生權利的角度,來為台灣參與世界衛生大會發言。

即使不一定能夠成功,但是目前能夠有七大工業國表達共同意見,仍然是一個正向的發展。我們不一定能夠在沒有跟中國大陸取得諒解和政治溝通的情況之下參加,但是七大工業國的表態,對台灣來講,最起碼比過去來說,還是向前邁進了一步。

問:不過世界衛生組織跟聯合國不太一樣,聯合國因為中國是常任理事國,有否決權,中國一票就把我們拒之門外,難道世界衛生組織也這麼在意中國的票,而卡在中國上面嗎?

黃介正:任何有關台灣人能不能夠參與的議題,如果說是提案的話,就是靠表決。

中國牽制票源

中國大陸長期以來,對於聯合國本身,以及聯合國相關的組織,在過去2、30年來,有越來越大的影響力,也有越來越多原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人士取得聯合國的護照,或者是在聯合國相關機構工作,再加上中國大陸可以在所謂第三世界或是亞非、拉丁美洲國家的邦交國中間遊說或鞏固票源。

所以如果是用投票的方式,即使七大工業國都舉手贊成,但是以票數來計算的話,依照聯合國及相關組織的計票方式和遊戲規則,台灣要加入,並不會因為七大工業國的表態,而讓台灣的票數有大幅翻轉。這是聯合國本身規範裡面所定的規則,一時之間不太容易改變。

問:好,最後一個問題請教一下。這次既然在倫敦的外長會議裡有這樣的共同聲明,您覺得會相當程度影響到六月中旬在G7真正的領袖高峰會,做成什麼對我們有利的決定呢?

後續聲量會變小

黃介正:我相信七大工業國的外長會議所發表的聯合聲明,基本上就是七大工業國領袖峰會的共同意見或決議或聲明的雛形,或者是初步版本。至於最後七大工業國領袖的會議結果,會不會再以聯合聲明的方式提到台灣,我覺得目前來看還言之過早。

另外,美國總統拜登目前已經在與俄羅斯磋商,就是在參加了七大工業國峰會,以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峰會前後,希望能夠在歐洲與俄羅斯總統普丁見面。所以美國的優先順序不是處理美中關係,而是要先處理好跟盟國的關係,再去處理美俄雙邊的關係,最後才去處理有關於中國大陸的雙邊關係。

所以依照時序跟邏輯順序來講,很可能台灣問題在G7領袖峰會以及美俄峰會中,有可能聲量或能見度,不會高於七大工業國外長會議。這一點,台灣自己要有一些事前心理準備。

問:非常謝謝黃介正教授非常清楚的分析跟解讀,所以我們對這樣的消息雖是樂見其成,但是也要保持審慎的樂觀是嗎?

黃介正:是!

問:謝謝黃老師接受我們的採訪。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