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科聖地再傳恐攻 奈及利亞左支右絀(20190731嚴震生)

醒報編輯部 2019/08/07 11:42 點閱 172556 次

主持人:林意玲(台灣醒報社長)
與談人:嚴震生(政大國關中心美歐研究所研究員)
文字整理:廖亭雅

主持人(以下簡稱「問」):博科聖地(Boko Haram)又再發動恐怖攻擊,特別是這次還造成奈及利亞至少65人死亡。其實已經有一段時間,大眾沒有去注意到博科聖地的危害,直到現在又發生此事,才提醒大家,西非也有個「塔利班」存在。對這個恐怖組織的橫行,不曉得嚴老師怎麼看?

博科聖地演變為恐怖組織

嚴震生:博科聖地成立至今約有20年左右,他們位於奈及利亞東北部一個較貧困、擁有強烈的伊斯蘭信仰的地區,而博科聖地所主張的是要求社會正義等,所以會有很多的追隨者。

當時博科聖地的創始人穆罕默德‧尤素夫在2009年遭政府逮捕,卻因為想要逃跑而被射殺後,博科聖地就變成一個恐怖組織,開始進行一些恐怖攻擊,並支持伊斯蘭律法(sharia Law)。

如果你的國家是伊斯蘭所統治的,也就是說神教國家,那當然就有可能將宗教的律法變成世俗的法律,但奈及利亞不是一個完全伊斯蘭國家。奈及利亞北部是伊斯蘭,而南部則是基督徒居多,中部或北部也有部分基督徒的社群。

所以如果你今天在你的省份,被要求要受到伊斯蘭律法規範,那身為基督徒的民眾怎麼辦?理論上,你可以對你的信徒要求,但你並不能涉及到其他非穆斯林,我認為這是最大的爭議。

西方教育是邪惡的?

而且他們還認為,奈及利亞教育受西方教育的影響,狀況才會變得不好,因此覺得西方教育是非常邪惡的。從這個角度來看,博科聖地這名字原文就是這樣來的,反對西方的教育,並希望可以回歸到較舊的伊斯蘭思想體系、或說是一種生活型態。

博科聖地在奈及利亞東北部最出名的例子,大概就是綁架近兩百位的中學女學生。透過這個案子,我們可以看到博科聖地已經進入了奈及利亞地區隔壁的查德、尼日及喀麥隆,這幾個地方也都開始有它的蹤跡。

總統束手無策

奈及利亞2015年選出來的總統為穆罕默杜‧布哈里,他是一位穆斯林,且是從北方來的,同時又是軍人出身,所以當初他說「我要親征博科聖地,我要打贏這場選戰。」

但從2015年他當選、2019年再次連任,卻到現在都還沒有解決。雖然總統自己宣稱他們已經消滅博科聖地,可是對方好像又死灰復燃,得到很多的武器供應。有可能是接觸了IS,或是跟其他的恐怖組織有所串連。

博科聖地在奈及利亞的危害,確實是造成當地政治不穩定的主要原因之一。而除了這個以外,我們還有看到在奈及利亞北部,農民跟遊牧民族之間為了搶水引發的戰爭,這已經與宗教沒有關係了。

農夫遭受殺害!

對於穆斯林我們好像會有刻板印象,認為他們大部分都是游牧民族,其實他們也有農人。在奈及利亞北部的這些穆斯林,我們稱為「豪沙富蘭尼族(Hausa-Fulani)」,也就是豪沙族跟富蘭尼族的結合。

富蘭尼族人數較少,但因為他們願意去參與政治,所以他們在政治上的影響力還蠻大的;豪沙族是人數最多的,經過通婚後就變成「豪沙富蘭尼族」。

而最近的衝突狀況,就是很多富蘭尼族的農夫都被殺了,從過去幾年來,數字也來到了好幾千人,這也是奈及利亞現正所面臨的情勢。

矛盾不只一個

過去外界會認為奈及利亞存在南北問題,因為它曾經在1967年的時候,奈及利亞的東南省,也就是基督徒的區域、大部分為伊波族(Ibo)的這個地方曾發動獨立戰爭過,打了3年非常慘絕人寰的獨立戰爭,幾乎可說是種族滅絕,最後也輸了,在結束這戰爭後,才回到聯邦。

