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9%80%b1%e5%88%8a%e9%a0%ad%e6%a2%9d)%e5%b0%8d%e6%8a%97%e4%bc%8a%e6%96%af%e8%98%ad%e4%b8%bb%e7%be%a9%e7%9a%84%e9%a6%ac%e5%85%8b%e5%ae%8f%e9%99%b7%e5%85%a5%e5%ad%a4%e8%bb%8d%e5%a5%ae%e6%88%b0%ef%bc%88%e8%a7%80%e5%af%9f%e8%80%85%ef%bc%89

對抗伊斯蘭極端主義 馬克宏孤軍奮戰 (觀察者The Spectator)

祝潤霖 2020/11/17 10:29 點閱 1533 次

對抗伊斯蘭極端主義 馬克宏孤軍奮戰
Macron alone: where are France’s allies in the fight against Islamism?

正如馬丁路德金恩所說:「到頭來,我們記得的將不是敵人的話語,而是朋友的沉默。」法國總統馬克宏可能就正這麼想。最近幾週全世界喧騰於美國總統大選,伊斯蘭極端主義被遺忘束之高閣,馬克宏的失言讓他從安卡拉一路被罵到伊斯蘭堡,法國商品在阿拉伯世界超市被消失,而他的盟友卻全都噤聲。

10月初,馬克宏在一次演講中警告說,法國600萬名穆斯林中,有一部分正在形成「反社會」勢力;2週後,巴黎學校老師帕蒂在回家路上遭到斬首,老師的「罪行」僅是在課堂上談言論自由的重要性,包括向學生展示「查理周刊」漫畫。

這樣的言論現在很普遍,大家以「我是查理」為標語,聲援言論自由的重要,但時間一過就又淡忘了。但馬克宏非常認真,他強調了法國世俗主義(宗教、言論自由)的不容妥協,他稱讚「伊斯蘭教啟蒙運動」,明確表示伊斯蘭教並不是問題,他的敵人、法國的敵人是激進的伊斯蘭主義。

可惜的是,在國際上很難找到誠實的對話者,尤其對那些努力成為世界穆斯林領袖的人來說更難。最想成為哈里發的候選人是土耳其總統艾爾段,他在10月底對執政黨講話時聲稱,馬克宏對穆斯林的態度像是要求「某種心理治療」,他強調「對一個不相信不同信仰宗教自由的國家元首,還有什麼好說的?」

從評論者角度看,艾爾段要嘛是根本不理解馬克宏試圖劃清的理智路線,或是他故意裝不懂,因為他不想成為分裂穆斯林世界的人,他的目標是成為主要的捍衛者和領導人。其他人也在做同樣事,如巴基斯坦總理汗恩聲稱,馬克宏故意製造「進一步的兩極分化和邊緣化」,鼓勵褻瀆神靈的漫畫來挑釁。

問題是:法國的盟友在哪裡?德國總理梅克爾和英國首相強森都選擇保持沉默,加拿大總理杜魯多甚至似乎支持艾爾段。

馬克宏得到的最大支持僅是荷蘭總理魯特的推文:「荷蘭與法國以及歐盟的集體價值觀堅定地站在一起。」阿聯酋外交部長安瓦爾•加加什也挺馬,他說,「穆斯林必須認真聽馬克宏講話的內中含意,他不想孤立西方世界的穆斯林,他是完全正確的!」目前看來,馬克宏得到的奧援不夠多,仍在孤軍奮戰。

https://www.spectator.co.uk/article/macron-alone-where-are-frances-allies-in-the-fight-against-Islamism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