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5%9c%96%e8%aa%aa%ef%bc%9a%e5%b7%a2%e9%81%8b30%e9%80%b1%e5%b9%b4%ef%bc%8c%e5%b7%a2%e9%81%8b26%e6%97%a5%e8%88%87%e5%8f%b0%e5%b0%91%e7%9b%9f%ef%bc%88%e5%8f%b31%ef%bc%89%e7%ad%89%e6%95%b8%e5%8d%81%e6%b0%91%e5%9c%98%e6%8c%87%e5%87%ba%ef%bc%8c%e5%b0%87%e4%bb%a5%e3%80%8c%e9%9d%92%e5%b9%b4%e5%ae%89%e5%b1%85%e3%80%8d%e4%bd%9c%e7%82%ba%e4%b8%8b%e9%9a%8e%e6%ae%b5%e7%9a%84%e4%bd%8f%e5%ae%85%e9%81%8b%e5%8b%95%e4%b8%bb%e8%bb%b8%e3%80%82%ef%bc%88photo_by%e5%bc%b5%e5%85%83%e8%9e%8d%ef%bc%8f%e5%8f%b0%e7%81%a3%e9%86%92%e5%a0%b1%ef%bc%89

巢運肯定社宅 抗議未做制度改革

張元融 2019/08/26 14:53 點閱 18161 次
巢運30週年,巢運26日與台少盟(右1)等數十民團指出,將以「青年安居」作為下階段的住宅運動主軸。(photo by張元融/台灣醒報)
巢運30週年,巢運26日與台少盟(右1)等數十民團指出,將以「青年安居」作為下階段的住宅運動主軸。(photo by張元融/台灣醒報)

【台灣醒報記者張元融台北報導】「青年居住問題已拖了30年,政府不要再迴避高房價問題!」 巢運30週年,巢運發言人彭揚凱26日肯定近幾年來政府推動社會住宅、包租代管等政策,但問題的核心是所有政治人物因怕得罪建商、不願去觸碰的「購、租屋市場制度改革」,也就是交易資訊應透明(實價登錄政策)、防炒房、解決空屋閒置與租屋黑市等問題。

要各政黨答4問

「30年前,北市房價所得比約為8時,有5萬人夜宿忠孝東路要求政府抑制炒房,如今所得比竟惡化到15。」巢運聯合十多個民團,以「青年安居」作為住宅運動主軸,要向各政黨提出4問:青年貧窮(薪資增幅遠低於房價飆漲)、購屋困難(房價過高)、租屋困難(租屋黑市化問題)、學生居住(大學宿舍不足),期能提出制度性政策。

「應將青年居住上綱至國安問題,以國家層次調動資源。」台灣少年權益與福利促進聯盟秘書長葉大華認為,「居住的世代不正義」原因有二:青年本就低薪貧窮;房屋長期被當作炒作商品,房價高漲超負荷。她指出,今年開始台灣人口已轉為負成長,加上「房貸負擔率與生育率成負相關」,因此應將青年居住視為國安問題。

住屋商品化

「30年來,政府對住宅問題並非毫無作為,而是沒有針對結構問題下藥。」彭揚凱解釋,所謂結構性問題就是「購、租屋市場改革問題」,主目標為房價合理化、租屋健全化。他說,30年過去了,閒置空屋達近百萬間,「居住商品化問題並沒有解決。」

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指出,20年來台灣年輕人薪資成長15%,房價卻上漲178%,北市漲幅更達240%,再惡化下去將上演台灣版《寄生上流》。此外,他認為,台灣有9成的房東逃漏稅(租屋黑市問題),導致年輕人根本沒辦法申請青年租屋補貼,「政府祭出的青年租屋補貼並沒辦法達成政策目的。」

選舉年才補貼

針對內政部推出的「單身青年及婚育家庭租金補貼」政策,彭揚凱直言,第一,租金補貼的量仍有限;第二,「說白了,選舉年才會發補貼。」

葉大華說,電影《寄生上流》呈現出南韓的貧富不均結構如何更加擴大「社會不公」的社會現象,但生育率與台灣相當的南韓並沒有放棄年輕世代,他們的社會住宅佔有率達6.6%,而蔡政府喊出的8年20萬戶僅達2.2%。彭揚凱也表示,事關出生率與未來台灣的勞動力結構,當代青年居住問題不應停留在內政部或營建署。



可用鍵盤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