所以南北之間是有矛盾的,有宗教的矛盾、有語言的矛盾、文化的矛盾、生活方式的矛盾,當然包括種族的矛盾,各個都不一樣。過去外界認定為是南北之間的問題,卻沒想到問題不僅只有在南北之間。

現在還有穆斯林。因為奈及利亞基本上是一個世俗國家,在傳統基本教義派跟一般的平信徒,及政府所相信的世俗主義之間又有一個衝突。

無解的族群衝突

然後我們過去認為,豪沙族跟富蘭尼族已經融合成一個族群,而他們共同不滿意的對象是基督徒,或是伊波族跟西南部的猶魯巴族(Yoruba),但現在看起來,即使在豪沙族跟富蘭尼族這兩族之間也存在很多矛盾。

奈及利亞的族群衝突,真的是無解。我的指導教授在1960年代就為此寫了本書,但到現在,也就是50年過後,情況卻還是一模一樣,代表這真的是不容易解決。那當然,這個和當時整個英國殖民的時候有關係。

英國殖民惹得禍

為什麼英國殖民時,會把北邊、不是基督徒的豪沙族地區與穆斯林的地區,納入跟奈及利亞南部完全跟他們不同種族、不同文化、不同信仰、不同語言的人弄成一個國家?

我認為這個是當時英國強行創造出一個人為的新國家:奈及利亞,卻沒想過會引發到這麼多的問題,到現在仍無法解決。

問:謝謝嚴老師的分析。博科聖地過去已經屠殺1萬5千人,而且還讓幾百萬人流離失所,這樣一個的恐怖組織在奈及利亞流竄,誰能夠治得了它?誰能夠跟它對話?能夠收編它?

屋漏偏逢連夜雨

嚴震生:我覺得這真的很難。而且奈及利亞目前還要解決北部地方的貧窮問題,尤其今年又碰到乾旱,很多的農地是無法耕種的,都是待解決的問題,那政府該如何保護人民的安全,我認為這個才是最重要。

政府應該要有魄力保障人民安全,讓博科聖地沒有辦法得逞,久而久之其勢力也會逐漸變弱,可政府仍有很多力不足的地方。尤其奈及利亞的問題除了我剛才提到這麼多例子之外,還要再加上它的執政者。

進政府、為貪腐?

因為從一開始的50年代、還沒有獨立之前,到現在,奈及利亞大概都是全非洲貪腐最嚴重的地方。如果今天做政府的官員不斷的在貪腐,奈及利亞還有個英文字「Kleptocracy」,意思是「盜竊統治」,意指為「進入政府就是要來偷的」。

換句話說,就是我們為什麼選舉要競爭,因為進入政治就是為了要分贓,而不是真的去分工合作、分配大家做事,反倒是每個人都在試圖讓自己變得更富有。因此也造成了階級之間與不同區域之間的矛盾。

所以我認為,今天奈及利亞要解決的根本問題,應該是它本身的貪腐問題。因為這不僅會造成部分民眾的埋怨,也會讓少許人開始包容博科聖地,認為博科聖地代表著正義之聲,會去打擊這些問題。

宗教領袖發聲

總體來講,奈及利亞需要全國的努力。現在可以看到一些穆斯林的領導人也開始出來呼籲了,希望能夠透過這些宗教領袖的力量,讓奈及利亞北方的衝突稍微減少一些。

問:看起來還是要先穩定自己的國家,否則流寇竄起之後,還是治不了。

嚴震生:特別是,如果這是一個非常貪腐的國家,那就是個大問題。

主持人:對,會演變成以暴制暴、以罪治罪了。謝謝嚴老師的精采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