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8%ba%ab%e7%82%ba%e5%8f%b0%e5%8c%97%e5%b8%82%e9%bb%a8%e9%83%a8%e4%b8%bb%e5%a7%94%e7%9a%84%e5%90%b3%e6%80%a1%e8%be%b2%ef%bc%8c%e9%9d%a2%e5%b0%8d%e4%bb%96%e5%80%91%e8%87%aa%e8%ab%8b%e8%be%ad%e8%81%b7%ef%bc%8c%e7%94%a8%e7%9a%84%e8%a9%9e%e5%bd%99%e5%b1%85%e7%84%b6%e6%98%af%ef%bc%9a%e6%84%9f%e8%ac%9d%e9%ab%94%e8%ab%92%e3%80%82(%e7%b6%b2%e8%b7%af%e6%88%aa%e5%9c%96)

〈多雲時晴〉黑道亂政 絕非一日之寒

蔡又晴 / 記者 2021/05/05 15:42 點閱 3383 次

「震怒」,是個很弔詭的詞彙,用多了恐證明上位無能,上令不下達。用少了顯得漫不經心,對重大事件沒有反應。

為何「震怒」?

這次有四男三女,居然到雙北警察局長參加的餐敘飯店撒蟑螂示威,讓中央的警政署長大為震怒,甚至事發當晚立刻要求專門偵辦重大刑案的刑事局介入,這起案子也就從違反社維法,在內政部長徐國勇同樣震怒後,馬上變成了組織犯罪。

法律之前人人平等,黑幫挑釁公權力,自然是不可原諒。但是如果今天撒蟑螂的時候,沒有雙北的警察局長在場,不知道上從內政部,下到地方派出所,還會這樣全體動員,漏夜查辦嗎?

在台灣因為債務或是其他糾紛,被噴漆丟冥紙的案件層出不窮,不知道是否能得到檢警同樣的關注呢?

如果當黑道挑戰到了警察局長,才會被視為挑釁公權力,其實不也是某種台灣社會的悲哀,不是嗎?

主委放低身段

近來政府在面對黑道時,總顯得臉面無光,更讓黑白之間的關係,顯得錯綜複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北聯幫出身的趙介佑,父親跟姑姑居然都能在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中任職,就算推給基層選舉,恐怕都難息眾怒。更奇怪的是,身為台北市黨部主委的吳怡農,面對他們自請辭職,用的詞彙居然是:感謝體諒。似乎面對這兩位黨內前輩,還只能放低身段,深恐激怒了對方,這當中的黑白交雜,恐怕讓基層看得很困惑。

黑道涉入政治,其實不是綠營的專利,如果是以江湖出身、有過前科作為標準,地方市議會恐怕藍綠都會扯出一大掛。民主選舉沒有禁止黑道參政,但是如果當黑道跟政治結合,法律到底還有沒有保障市民的功能?

典獄長放行會面

例如這次被扯出的監獄特別會面與增加會面的問題,當立委可以大剌剌強調幫忙增加會面只是民眾服務,還認為這是常態。那批准的典獄長跟每月應該巡視的檢察官,在這麼長期的時間中,到底做了甚麼?是放任這種陋習持續,還是成為共犯結構的一員?

距離九合一選舉還剩下一年,這種爆料式的醜聞只會多不會少,當我們看到這些爆料新聞,從新聞便成了常態,那就證明了黑白共治已經變成了真正的現實。趙介佑這樣挑戰公權力,在基層為所欲為,不服兵役也無人敢管,甚至在警察局橫行無阻。在事件經過了一個禮拜,總統蔡英文才終於要講話,而且是在黨中央,不是在總統府。

畸形的黑白共治結構

但趙介佑敢如此囂張,絕對非一日之寒,黨職只是他謀權的工具,而不是他權力真正的來源。他之所以誇張,是有著警察、黑道、民代三者層層交疊的陋習。在這次當中,許多政黨內的人,過去的背景都被掀了出來,還有許多特權的行徑也跟著曝光,這些其實都是因為選舉,才被找出來打擊政敵的爆料。

如果政府沒有痛定思痛,等到選舉結束,這個畸形的黑白共治結構還是會繼續存在。

台灣的治安已經生病,需要正視它、面對它、處理它,總統願意在黨部表示看法,固然是第一步,但要處理這樣盤根節錯的病根,絕對不是這樣的宣言就已經足夠,希望藉著九合一選舉,各黨都能夠自清,讓台灣人可以不懼怕黑道的騷擾。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