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女性受歧視 身份加劇性別困境

臧品安 2021/03/11 19:02 點閱 2025 次
日本學者指出,核災使日本根深柢固的父權制度下形成的女性歧視及壓迫變得更為嚴重。(photo by pxhere)
日本學者指出,核災使日本根深柢固的父權制度下形成的女性歧視及壓迫變得更為嚴重。(photo by pxhere)

【台灣醒報記者臧品安綜合報導】日本福島縣女性在歷經2011年的311大地震後,因性別與核災撤離者的身份備受歧視。福島縣女性在核災後,失去了工作、家園及家人,生活陷入困頓,且日本學者指出,核災使日本根深柢固的父權制度下形成的女性歧視及壓迫變得更為嚴重,已經是國家危機。

女性身份受歧視

根據《每日新聞》報導,日本宇都宮大學副教授清水奈名子從2013年開始,對約60位核災受害女性進行訪問,包括從福島縣撤離至栃木縣、居住在高輻射劑量的地區、仍居住在福島縣等的女性,了解她們災前災後的生活和想法,結果發現許多人受到歧視及壓迫。

清水舉例說明,一位栃木縣那須鹽原市的30多歲婦女檢測輻射劑量發現,幼稚園操場及通往孩子小學路上的輻射劑量很高,她帶著資料前去學校,要求學校作出對策,但沒有受到校方重視。但她與丈夫一同前往學校時,他們被請到會議室談論問題,她的丈夫提出相同的要求,校方卻說「好的、好的」,並展開真正的對話。

加劇性別不平等

在福島核災後,擔心輻射暴露影響孩子身體健康的婦女們被網民嘲弄,「只是女性的歇斯底里」、「她們反應過度」及「輻射腦媽媽們」等評論在網路上流傳。清水說,這些擔憂的母親被當成是一群驚慌失措、不能進行理性及科學思考的女性對待。她也表示,許多女性迫於接受丈夫的意見,無法從家園撤離,同時想撤離的男性,也會被指責缺乏保護家園的男子氣慨。

清水指出,核災使日本根深柢固的父權制度下,形成的女性歧視及壓迫變得更為嚴重,這是一個國家危機。女性很少在政治及地方組織的決策中心,這使得女性很難將她們的觀點及要求反應出來。

截至2019年,福島縣的59個城市中沒有一位女市長,女性在縣市議會中的席位占比不到10%,低於全國平均水平,當地防災委員會中的女性成員占比也14.8%。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