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96%e8%aa%aa%ef%bc%9a%e6%b0%91%e9%80%b2%e9%bb%a8%e5%9c%9831%e6%97%a5%e6%86%91%e8%97%89%e4%ba%ba%e6%95%b8%e5%84%aa%e5%8b%a2%ef%bc%8c%e9%80%9a%e9%81%8e%e3%80%8a%e5%8f%8d%e6%bb%b2%e9%80%8f%e6%b3%95%e3%80%8b%ef%bc%8c%e6%9c%aa%e4%be%86%e5%8f%97%e5%a2%83%e5%a4%96%e6%95%b5%e5%b0%8d%e5%8b%a2%e5%8a%9b%e7%9a%84%e6%8c%87%e7%a4%ba%e3%80%81%e5%a7%94%e8%a8%97%e6%88%96%e8%b3%87%e5%8a%a9%ef%bc%8c%e5%be%9e%e4%ba%8b%e9%81%b8%e8%88%89%e7%9b%b8%e9%97%9c%e6%b4%bb%e5%8b%95%e8%80%85%ef%bc%8c%e6%9c%80%e9%87%8d%e5%8f%af%e8%99%955%e5%b9%b4%e4%bb%a5%e4%b8%8b%e5%be%92%e5%88%91%e3%80%82

反滲透法硬過關 兩岸敵意法制化

林祐任 2020/01/01 10:45 點閱 5139 次
民進黨團31日憑藉人數優勢,強行通過《反滲透法》。(Photo by 影片截圖)
民進黨團31日憑藉人數優勢,強行通過《反滲透法》。(Photo by 影片截圖)

【台灣醒報記者施凱文、林祐任台北報導】在2019年的最後一天,民進黨強行通過《反滲透法》,未來受境外敵對勢力的指示、委託或資助,從事選舉相關活動者,最重可處5年以下徒刑。對此,學者趙春山直言,兩岸目前處在交流漸緩的情況下,通過此法有「敵意法制化」的意味。張亞中也認為,未來兩岸將走向敵意加深、交流減少的不歸路。

民進黨強過關

《反滲透法》在逐條表決之前,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和親民黨立委李鴻鈞頻頻登記發言,黃國昌試圖說服在場的立委支持時力的修正動議,而李鴻鈞指出,法案中名詞定義不清。在開始逐條表決後,國民黨的立委戴黑口罩舉著「抗議惡法、選票制裁」的布條在會場席地而坐,拒絕投票。

最終民進黨憑藉人數優勢,通過自家版本的修正動議,未來任何人不得受境外敵對勢力的指示、委託或資助,捐贈政治獻金,或捐贈經費供從事公民投票案之相關活動,違者最重可處5年以下徒刑,得併科新台幣1000萬元以下罰金。時力的修正動議則全數遭民進黨封殺。

蔡重罰不利兩岸交流

針對剛通過的《反滲透法》,淡江大學中國大陸研究所榮譽教授趙春山表示,「敵意法制化」及「定義模糊」是最大的問題。他指出,面對中國不放棄武力犯台的情況下,兩岸任何的交流都有可能是滲透。

「像是跟智庫來往怎麼曉得對方是不是有政治目的?」趙春山說,雖然《反滲透法》每個國家都有,「但民進黨實在太急了,難免會讓人聯想到選舉操作,但看起來又跟選舉無關。」

他說,針對如何判定及審查滲透來源,依然處於模糊的空間,且目前已有許多法律在防範中國,有疊床架屋的疑慮,且雙方政府目前處在交流漸緩的情況下,通過《反滲透法》有「敵意法制化」的意味,不利於兩岸未來做進一步的交流。對於中國會不會因此引起反彈,趙春山則說:「這是國內的立法與他們無關,他們也有反分裂國家法。」

法案有如屠刀

「《反滲透法》基本上是台灣民主的倒退,跟戒嚴時期本質上沒有什麼不同。」孫文學校總校長張亞中直言,現有的法律已經足夠應付中共對台的滲透,由於《反滲透法》的解釋空間很大,未來每一位台商都有可能是中共代理人。

至於對兩岸關係的影響,張亞中形容《反滲透法》好比一把屠刀,將未來幾年的兩岸切割開來,走向彼此敵意加深、交流減少的不歸路,在他看來,民進黨的政治目的即在於此。對於未來發展,張亞中認為,短期內應該不會再修法。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