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8a%a0%e6%8b%bf%e5%a4%a7%e7%b8%bd%e7%90%86%e6%9d%9c%e9%ad%af%e9%81%93%ef%bc%8c%e7%99%bc%e8%a1%a8%e5%8b%9d%e9%81%b8%e6%84%9f%e8%a8%80%ef%bc%8c%e6%83%85%e7%b7%92%e6%bf%80%e5%8b%95(photo_by_youtube)

杜魯道第二任 面臨組閣困境(20191023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9/10/24 09:27 點閱 5762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張庭維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加拿大最近國會選舉,引起全世界的注目,主要是加拿大現任總理杜魯道,被人稱作是帥哥總理,大家也很看好他,他上次也選得不錯,但現在再連任的時候,卻遭遇到組閣挑戰。

問:想請教老師,杜魯道雖然是連任了,但他好像也沒有辦法完全執政,他到底任內做的怎麼樣?現在受到威脅從何而來,未來怎麼組閣呢?

賞味期短

嚴震生:我想杜魯道剛剛好就是這個美國總統川普的反面。這兩個北美的大國中,杜魯道,年紀很輕,而且很帥、彬彬有禮,他又是來自政治世家。跟川普不一樣,並不是政治素人。他爸爸以前也做過加拿大總理,所以他從小就耳濡目染。

在上一次的選舉當中,因為我跟他們的自由黨有電郵的來往,常常跟我們募款,非常積極,到現在這次選完,還跟我說情況怎麼樣,他們上一次就把它當作一個生死戰一樣,結果在338席,贏了180席、過半的席次。

每一個執政黨碰到第二次選舉時,多多少少都會丟掉一些席次。包括美國的期中選舉。總統競選第二任,贏的大概都比較驚險一點,台灣也是一樣,包括陳水扁、馬英九都是如此,所以這大概就是政治的現實面。跟我們所謂政治人物的賞味期一樣,都是很短。

連任難組閣

他給人的形象是年輕、長得帥,大家都認為他對於不同的種族文化的包容性很大,結果沒想到他年輕時候,居然有假扮過黑人、將自己臉塗黑的照片出現,使大家對他的形象大打折扣,這點也是有所影響的。最嚴重的可能是他對西部省的石油、化工業,實施比較高的稅收碳排放稅,導致他在艾伯塔省的支持率非常低。

現在整個魁北克的分離主義運動的勢力又上來,使得保守黨也增加了一些選票,杜魯道所率領的自由黨席次從上次的180席一下子掉到了157席,離過半的170席還有段距離。

目前自由黨在加拿大仍然是最大的黨,保守黨只有121席,比上次多了26席,雖然增加了,仍沒辦法組閣,因為差距還很大,所以就是杜魯道組少數政府,或跟另外的兩個政黨達成協議,但是困難點在於分離主義的魁北克集團,大概不會答應與自由黨結盟,只能詢問民主黨意願,新的民主黨有23席,加上自由黨本來的157席可以過半。

這些都是未知數,內閣制的國家,事實上是可以少數執政的,但就是只要有任何一方進行不信任投票就可能下台,相對的不穩定。過去加拿大也有過少數政府,少數政府平均維持兩年左右,不會太長。

杜魯道現在面臨的挑戰,是一些政策上的爭議,他跟川普最大的不同在於,第一個,他主張全球暖化、氣候變遷要認真對待,所以增加碳排稅,因此對於石化重工業是比較反對的,但加拿大這麼大的一個國家,很需要石化能源。

另外第二個,他除了環保之外,他更進步的議題包括同性戀,大麻合法化等等,甚至是安樂死,他也很願意支持,在這些議題上,會有年輕人來支持他。

分離主義的魁北克黨,現在是變成第三大黨之後,會不會又開始要推動過去兩次推動的公民投票,希望魁北克分離獨立自治的議題,是要稍微關注的話題。無論如何,第二次選情沒有第一任來的好,我想是在預期當中,只是沒有辦法過半,讓他執政未來出現很多的變數。

政策互惠結盟過半

問:請問一下嚴老師,他有提到說,不一定要正式結盟,可以採取所謂的「信任與支持協議」,這個在政治學上指的是什麼意思?

嚴震生:執政黨與小黨簽署一份協議,讓小黨在國會支持執政黨,作為交換,執政黨也會在一些法案上讓步。這與正式組成「聯合政府」的差異在於,小黨不會入閣,執政黨依然維持少數政府型態。

舉例來說:自由黨與新民主黨相互合作,席次過半,就能夠維持多數去推動政策。但剛剛講到,萬一有一個政策沒辦法說服小黨,除了新民主黨之外,還有綠黨,綠黨的席次比較少,所以比較麻煩的是必須要有其他的小黨讓你來撐過半,就是一個棘手的問題,在一些政策上如果魁北克黨支持,這也是一種方式,就是等於是用政策互惠來結盟過半。

中、美、加三角關係

問:我們來看他的外交,因為地緣的關係,美國和加拿大一向都是很好的朋友。而且在中美貿易戰的時候,杜魯道很成功的讓美國撤銷對加拿大鋼鐵跟鋁的關稅,但導致加拿大跟中國關係就變得很不好?

嚴震生:對,因為華為孟晚舟的事件。華為的事件,等於是幫助美國扣住了孟晚舟,中國也隨即在大陸逮捕了加拿大人作為報復,也將加拿大外交官驅逐,這個是加拿大跟中國之間關係變差的原因,但基本上杜魯道還是比較在乎人權,以及少數族群、是一個進步主義的總理。

加拿大跟美國之間也有衝突,比如去年的G7在加拿大舉行的時候,川普就不客氣,沒有任何解釋就離席了,就是不賞地主國加拿大的臉,我想也有可能杜魯道跟川普關係越壞,支持率說不定會比較好一點,如果他跟川普關係變好,反而影響到他的選情。

主持人:根據嚴老師的分析,看起來杜魯道相對是個年輕、思想開放的總理,他還看重內閣的性別均衡,重視原住民族轉型正義,對於安樂死跟大麻抱持開放態度,還推動國家碳稅的計畫,看起來,我們可以期待他第二任有好的表現,只是他的組閣之路困難重重,恐怕挑戰也是不少。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