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9c%9f%e5%be%85%e8%a8%b1%e6%96%87%e9%be%8d%e7%99%be%e5%b9%b4%e4%b9%8b%e5%89%8d%ef%bc%8c%e6%8a%8a%e9%81%ba%e7%94%a2%e7%9a%84%e7%b4%b0%e9%a0%85%e5%8e%bb%e8%99%95%e9%83%bd%e5%85%ac%e9%96%8b%ef%bc%8c%e9%82%a3%e9%ba%bc%e5%b0%b1%e9%9d%9e%e5%b8%b8%e5%ae%8c%e7%be%8e%e4%ba%86%e3%80%82%ef%bc%88photo_by_%e5%a5%87%e7%be%8e%e9%86%ab%e9%99%a2%e7%b6%b2%ef%bc%89

(財產繼承的故事之三)奇美集團的繼承智慧(游常山)

游常山 2019/07/07 18:06 點閱 9147 次

以塑膠ABS出名的奇美集團的交班,許文龍早安排好了,大半的財富壓在「公共財」的奇美博物館,而主要掌管重要產業高階主管的位置,雖然也都是姻親,但是不忌諱用外姓,「用人唯才」的傳承風格,儼然成形。

傳承「用人唯才」

以傳統產業的大老身段,品味不俗的許文龍,也算「台灣之光」,因為這位「台灣壓克力之父」,留下比台灣多數大企業、甚至數以十萬計的中小企業,更漂亮的繼承典範。

許文龍將奇美董事長的職位,讓給小舅子廖錦祥(也就是交通部長林佳龍的岳父),沒有讓兒子許家彰接班,不過在兄弟姊妹們的晚輩拉拔了幾位優秀的,例如奇菱科技董事長宋光夫是他的外甥,奇美博物館館長郭玲玲是他的外甥女。

許文龍「貧窮意識」

首要的管理位置安排好,又把賠錢黑洞的奇美光電賣給目前要競選總統的郭台銘,讓郭台銘的群創光電併購後有實力對抗韓國的三星集團,而91歲的許文龍仍然健康享受著釣魚、拉小提琴等正當休閒的退休生活,讓人艷羨!

但是許文龍的「貧窮意識」是從小培養,日治時代許家12口擠在貧民窟神農街八坪大的房間,讓他低調再低調,外界始終無法看到類似比爾蓋茲或是華倫巴菲特那種充分揭露的財產分配表。

不過難得的是他有分配的智慧,不斷強調以公眾利益為優先。他更擔心許家第三代以裙帶關係進入奇美集團佔據管理高位,他總是以曾祖父的地位告訴晚輩,自己(扣除奇美博物館之後)其實沒有多少錢了,持股給眾家股東分下去後,再捐贈其他基金會,剩下的全部給子孫其實沒有太大好處,要靠自己,別做寄生蟲。

錢財不公開

儘管是如此的庭訓,但是實際上台灣2300萬國民對於奇美的真實產權安排,並不清楚。

造成這種「營造為善好形象,實際上錢財不公開」本土根深蒂固的財團文化,可能是台灣特有的社會文化,好比政府公益彩券每次千萬甚至上億的開獎,從來無法類似美國這樣公開讓人拍照,就是明證。

從兩手空空到坐擁金山銀山,這樣赤貧變巨富的經驗,在日本的松下幸之助、台灣他的同行王永慶等白手起家的大企業家,並不少見,但是只有許文龍因為優雅的身段,懂得只輕輕示範業餘音樂家的身段(他自己拉小提琴的身影是多麼高明的公關),就四兩撥千金把敏感的遺產金額的話題撥弄過去,迄今,外界不清楚,恐怕只有他的遺囑執行人了解,但負有保密義務。

如高雅的巴菲特

期待許文龍百年之前,把遺產的細項去處都公開,那麼就非常完美了。只是他的遺囑執行人是那些人?有無專業的律師或是信託銀行家介入?台灣人對於聘僱律師這件事,一直沒有很普遍,事實上,借用專業留下典範的最後動作,很需要壓克力大王的老先生,在安息主懷前好好對2300萬台灣人充分揭露。

畢竟,取之社會,用之社會,即使一切合法,並且也不能免俗留下現金給子女(人之常情),有明細表給大家看,那麼,就像是酷愛讀書、品味與許文龍一樣高雅的華倫巴菲特一樣,總是一段佳話。


可用鍵盤操作